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

    一张全家福

    作者: 王栋 来源: www.biqu5.com 时间: 2020-02-21 阅读: 在线投稿

     一张全家福

       文/王栋

      这张被岁月侵蚀了一角的、有些泛黄的照片,是父亲、母亲、弟弟和我唯一的合影。依稀记得,那天父亲骑自行车,带我们去县城唯一的那家照相馆照了这张相。我坐在自行车的大梁上,母亲抱着弟弟坐在货架上。那一年,父亲30岁或者31岁,母亲年长父亲1岁;我6岁或者7岁,弟弟小我3岁。

      照片上的我们,都抿着嘴,表情凝重。也许是照相室里的灯光太强烈,也许是有些拘谨。总之,一家人都没有笑意。那时的父母亲,刚过而立之年,风华正茂。父亲穿着蓝色的中山装,里面是白色的衬衫,中山装口袋里还别着两只钢笔——他绝对不是在假装斯文。他是村里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一名受人尊敬的人民教师。那蓝色的中山装,我上初中时父亲还穿着,领口袖口都磨烂了。虽然破旧,父亲上课时一定是干干净净地穿着,扣子扣得严严实实。他说,这是对学生的尊重。母亲是一位农村妇女,衣服好像是黑色的;我穿的可能是古铜色的条绒褂子;弟弟是方格子上衣,照片上只能显示黑白相间的了。

      如今,照片上的一家人,只剩下母亲和我了——弟弟,早已于2001年初秋不幸病逝。27岁是他生命的永远休止符;父亲,也于今年的8月10日,羽化成仙。享年72岁!滋可痛已!

      岁月还会无情地斑驳这张照片,岁月还会加速母亲和我的衰老——母亲如今73岁;我也再过一两年,就到知天命之年了。来日,并不方长。余生,惟愿母亲和我陪伴得长久些,更长久些。而且,我希望是这张照片上活着的最后一个人——这并非是我的大逆不道——我实在是不忍心暮年苍老的母亲再一次经受失去亲人的痛苦:她的肝肠寸断、撕心裂肺的哭喊,我已经看到过许多次……与其让她悲痛欲绝,不如我去独自承担这一切……余生,我虽驽钝,承欢母亲膝下还是能够做到的。并且,要比一般人做得更好。

      我想,这也是九泉之下的父亲和弟弟希望看到的情景吧……

    上一篇:慢下来的时间 下一篇:永远的路遥,永恒的《平凡的世界》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