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归来了

    作者: 程哲深 来源: www.biqu5.com 时间: 2020-02-17 阅读: 在线投稿

      归来了

      文/程哲深

      村东头芸姐家,西屋。门口围着众多的乡邻;屋里,芸姐的祖母——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妇人——木然地端坐在一把半旧的藤椅上,一双无光的大眼睛,嵌布满老人斑的脸庞上。老人膝下,跪着一个西装革履,头发欲白的老头。这一定是芸姐的父亲顺伯,我想。

      顺伯颤声地叫着:“娘,娘,你不孝的儿子阿顺回来了……”坐在椅子上的老人依旧木然。

      顺伯那憔悴的脸猛地抽搐了一下,老泪顺着脸上的纹沟往下滴。看得出,他在强压巨大的痛苦。此时此刻,无声的哭比撕心裂肺的哭更伤悲!

      俗话说:儿是娘的心头肉!哪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儿子?!更何况顺伯是她的独生子!四十多年来,母子天各一方,老母常常倚门东望,等啊盼哪,一直杳无音信。今天,归来的儿子跪在膝下唤娘,老人却认不得了。人非草木,我也觉得心头冰凉!

      “你多狠心啊,一去四十多年,家里人都以为你死了!娘天天念叨,只在梦中见到你。后来,娘大病一场,眼睛瞎了,变得痴痴呆呆。”顺姆挽起丈夫边诉说。

      怨谁?!……问外悄无声息,年长的像在回忆,年少的像在思索;妇女们不停地抹泪。

      几天前,县委统战部打来电话,转告芸姐,说他那位解放前夕被撸到台湾的父亲,冒着危险辗转回家来了,母女一时有喜有悲,哭成一团。

      屋里的哭声变成断断续续的啜泣声……

      “妈,别埋怨爸爸了!他一个人在外,风风雨雨的,也没有一天安宁,能熬到今天回来算万幸了!我想,台湾像爸爸这样的人不知有多少?!”

      芸姐边用手帕檫眼角边轻声劝慰母亲。

      “噩梦!好长的噩梦……什么时候才能架桥?!”顺伯像在自语又像在对妻儿乡邻说。

      “架什么桥?”顺姆不解地问。

      “一座横跨海峡的桥!本来,台湾和大陆是连在一起的。台湾的阿里山和大陆的武夷山,在远古时代就是一座山,后来地壳运动,才分成两座山。俗话说:人心齐,泰山移。只要海峡两岸的炎黄子孙齐心协力,我想,总能修筑跨海大桥,使台湾与大陆重新连接起来……”

      “爸爸,您说的大桥听说已经绘出了蓝图,我们的愿望在不久的将来一定能够实现!”芸姐充满信心地说。

      顺伯慈爱地看着女儿,颔首微笑,脸上的泪痕干了……
     

      作者简介:程哲深,1982年7月毕业于韩山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先后在汕头市澄海莲阳中学、汕头市澄海南翔中学、澄海职教中心教语文。从小喜欢文学创作,尤其是散文写作。大学时代发表过散文、电影评论,中间有三十多年没有动笔,退休后重新进行散文创作。

    上一篇:春节记忆 下一篇:和善的母亲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