•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家乡的榨油坊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4-05-06 阅读: 在线投稿

    菜花黄、油菜籽香。当乡亲们把最后一粒油菜籽收进粮仓时候,所有的油菜籽就有了自己的归宿,大部分换作了钱补贴家用,剩下的就准备榨油满足日常生活所需。

    家乡的榨油坊坐落在一条小河边,老式的穿斗结构,厚重的大门给人凝重、沧桑之感,雕花的窗棂有古色古香的韵味,天长日久菜籽油香气的侵润,人未走进,远远的就可以嗅到一股优雅的香气。房的前面是一块空坝,榨油时节放有板凳桌椅供人歇息,还有黄澄澄的凉茶随时饮用,不远的岸边是几株垂柳,五月时节柳絮翻飞、柳丝飘散,蝉鸣其间,悦耳不聒噪,微风夹杂着河水的潺潺声音,还有时断时续的浓郁香气人让人倍觉舒坦惬意,也是一副写意的山水画时刻舒展在我的心间。

    先前因为生产力低下,菜籽油都是一滴一滴舂出来的,说了叫人难以置信又不得不叹服。到了榨油时候,坊里的伙计轮番上阵挥汗如雨,艰辛可想而知的。如今机械取代了手工方式,榨油是又快又好,家乡的榨油坊就是历史变迁的一个缩影。

    榨油时节必定挑选一个黄道吉日,备齐三牲,以敬天地,感激上天的恩赐人们丰收无忧。由坊主专门聘请的榨油师傅举行开榨的仪式,所请的榨油师傅绝对是方圆十里人缘好、技术最精湛的。经过一番肃穆的仪式之后开始点火,这个火点起来之后除了最后收榨,不论有人没人来,中途是不能熄灭的,这也是取了一个红红火火连续不断的意头。

    这个时候榨油师傅俨然成了这里的主人,来榨油的乡亲,包括坊主都要听他的号令行事。因为出油量的多寡、榨油的优先次序,全在榨油师傅的经验技术和安排,容不得半点马虎的。把滚圆的菜籽倒入转筒内翻炒。需要掌握一定的火候,炒制的颜色非常的重要,过深过浅都会影响到出油量,还需要不时的挑出来一些用竹板平压,观察出油的情况和概率,千万不能小瞧这个动作,这可是凭榨油师傅几十年的经念掌控的。炒制的颜色又与菜籽的成色有关,懂事的乡亲不失时机地递上一支烟,并且美言师傅几句,殷勤的打着下手,莫了小心翼翼的问上一句,如何?脸上满是期待,好像榨油师傅决定着他的命运一样,确实有那么一点,说好呢,说明你的人勤快庄稼做得好,说不好呢,言外之意不言而喻。聪明的榨油师傅美滋滋的吸上一口烟,眯缝着双眼,脸上挂着笑,也不答话。把炒制好的菜籽油倒入调好压力的榨油机器里,在机器的作用下,一滴滴浓香、滚烫、金黄的菜籽油就出来了,这个时候整个屋里弥漫着一股舒适的菜籽油清香,一屋子的人开始活跃起来,外面的歇气的乡亲也加入了进来讨论,相互交流着种植经验,述说各自菜籽成色,议论今年的收成,顿时变成了一个小型的交流会场。当榨完一个人的时候,已经炒制好另外一个人的,就这样周而复始,不用停歇。

    这个时候还不是最纯净的菜籽油,需要倒入一个过滤器中去掉杂质,之后加入冷凉的盐开水,充分的搅拌,因为盐开水可以加快杂质的沉淀,这样就可以拿回家再自然的沉淀几天就可以食用了。当榨油坊的伙计叫着乡亲们结帐离开的时候,每个人应答的声音都透着自豪和满意,金黄色的菜籽油映衬着乡亲们黝黑的面庞那么和谐、壮美。

    榨油时候产生的油饼是一种很好的肥料,乡亲们一点点收集起来带回家,撒在地里面又可以茁壮下一茬的庄稼,迈着轻快的步伐挑回家,香气洒满一路。不时遇见熟人寒暄两句,欢声笑语回荡在天空如此的亲切、爽朗。回家放在陶瓷的罐里面贮存,吃的时候香气浓郁、持久,这种香气一直伴随着我走南到北。

    上一篇:漫漫长夜,谁的身影勾起相思一缕 下一篇:三千青丝,为谁点墨成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