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春节记忆

    作者: 静怡 来源: www.biqu5.com 时间: 2020-02-17 阅读: 在线投稿

      春 节 记 忆

      ◆文/图/静怡

    春节记忆

      我小时候特盼过年,盼父亲从工地探亲回家过年,我们一家团圆。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过年有糖吃,有妈妈在蜂窝煤炉子上炒的脆豌豆、脆黄豆,吃起来很脆,嚼起来很香,是我儿时钟情的零食。 那会儿过年,若是能穿上一件新衣、或是一双新鞋,就会幸福感满满。

    春节记忆

      记得11岁那年的大年初一,我穿上了母亲精心设计缝制而成的呢子大衣,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家里有一台缝纫机,母亲有一双灵巧的手,将自己做红呢子大衣、父亲做黑呢子大衣剩下的面料,给我在年前赶缝制了一件上红下黑、外加两个红口袋的呢子大衣,当时算是时髦的衣服,喜乐陪伴我度过了欢愉的春节。真可谓:慈母手中线,女儿身上衣,年前密密缝,意恐迟上身。感恩母亲! 待我长大成人,跻身铁路建设,工作在湘黔铁路沿线,基本每年都与同在铁路局工作的父亲相约,一起回家过年。 年味,自然少不了汤圆,记忆最深刻的是推汤圆粉子。

    春节记忆

      母亲提前把糯米泡上,我负责每天换一次水,泡上个三几天,父亲搬来家里的小石磨,他负责推磨,母亲掌勺,少点少点的往石磨上面的小洞里添米加水,父母之间的默契配合,引起了我的好奇,也在母亲的指导下,准确无误的将米粒添加进石磨的小洞里。母亲把一个打湿了的白布口袋套在石磨下面的出浆口处,雪白的米浆顺着石磨口留在布袋里,当米浆流完后,将布袋口扎紧,吊在一根木棍上,下放一个接水盆子,等米浆里的水沥干后就可以享用了。母亲的惯例,每年大年初一的早餐必定是汤圆,预示着一家团团圆圆。 记忆中父亲最喜欢吃汤圆,而且喜欢吃母亲做的汤圆心子。心子里有白糖、打碎的芝麻、花生仁,还有斩碎的果圃、冬瓜糖、猪油,闻起来真是香啊!

    春节记忆

      直到后来世面上有卖袋装的汤圆粉子,我们家才停止了石磨劳作。 时间如白驹过隙,家中添丁进口,年自然过得一次比一次热闹。每年的大年三十那一天,我们一家三口中午在婆母家吃团年饭,晚上在母亲家吃团年饭,雷打不动,已成定式。颇有共庆新年笑语哗,举杯换盏赠祝福的欢乐氛围。年,就这样喜气洋洋的翻过寒冬,迎来春暖花开。 而今我与夫君的俩位老母亲年岁已高,俩位老人的保姆都要回家过年。近几年春节,我们就在外面包租别墅,一大家人一同入住,热热闹闹开心过年。

    春节记忆

      2017年的春节,一行10人带着俩位老母亲入住石象湖风景区别墅酒店。 别墅室内地暖给力,温暖怡人,我们自备锅碗瓢盆及丰富的食材,自己动手烹饪出美味佳肴,一家人围坐品味,咀嚼着浓浓的年味,欢乐祥和。 吃罢团年饭,大家一起陪着俩位老母推着轮椅漫步于花径间,欣赏冬阳倾注的花海。那成片的郁金香、虞美人艳丽迷人,开出了盛景,艳出了春色;五颜六色的小风车排兵布阵,在自然风的驱动下旋转不停,灵动而有生气,俩位老人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笑。

    春节记忆

      2018年、2019年的春节,我们移驾于蒲江大溪谷风景区酒店别墅。依然是四世同堂,两辆轮椅并驾齐驱,行在青山绿水、寂静无声的别墅群,吸吮着清新的空气,感受着亲情间的无穷乐趣。 时而善寿之年的老母推着轮椅上年过花甲的儿子,时而祖母推着曾孙女,时而儿女推着老母亲……轮椅交替地滚动着温馨的画面。 夜幕下,烟花腾空,爆竹声声,一大家子浓情蜜意的年味,飘散在清幽洁净的山谷,记录在花草楼群的方寸之间。 2020年的春节,我们再次集结出发,唱响过年大团圆的主旋律,任温馨的年味经久不息延绵。

    春节记忆

      1月24日,一行10人为了俩位老母“逆行“而动,再次驱车前往蒲江大溪谷风景区酒店别墅。这里空气纯净,没有病毒的侵扰,一方净土安然,唯有慢慢移动的脚步,惊扰着静谧的山谷,我们在此无忧无虑地享受着与世隔绝的那份宁静。 除夕夜,屋外不时传来烟花爆竹的声音,屋里沸腾的鸳鸯火锅点燃了食欲,满足了味蕾,特殊时期,多少有了一点儿知足的年味,不由得抒怀几行心情,暂时告别荧屏不断更新的疫情担忧。

    春节记忆

      去年 祖祖推着我快乐 如一只吉祥鸟 接过红包 亦如接过一颗慈爱的心96岁 极近生命高度 哪来的一股劲 能托起未来 希望 儿童房 整理小天地与妈妈小姨玩趣天伦之乐 外祖祖四代同堂 外公爸爸施展厨艺 年味浓浓 味蕾开放 除夕夜 团圆饭 香槟美酒夜光杯 夜色中滚动亲情 山谷中年味流淌 这里没有病毒 只有欣慰和干净 团聚 牵着期望 来年依旧

    春节记忆

      特别留念与亲人团聚的时光,然美好与无奈并举!都是“保姆惹得祸”吗?也不尽全然! 这个春节,被突如其来的疫情冲淡!一生中从未遭遇的年味,瞬间变得素静清淡,甚至有点儿苦涩?!

      作者简介:静怡 本名刘建蓉,四川省散文学会、诗歌学会会员,成都市、金牛区作协会员。喜歌弄舞,喜诗弄文,作品散见于报刊杂志、网络平台。

    上一篇:隐秘的猜想 下一篇:归来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