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家乡的路

    作者: 文庄 来源: www.biqu5.com 时间: 2020-03-07 阅读: 在线投稿

    笔趣网精选散文:家乡的路

      家乡的路(散文)

      文/文庄

      要致富,先修路。

      家乡有许多条路,每条路在改革开放的恩泽下,都有不同程度的新变化。如任黄路、任高路、任金路等。但变化最大,让我终生莫齿难的是任金路。(任隆镇到金桥乡)

      七十年代中期,父亲带我去大姑家,就是走的任金路。

      父亲和我一大早从罗家小沟步行出发,要走过四十五里远的坎坷峡窄的路才能到大姑家。我们翻过大垭口,过高脚仓到幸福桥村,直奔任隆坝(镇),天刚麻麻亮。没有片刻休息,就踏入任家坝走过一条长沟到黄桶树垭口,又走出长如蛇形的蔡家沟。这一路上都是坑凹不平的田埂路。

      过红五村廖家花房子,攀陡石梯子上独鸡坡岭时,因山路崎岖峡窄,又荆棘丛生,很快我的布鞋被磨破了,脚被打起了血疱,钻心的疼,我强忍住眼泪。父亲在路边扯点野草搓了几下塞进鞋里叫我穿上,并蹲下把我背上走过长长的独鸡坡岭,在下坡过黑白沟时,我见父亲累得实在不行了,就叫他放我下来自己走。

      父亲牵着我的手说,男子汉要勇敢坚强,不要遇到一点波折就畏缩不前,那将会一事无成的。并给我讲关于黑白的故事

      传说八大王绞四川时,其中一伙官兵赶这条路杀到黑白沟时,正赶上天上文曲星路过,忙大呼一声,在黑白沟张家祠堂一边,顿时乌天黑地,伸手不见五指,官兵们寸步难行。我忙问父亲:咋回事?父亲笑笑说:天要保护造福天下的清官张鹏翮。(清相国,治河专家)

      我听着父亲讲的故事,竟忘了脚上的疼痛。我们很快走过了黑白沟,进入金桥乡地界土地垭。父亲拍怕我的小肩说:大姑家不远了。结果还走了两条小沟过松树岭,终于到了大姑家门外。大姑听得狗叫声,忙出来迎接我们。见我鞋子破了,马上找来表哥的鞋换上。

      八十年初,我到遂宁油房街外贸公司交售羊皮,这条路改修成一米宽的土路了。比上次走过的路舒服多了,路两边农舍部分也换新了。来时一路顺利,交售羊皮时等到下午四点半才完成,回家的路上在黑白沟就擦黑了。一路上在老乡家要了四次谷草打火把才赶回家,已是晚上九点钟了。

      父母焦急万分,在门外探望了好几次。

      八十年代末,我大姑大病一场,我去看望大姑时。任金路竟由纯土路铺成了宽敝的碎石子公路,可行驶各种车辆。弯曲的地方少了很多,坡坎、垭口统一放低到车辆正常爬坡的位置。农民们可以轻松地把农产品:果蔬、粮油等搭车或开车到任隆镇上、金桥乡上去卖。为农民致富大大提供了方便。路的两边农舍居然变成了青一色的新瓦房。

      九十年代中期,大姑父病逝,由我代替父母去给大姑父送葬。这条路已是面目全新了,宽敝亮丽的水泥路呈现我眼前,山坡地带都修了围拦,而两边农舍已是小青瓦房和楼房了。

      2015年春节,我从南方回到家乡时,家乡在改革开放扶贫春风的吹拂下,面貌焕然一新自不必说。我从家人口中得知我大姑两年前去逝了。我想起大姑在生时待我如同己出,疼爱有加。我便急怱忽赶车上了路,一路上竟是青一色宽敝的柏油公路,公路沿山都用卵石水泥镶成标准的水渠道,另一边用统一的白色铁皮做护拦,而且路如网似地通往每户农家,每间隔一段都配有现代化标准的卫生间,荷花形路灯等。所有大坡度和小弯一扫而光,两边的农舍是统一的楼房。看到家乡的变化,令我心潮起伏,激动不已。

      家乡的致富路有无数条,在改革开放中不断扩大创新,任金路是我亲眼目睹的一条致富路,它由幼气十足的毛边路,历经数年的阳光风雨而成长壮大,最终被家乡的父老乡亲,用勤的双手和智慧创建出了一条造福子孙万代的路。

      简介:本名:罗志佳,笔名:文庄,六0后。四川遂宁人。年轻时发过几首小诗,停笔多年,2017年重拾笔,已发诗、散文、小说二十一篇首。

    上一篇:祈祷 下一篇:樱花一梦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