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隐秘的猜想

    作者: 宋铮 来源: www.biqu5.com 时间: 2020-02-17 阅读: 在线投稿

      隐秘的猜想

      文/宋铮

      去年九月,我开始到北京从事另一份工作,每天奔波在这个拥挤的城市里,切身体验到了北京人的不容易。我才猛然惊觉,我曾经那么多年的工作,似乎是躺着挣一份工资,内心惭愧的同时,切身体会到了什么是一份付出一份收获。人,真是要不断经历才会有不同的感受。

      春节前,我和先生商量,他到北京来过春节,他担心已然八十多岁的老父亲,不想前来,我联合孩子,威胁利诱,终于说动他决定前来。然而,那一天早上,铺天盖地的疫情消息汹涌而来,让本就睡意朦胧的我突然陷入晕眩状态。事后,我一直觉得我是那么明智,我马上联系先生,告诉他不要前来北京,就各自待在原地过春节吧。而已经准备动身的先生此时却坚定起来,他发视频让我看他已经打理好的行头,并瞪着无辜的眼睛问我,“难道会那么倒霉,病毒就找上我?”我告诉他不是倒霉或者幸运,应该有预防的意识。终于,他还是听话地留在了大庆。

      然后,我最后一次给孩子们买了蔬菜、防护用品,和仅隔一条街的他们也隔离了,不再迈出房门。每天,按照专家们的说法,通风洗手消毒,偶尔站在窗前向外面张望,那条本就安静的大街更加安静了,只有环卫工人还在如常地挥动扫把,让我稍微安下心来,知道日子还在继续。

      前天早上,北京下起了大雪,看着飘飞的雪花,突然有些兴奋,似乎这是上天撒下的消毒液,我甚至想象病毒就在这大雪中灰飞烟灭,了无痕迹。我想起了迟子建的《白雪乌鸦》,大雪过后,灾难消失,多么好的寓意。我又想起了加缪的《鼠疫》。虽然迟子建和加缪的创作背景不同,前者基于史实,后者基于想象;他们的创作笔法不同,前者饱含慈悲,后者满怀愤怒。但两位作家想要表现的却有共通之处,即:灾难面前,绝望而不颓丧,恐惧而不放弃。无论是迟子建笔下的伍尔德,还是加缪笔下的里厄,他们的勇敢无畏和人道主义精神闪耀着人性的光芒,他们是人类的拯救者,也是灾难的终结者。

      几天前,朋友圈里有人发了一篇大庆油田报编辑徐玲玲写给丈夫的日记。他们一家原本在海南陪双双患绝症的公婆过春节,但发生疫情后,她在大庆油田总医院当医生的丈夫坐不住了,带着全家正月初三匆忙返回大庆,转机的途中,就一遍遍给领导打电话,请求参加救治冠状病毒患者。徐玲玲不抱怨丈夫不顾及她和孩子的安危,也没夸张丈夫的举动是如何危险,她只是说她是如何理解丈夫的胸怀和追求,如何含泪望着丈夫渐行渐远的身影,如何在心里默默给予他祝福。我认识徐玲玲,初时的印象是安静文雅甚至有些羞涩。后来在一次饭局上,她说起某个人对她的好,似乎还没说几句话就流泪了,从此又多了对她的另一个印象,感情丰富,内心柔软。我不知道她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气,让这篇日记公开,或许危难关头,那是她最想说出来的话吧。此时,坐在这里想起徐玲玲和她丈夫的故事,她的丈夫和那些此时抗击病毒的医护人员们就是千千万万个伍尔德和里厄吧。幸好,我们的国家如今不是一两个伍尔德或者里厄在孤身奋战,还有钟南山们在临场指挥,更有科学家们在彻夜研制开发药品。

      我正在读的一本书是美国作家阿图.葛文德的《最好的告别》。作家向人们传授的是关于衰老和死亡的知识。人,从生下来,就在向着死亡一步步迈进,只是我们从来没有思量过死亡,假装自己能够永远活下去。疫情之下,不用再为生活奔波,正好给了我喘息的时间,并终于知道,年过半百的我已经到了不断失去的阶段,此后的人生会是向着艰难一步步走近了。但我并没有多么悲观,我只是在内心里默默猜想,应该如何体面地有尊严地面对终将无力的老年时光,甚至是体面地有尊严地面对终将到来的死亡。就如同面对这人人皆要提防的疫情,安静地等待,相信春天总会到来,相信疫情终会消失,这也是一份必要的优雅和从容吧。

    上一篇:莫道女儿娇 下一篇:春节记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