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文章内容

    雨后那道虹

    作者: 思葭 来源: www.biqu5.com 时间: 2020-02-19 阅读: 在线投稿

      雨后那道虹

      ——谈谈我的写作情怀

      我是一个简单的特容易“开门”和“关门”的人,但对于写作而言,我的心门常开。我认为这是存在于我体内的一种无意识的组合,也是藏在我灵魂深处的某种神秘状态的释放。虽有岁月的风凌厉地吹过,但每当我受到撼动时,创作的冲动总会顽强地一次又一次地裹挟而来,直到击败了我所有的怠惰之情。

      我认为是上天给了我一支“笔”,一份恩赐和天赋,于是我拿笔当“武器”,释放着自己毕生的情感。我着手书写了那些平凡岁月中的平凡往事,还有一些故事里灿烂如霞的生命,以向生活献上一抹岁月的沉香。

      “很不小心”,一路放纵自己,在无人的月夜,在世俗逼视间,我依然故我,攫取着这个世界里一粒粒发光的圣真美善的金属颗粒,采撷着一朵朵被排挤于众生之外的纯白晶莹的花朵,一路欢笑,一路灌溉着干涸的心灵田地,不惜洒下汗水、泪水,在这个带着些许荒凉的尘间。

      一直以为在心之一隅,有一储藏地,属于真善美,那是上天愿意掀开天堂美好的一角,供世人逐梦,供世人学习效仿,供人类无休无止地去找寻天堂的答案。

      我有幸披戴着恩光,涉足于这个神圣的写作领域,我像蜜蜂跃进了花丛,啜饮着万紫千红的香甜蜜浓的灵性之美,义无反顾地走在这场丰收的盛筵上。于我看来,“一切最坏的环境也有最好的爱情”……一次次地,我拿起笔来,记录下今生的感动、赞美和颂恩。

      我认为,写作是今生聒噪虚浮时代的风雨长亭,是寒月吟箫吹笛后默默凝望的人文古道,是属灵战争里得胜而归的万卷斜阳……我赞美,我感动,怀着赤子般的朗月心思,唱着心底的赞歌。或者说,是隐隐的责任心使然,让我无法漠然地走开,我固执地写着,不惜动用全身的力气去孵化、收纳和见证身边的一件件小事情。

      仰赖苍天的眷顾,我流连于真善美的国度,“饮月千尺,一片冰心在玉壶。一旺入喉,一缕桂香逐玉兔。”我的文章视觉肯定与美好有关,虽不曾刻意追寻,因为一切皆因先感动我而来。当我带着敏锐之心,望见美好飞临人间而洒下滴滴真醇时,岂能无动于衷?

      “美,来自于眼睛在世界上发现了与心灵契合的事物。”(土耳其小说家奥尔罕·帕慕克)不能否认我对所有美好的东西,有一种趋之若鹜的创作冲动,虽然在茫茫尘世,它犹如电光一闪,犹如虹影转瞬即逝,但我尽我所能去捕捉这些时刻。

      英国诗人兰德说:“我与谁都不争,与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是艺术,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谢了,我也准备走了。”我亦力求缔造自己的写作王国,凡是所有乡间布衣、青春少艾、楼边吹笛、乡僻乡情乡愁乡谊乡音等,我都愿意一一拾过来,作为我的原始创作素材。

      光阴荏苒,在这世代,我认为真正的追求,就是让灵魂纯净,生命纯净,让心灵高飞,飞向那无穷无际的广阔天地间,去见证生而为人的价值力量。今天,只要我的两手尚能枕在脑后,徜徉在草地上,凝视蓝天白云,我就能随太阳漂泊,谛听清风流转,欣赏身旁桉树丛起了波涛,或由远处聆听万世万代的神妙。

      我不会来就别人的指指点点,我惯于以无动于衷来等同处理,黎巴嫩诗人纪伯伦说:“虽然语言的波浪永远覆盖着我们,但我们的深处却永远沉静。”假若今生喧嚣流言滚滚袭来,我依然心如止水,不惊不扰,而且百般退让。

      我惯于写熟悉的人物和家乡,是的,“像花草树木一样,谁能没有一个根呢?我若能忘掉故乡,忘掉亲人师友,忘掉童年,我宁愿搁下笔,此生永不再写。”(温籍台湾作家琦君)而我欲说:陈年往事,即使故乡一抹淡淡的斜阳,也能在我的思想里绽放出明丽照人的铢积寸累式的光芒。

      著有《祈祷书》、《杜伊诺哀歌》等作品的奥地利诗人里尔克曾说过一句话:“我赞美,我赞美。”诗人不停地反复吟唱着这句话,令人动容。倘若今生,我能写出善如春花之灿烂,爱如夏光之热烈,真如秋叶之静美,圣如冬雪之洁白,那么我的“笔”,对于这个满载了上天恩膏的世界,将“物有所值”。

      记得小时候看《格林童话》和《安徒生童话集》,前者总难免有血腥的气味,而后者则充满了温馨、爱和烂漫。例如《海的女儿》,当小人鱼投入大海之后,并没有死去,而是因着付出的爱得到了提升,小人鱼得到了一个永生不灭的灵魂;而当《卖火柴的小女孩》,点燃了最后一根火柴后,她看到了天国里的一幕景象,她的灵魂开始袅袅上升,她在信仰中超越了人间一番不折的苦难。

      我不愿意守着岁月的沉疴,在里面辗转打滚,舔着不愈的伤口;我不愿意在僵硬如尸的表情上写着:我绝望了;我不愿意陷入这个匆遽而过的世道中麻木不仁而不拔。

      古希腊哲学家朗吉弩斯在《论崇高》里有这样一段文字:“天之生人,不是要我们做卑鄙下流的动物,他带我们到生活中来,到包罗万象的宇宙中来,要我们做造化万物的观光者,所以他一开始便在我们心灵中植下一种热情——对一切伟大的,比我们更神圣的食物的渴望。”

      “我赞美,我赞美”,也是我毕生的追求,我相信,世宇的美丽容颜并非遥遥不可及。

      永恒的王国是由美好事物的内核砌成的,它临在于内心的、属灵的,将会在我们的心中开花结果。

      一个超级会过滤的人,一定保有纯净。

      由是,我将吾之写作情怀称做:雨后那道虹。

     

      作者简介

      思葭,原名高晓虹,浙江乐清市人。毕业于杭州师范大学英语系,高中英语高级教师,获市“教坛中坚”等奖项。高中时开始发表作品于《语文小报》;现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诗歌网认证诗人,浙江省诗词与楹联学会会员,乐清市作协会员,柳川诗社会员。数百篇散文、诗歌等散见于《中国诗词网》、《浙江省诗词与楹联网》、《乐清文艺》、《乐清日报》等各类报刊杂志、网站媒体。《故乡的云——高友玑墓感怀》获首届浙江省乐清市文化遗产保护征文活动比赛一等奖。

      2018年12月出版散文集《那时花开》(现代文学出版社)。

    上一篇:野店苔痕一寸深 下一篇:春暖花开,我们再彼此拥抱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