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春愁

    作者: 冯应乾 来源: www.biqu5.com 时间: 2020-02-20 阅读: 在线投稿

      立春已过了好些日子,不知郊外的田野是否一片春意?从大年初一至今,我守着书房,望窗外的花草,难觅春影,难道这个春天也推迟报到?偶尔的一缕阳光破窗而入,我都满怀期待,它来的快,但也去的快。我望着远去的春阳,久立窗前,想起李白 《愁阳春赋》:“春心荡兮如波,春愁乱兮如云。”我便觉得,今个儿春天,岂止春愁乱兮如云呢?

      虽足不出户,但夔门外的信息铺天盖地而来。本是新春大吉的日子,却泪眼婆娑,雪花纷纷。春天,是否放慢了脚步?在雪野里坚挺的腊梅,我隔着窗也能感受得到。也许它正如鲁迅先生在《雪》里描写的那样:“雪野中有血红的宝株山茶,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深黄的磬口的腊梅花;雪下面还有冷绿的杂草。”这个春天,不!这个冬天的腊梅,它让我越过白雪皑皑,听到了春的步履声,正艰难地从腊梅的前方传来。

      我静坐窗前,仔细聆听,一公里外的长江滚滚东去,波涛汹涌,翻腾呐喊。要是往年,我早已去江边,散散步,吹吹河风,看一江春水向东流,看江上渔舟唱晚,看千帆风正百舸争流。“倚西风,看落日,长江东去如练。”那该是多么美的景啊!如今的春呢?我只有静思长江春水,只有卧听船舶汽笛声,只有想象着“长江一帆远,落日五湖春”了。

      “长江千里,烟淡水云阔。”我久久地望着长江东流的方向。大江东去,滩险水急,我仿佛看见了“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那孤帆是否已驶过三峡呢?三峡的春是否与宜宾的春一样呢?那神女峰旁的桃花是否还深藏不露呢?春天的脚步,在宜宾是不易觉察的。在三峡,我想春天的脚步正在它陡峭的山崖上费劲地迈开!郦道元也说三峡的春冬之时,则素湍绿潭,回清倒影。可见,三峡的春在春水里淋漓至尽地流淌开来。

      一出夔门天地宽,然而“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我看到孤帆不因夔门远而踌躇满志。“高楼春昼独惊心,白日闲云亦自阴。”举目楚天愁云惨淡,阳春也卷着风和雪。那痛苦的春恨,那无奈的春恨,那无尽的春恨,多少生离死别?瞬息已随云烟。数不尽的春恨,无论幸福或者忧伤,皆随沉舟酣睡江底。我凭栏半日独无言,只因三千里雨泪奔。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那孤帆越来越远,春天却越来越近。大江东不语,万里浪波惊。曾经春梦无痕,生命薄如蝉翼,一片春愁伤心痛,还待春愁随江远。即使“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馀黄鹤楼”。我依然相信,三月樱花春来到,何愁黄鹤不复返。三月,春水染绿一江水,我辈复登临,江南江北依旧。

      孤帆随它,人影自怜。韩愈不是说吗?“不是春来偏爱酒,应须得酒遣春愁。”时至晌午,也该面对人生。本想约三五朋友小饮,苦于各自封闭。众乐乐不如独乐乐!几十年来,一个人在家独饮,竟是第一次。弄点牛舌头、腊肉、香肠与花生米,开瓶五十六度的北京二锅头,几杯下肚,我竟有了醉意。对于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我来说,也许是少了知己共饮千杯吧。一杯春酒,一瓶春愁,一抹春阳,惜春常怕花开早,如今只等春回。

      天下熙熙攘攘,俱往矣。没有利益攸关的天下,是那么安静。望着窗外,真是“伤心日暮烟霞起,无限春愁生翠眉”。突见池边几株柳树,好似比春先来。春天总是悄悄然的,无声无息。这时窗外飘来了小雨,淅淅沥沥的,好生心疼。我以为春雨来了,用手指轻轻一触摸,如冰雪一般寒冷。春,究竟在何处呢?

      想起年前的除夕,一大家子举杯共饮,以为大年初一,一定春风十里,还说要好好去感受初春呢。除夕之夜,窗外一片云,鞭炮声没有了,往年的热闹没有了,一下归于平静,一切归于平静。我不禁写下七绝《己亥年守岁有感》诗:“曾经除夕尽欢欣,今却千家一片云。万里江山同进退,何须桃李待晴曛。”除夕虽然落寞,但阳光总会来的。真是难忘除夕,难忘今宵,难忘今生啊。

      是呀!春天一定会来的。河上的青芜和堤上的柳树,年年一定会发新绿的。我想当你新绿萌芽时,我必定会迎着春风,淋着春雨,来了却一段春恨。“细雨湿流光,芳草年年与恨长。”只是今个儿春天,我不能亲眼见你踩着春的碎步而来,但那缭乱的春柳,我相信会挤满柳岸,轻抚湖畔。春来花草香,江上春色远,一如春风里,春愁自个儿惆怅。

      夜幕降临,临窗凭栏,看远处危楼,一扇扇窗户竞相开启。我突然想起今日是庚子年元夕,怪不得户户推窗盼明月。我也懒得看书,随手搁之一边,静静地透过窗户望着天空,想那一轮明月将会如期而至吧。半月不言语,今夜与月诉。十五月亮终究没有穿破云头,让人怀疑初春。想起去年元夕在成都,举杯邀明月是何等惬意。我抚今追昔,一挥而就:“去年除夕醉成都,绚丽花灯夜不孤。今日戎州无月影,难逢元夕空瓢壶。”夜已深,我仍痴痴地望着天空,静静地等着明月,静静地端起酒杯,静静地盼着对影成三人。

      元夕夜,我梦到春色无边,春风轻携着春雨,我追逐着春风,可是怎么也抓不住它。瞬间,我进入一片长林丰草中,继续寻觅着春风,可哪儿有它的影呢?正犹豫不决,一匹枣红色的骏马来我跟前,说前面有春天。我欲跨马离去,恰逢陆游骑马归来,口中大声地念着:“骑马悠然欲断魂,春愁满眼与谁论?”是呀,春愁满眼与谁论?我竟无语凝噎。

    上一篇:好好的活着,深情的爱着 下一篇:散文是有情的写作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