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

    乱谈撞脸

    作者: 王栋 来源: www.biqu5.com 时间: 2020-02-21 阅读: 在线投稿

      文/王栋

      港片中古惑仔搭讪美女常见的桥段就是——hello!美女你好!咱们好像在哪儿见过……或者干脆说,你好像是我的高中同学……哪有这么巧的事,无非就是泡妞的借口而已。

      话不能说得太绝对,还真有这么巧合的事。生活中往往遇到似曾相识的人,现在时兴的词汇叫做——撞脸。

      前几年,网络上有一张酷似马老板的孩童照片,人称小**,为此,据说马老板还资助他上学等等。笔者不太热衷别人的八卦事情,未做深究。不过,笔者真的碰到一些“熟悉的陌生人”。去年在省城某医院,我陪护父亲,病房里来了一位病友,乍一看,我以为是某个同事——模样、举止、言谈,无一不肖。然而不是!起初,我还认为他有可能是同事的双胞胎兄弟或兄弟,但这个推测很快就被否定了——人家跟同事根本不同姓,并且人家是德州的,离同事家相距几百里路呢。

      无独有偶,也是在医院里,我遇到一位女士——先是听到她的声音,像极了我的一位亲戚。循声望去,我差点叫出声来,那位女士的模样竟然跟亲戚完全相仿,举手投足,惟妙惟肖,只是皮肤有些黑。因为她太像那位亲戚了,对她,竟然有了说不清的关注和同情……

      撞脸事件不是孤立的。历史上著名的撞脸故事发生在春秋时期,这个故事差点儿成为一桩事故——圣人孔子周游列国,在匡地(今河南省长垣县西南)被当地人围攻,差点造成流血冲突。原因是孔子太像匡人的仇敌——阳虎了。阳虎是鲁国权臣季孙氏的家臣,曾经侵犯匡人,匡人对他恨之入骨……

      艺术上,《红楼梦》中也有撞脸情节。曹公独具匠心地弄个两个“宝玉”出来,一个是贾宝玉,一个是甄宝玉。贾宝玉是小说的男主角,故事围绕他展开。甄宝玉则是虚写,影子一般存在——

      《红楼梦》第五十六回,甄府的四个管家娘子见了贾宝玉道:“唬了我们一跳。若是我们不进府来,倘若别处遇见,还只道是我们的宝玉后赶着也进了京了。”

      贾宝玉说:“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甄宝玉讲:“这女儿两个字,极尊贵,极清净的,比那阿弥陀佛,元始天尊的这两个宝号还更尊荣无对的呢!你们这浊口臭舌,万不可唐突了这两个字,要紧。但凡要说时,必须先用清水香茶漱了口才可,设若失错, 便要凿牙穿腮等事。”言为心声,甄贾二宝的意识思想如出一辙!谁是谁的原版?谁是谁的翻版?有些让人莫衷一是。

      贾宝玉做梦,梦到甄宝玉。梦中的甄宝玉也在做梦,梦到了贾宝玉……梦里套梦,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读者晕了……

      撞脸,只是形似而已。孔子毕竟不是阳虎,病友也非同事或者亲戚。形神兼备的恐怕只有《红楼梦》中的这俩活宝。然而,这又是曹公的艺术手段和创造。

      我老在想,如果我的同事和那位病友相逢,如果我的亲戚和那位女士相遇,会是怎样的一个场景?有时,我又傻傻地想,世界上,是不是还有另一个“我”,跟我一模一样?跟我一样有着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成败荣辱?但那另一个“我”,绝非“我”——我就是我!我,一介草民;我,身份多重:公民;儿子;丈夫;父亲;员工;朋友……我,爱国爱家爱生活;我,无可替代。

      ——是的,我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上一篇:永远的路遥,永恒的《平凡的世界》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