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莲,心中的花朵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4-05-06 阅读: 在线投稿

    叹世间的花红,世间的柳绿,何止万千,何止百种?但真正能走入佛眼,直入道心,能被理学大师用情感打磨、用巧手抛光、而后被悉心塑造成一种文化喻像、且能被诗词与文化大家反复歌咏、被布衣、被百姓认同,千百年来,历久不衰的风物,恐怕不多!

    莲,应该是最美的一种。

    莲,从诗经“彼泽之坡,有蒲有荷”的歌谣里款款情深地走出,一路走来,“莲子”即“怜子”就纵横交错、谐音双关地镶嵌在人们的心中,让莲蕊香尘滚滚!

    佛曾经拈花微笑,佛祖对众生说:莲与我有缘,与你有缘!

    佛说,你看,莲有四德,一香、二净、三柔软、四可爱;你看世间凡尘,花卉果木,无一都是先开花,后结果,唯有莲,她在开花的同时,结实的莲蓬已具,华实齐生,仿佛能同时体现我们众生的过去、现在、未来,故而我在选为驾座之时,也是我悟道人生成佛的根本,于我,在我凡胎被诞化为佛、在我开始普渡众生之日,生我的地方,便有紫光万道,祥云朵多,十方七步,步步莲蓬。

    莲是佛的道本,也是佛的眼心。通观世事的佛,慈悲万方,他要将此美妙的方物,齐齐分与大众。于是,他妙手摘下一朵,撒下一方圣物。于是,周敦颐看见了满池摇曳生姿的翠荷,他在赞叹之余,望荷思考,体会佛心,感受道本,终于,在某个朴素的黄昏,或是微雨的午后,他用凡人的眼光,用理学家的严谨,疏理出莲的根本:出淤泥而不染的纯洁,濯清涟而不妖的质朴,中通外直、不蔓不枝的正直,香远益清、亭亭静植的美好风度,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令人不可轻慢的气质,让后辈的我们在欣赏这方美妙的圣物之余,一定会多一分崇敬,并在崇敬中放轻脚步。

    我们的世世凡尘,尘烟滚滚,每一个人的初始,我相信都应是倡导众生平等的佛刻意种下的莲荷,于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成了是站在“淤泥”中的植物,但是,面对淤泥,每一个人的修为、定止各不相同,虽然经过努力、奋斗,有的开了花,有的结了果,但更多的,却是被“淤泥”吞噬。台湾的作家柏杨就感叹社会是个磁性太强的“大染缸”,扔进去十年二十年,提出来一看,都变了颜色。

    能开出花,能够不变色,站在淤泥中的,是荷,站在世间的,是君子!

    在佛的偈语中,那片“淤泥”是红尘;在君子的道中,那片红尘是自洁、自尊与自重的系统。

    佛教人解脱人生的苦难,人生是苦海,是火宅。成佛,是最高境界,莲出淤泥而生鲜花美叶,正如佛教解脱的过程。

    君子用出尘的心淡然物欲,安时处顺而不随随波逐流,用佛的隐忍,用道的大义提升人的品德,正是荷花开而结蓬的过程!

    我虽然不是君子,但我仰慕并爱莲荷。爱莲荷的禅意飘香,爱君子的自洁系统。爱莲荷的卓越风姿,爱君子的道心温润。当然,我也爱诗人的深情赞美、款款温柔。听席慕容共振的歌声,今天还能同频在多少人的心坎、流淌在多少人曾经或真实或梦中走过的荷塘之中———

    我/是一朵盛开的夏荷/多希望/你能看见现在的我//风霜还不曾侵蚀/秋雨还未曾滴落/青涩的季节又已离我远去/我已亭亭不忧也不惧//现在正是/最美丽的时候/重门却已深锁/在芬芳的笑魇之后/谁人知我莲的心事/无缘的你哦/不是来得太早就是/太迟

    远去了夏,便是秋,过完了秋,便是冬,荷的身韵将要在真实的自然中离我们远走,而我们,今天,该用怎样的心情远送,远送这净世的花朵?!

    上一篇:日暮乡关何处是 下一篇:何处秋窗无雨声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