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蜂情之殇

    作者: 刘良先 来源: www.biqu5.com 时间: 2020-03-07 阅读: 在线投稿

      蜂情之殇(散文)

      作者:刘良先

      又到栀子花开的时节。后院的栀子花树梗上结满了花苞,一个个娇嫩且丰腴,清纯如情窦初开的少女。虽然院内尚有些许诸如蔷薇、玫瑰之类花卉,但我,却对栀子花情有独钟。这份特殊情愫,并非因它的清纯、淡雅和宜人的馨香,而是缘于去年栀子花盛开时发生的一个非常凄美的故事

      去年、初夏、某日,在后院浓郁的树荫下,赋闲于家的我,斜倚于老式摇椅上,悠闲地翻看着一小刊。夏风掠过,摇曳的树冠洒下点点阳光;透进院内的夏风在漫无方向的旋动,搅得栀子花香仿佛在流动。一切尽显清爽、鲜活和明快。作为农村人,实不失为一种挺惬意的享受,心情好极了。

      须臾间,一只野蜂于头顶及四周窜来窜去,有如芒刺在背的我雅兴顿失。关于蜂的习性,只在作家杨朔散文巜荔枝蜜》中,知道蜂轻意不蛰人,然若其出现敌意、误判?在农村,毒蜂蛰人事故屡见报端,严重者甚至危及生命。下意识中顿生警觉,并决定伺机除之。人与昆虫的较量,在备与不备之中,那野蜂即被击打在地,旋尔随脚踏之。

      竖日的一幕着实令人惊异和震颤。那只已成糊状的野蜂旁,竟多出了一只野蜂完整的尸体。奇异中,也沉思良久,想这野蜂的事。这野蜂,抑或为寻伴而来,为殉情而死?若此,这异乎人类的灵物一天之中,经历了怎样的肝肠寸断和情感煎熬?经历了怎样的仇恨、悲哀和痛苦?区区小虫,居然有如此丰富的内涵,如此强大的内心,居然视情义高于生命,于爱忠贞不二,生死相随,此真乃人之弗如!蜂之情义,有薄云天,真的是太伟大、太崇高了!蜂情之殇带给人类的仅是感动?是震撼!

      呜呼,蜂情之殇,哀哉,更是壮哉!

      一年来,每想及此,均生颇多感慨。但愿自己钟爱的栀子花,在日后的每一年里开得更美丽、更壮观,这并非出于自己所致人间灵物丧命于无辜的一种愧疚和忏悔,因为,那确是人世之间罕有的崇高和敬仰!

      远去的小河(散文)

      前不久,受种田朋友之邀,去了一趟莲北圩。在曾经有过自己少年美好记忆的小河边伫立许久。小河边的稻田已收割完毕,静卧于稻田腹中的小河坦露于田野上,显得十分干瘪、枯瘦、苍凉。小河两边布满荆棘,稀落的几颗败柳在晚秋风中摇曳着残枝,河中枯草萋萋,间杂着残荷枯萎的杆叶在抖瑟。除此,便是废弃农药化肥塑料包装物,诸如破碎的玻璃瓶、塑料袋之类白色垃圾,或堆积或散落,状若狼籍。记忆中清纯、灵动、活力的小河已是曾经不再,如沦落于街头巷尾的乞者,污秽不堪,不忍入目。

      最近以来,因为小河的过去和现在,似乎总有一种情绪在折腾,或激热深沉,或如止水般异样的寂静;默默地,仿佛心中在对远去的小河呢喃嘀咕。但,又能为小河说些什么?也许因为对青春年少美好时光的怀念和眷恋,抑或对如今小河惨状的痛惜、感慨和思考,总觉得无语和沉默难以面对少年时期的那一段深深的记忆,在心中,曾经的小河有如亲人的背影,虽渐行渐远,但与之维系在一起的美好印象却是紧紧地,久久地挥之不去。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叶,史无前例的政治狂热渐消渐退的时候,共和国正面临经济低迷和困难的局面。那时候,整个鄱阳湖区域基本仍处于原始的地理风貌。枯水期,那条小河,内连乡内大鸣湖、外接航运港,乃莲湖乡北部诸多村落进出的水上通道。小河河面虽不宽大,然或摇橹划桨,或张帆拉纤,或悠悠,或匆匆,船来船往,川流不息。河两边是宽广的草坪,小河在草坪中蜿延穿过,很有生机和活力。偌大的草坪湖草丰茂,满满的“天苍苍草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的大草原风味,是良好的天然牧场,也是我们一伙放牛娃放飞快乐的地方。当朝霞映在小河上,河水泛着鳞鳞波浪的时候,我们便会‘三五成群,倚托着牛背渡过小河去草坪上。在绿茵的柔软的湖草上翻滚闹腾,或沿着小河边去小河与大港交口处看鸬鹚捕鱼。乏了则躺在如毡的湖草上,汲吸沁人的草香,尽享暖阳的轻抚。或看蓝天下的白云各种神奇魔幻变化,惬意极了。

      记得有一次,我们几个放牛娃泅水去小河那边山坡地(草坪隆凸的部分)‘偷刨红薯。看守的棚舍在南边,我们清楚地盯梢到看守的男人去了坡地那一边,便从北面俏俏进入红薯地,急急地用放牛杆刨起来。一会儿,忽一小女孩在喊叫“你们快过河去,我爷yie来了”,抬头只见一小女孩远远地在奔跑,她是去拦阻汹汹追过来的她的爸爸,那个看守男人。在急促地喊叫声中,我们几个慌张中如鼠窜状回泅上岸。不一会儿,正当我们灰头土脸坐在小河边惊魂未定时,只见小河那边的小女孩,一手拎一黑围裙兜,另一手解开锁系于河边的小木船,缓缓向我们这边划过来。原来她是特地把我们刨的红薯送过来。她告诉说,她爷yia一耳朵聋,很凶。是她娘发现刚才情况,叫她赶去拦阻的。她娘怕她爷yia伤到我们。她娘说,放牛娃都是穷人家的孩子,眼下年景荒,粮食都不够,肚子半饿不饱,可怜!那小女孩一袭染黑的土布单衣,怯怯地看着我们笑,笑里透着清纯和友善。当她回到河那边,又见她回眸一笑,向我们招手,尔后欢快地离去,步履很轻盈,那后垂的两发辨左右摇动,很美!

      半个多世纪过去,对于维系于小河那段青涩的美好印记却依然动人。长大之后,因生活轨迹不在小河上,对那条灵动的满是生机的小河,如同那位善若清水般的小女孩一样,都在视野中淡出;然只是封存,从来未曾忘却。如今的小河往昔铅华尽失,已成不忍目睹状,因为小河,难免陡生怜惜、慨叹和深深的思考。

      天地悠悠,沧海桑田。如今小河之现状,固然有现代粗放式农业模式的因素,但从根本上,自小河被围圩截段的那一刻起,小河的命运即已废止。随着现代农业开发步伐加快,小河将很快消失于无形。但对于我,那条美丽的小河,那段美好少年时光,虽渐行渐远,可却是我心中永远牵伴的情感和怀念!

      啊,远去的小河!

      作者简介:刘良先,男,1958年生,江西鄱阳人,系退休国家干部。

    上一篇:樱花一梦 下一篇:闲隐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