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莫道女儿娇

    作者: 荆淑敏 来源: www.biqu5.com 时间: 2020-02-16 阅读: 在线投稿

     莫道女儿娇

      荆淑敏

      “三十九度,烧退了一些。”佳音把体温计从小女儿的腋下抽出,顺势递到丈夫的眼前。丈夫紧蹙的眉头微微松开了一些,他把希望和信任的目光投给做医生妻子同时,也把体温计递了回去。佳音接过体温计,低头望去,银色水银柱里的那条红线,像一条眼镜蛇的毒芯,慢慢地,慢慢地向着一个目标吐来。小女儿的体温,从住院那天起,一路飙升,越过温度计警戒线,最高峰值达到过四十一度。

      佳音用棉签蘸了点水,一边轻轻擦拭着女儿的嘴唇,一边安慰丈夫:“女儿确诊的是甲型流感,用药及时,不会有问题。”

      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的佳音,一直在医院守护着小女儿,好不容易体温有个拐点,她轻松地地吐了一口气。把女儿蹬掉的被子重新掖了一下,自己把头轻轻靠在女儿的身边。疲劳的身躯,让佳音感觉有个能依靠的地方,让上下眼皮合理搭档一会,该是这个鼠年春节最想最理想一件事。

      佳音年前就想,这个春节,要去创业城过,陪陪爷爷和奶奶。

      爷爷八十四岁了,四年前得了胃癌,爷爷自己不说,佳音心里明白得很,不知道自己还能陪爷爷过几个春节。佳音为爷爷奶奶准备丰厚新年礼物,给爷爷买了一双老人足力健鞋。爷爷的脚步不如以健稳了,听力也比以前下降。自己是爷爷奶奶带大的,自懂事时候起,就和爷爷奶奶住一起,爷爷奶奶把佳音喂到突破遗传基因的大个子,当佳音长到一米八四的时候,好多专业团体来挑选人才,认为佳音是个好坯子,佳音做医生的母亲都拒绝了,母亲说,佳音善良,适合做医生。佳音百天的时候,奶奶在地板上放了篮球,芭比娃娃,听诊器等好多东西让佳音爬着去抓,佳音爬到听诊器前,一把抓住了,佳音的母亲笑着说:“看来,佳音将来要和我同行。”佳音真的喜欢医生的职业,到了选择职业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在考大学的志愿表里填上了医学专业。

      佳音的母亲是油田总医院妇产科的护士,在佳音很小的时候,母亲就经常值夜班,佳音经常睡在奶奶的被窝里。佳音的脑袋里,医生没有节假日,有一次,佳音的母亲带她去单位,佳音看见躺在病床的新生儿在哭啼,小小的佳音走过去,拉住婴儿的手:“别哭,别哭,你妈妈一会儿就下班。”弄得在场的人哄堂大笑。

      佳音在爷爷奶奶的手心里长大,是个孝顺的女孩。自从参加工作以来,只要时间允许,她就回到爷爷奶奶家,为他们做一桌丰盛的美食。爷爷是油田的老会战,参加过抗美援朝和解放战争,佳音最喜欢听爷爷讲带有浓厚家乡味道的辽宁话:吃包子,不叫吃包子,叫“吃饱这。”

      一个电话,把佳音从似睡非睡的梦中叫醒,电话是科室主任打来的:“佳音,武汉疫情扩散,总院决定检验科室取消假日,明天早上单位见。”

      这个电话对于佳音来说,好像也不意外,因为年前对武汉的冠状病毒的防疫,油田总院就做了随时准备迎接挑战的准备。

      佳音看看腕上的手表,时针指向一月二十七日清晨一点。

      无须更多的思考和解释,佳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在她从医十年的工作中,她没有接过一个如此命令性的电话。

      一缕晨曦从小女儿住院处八楼的窗户里流了进来,佳音舒展一下腰身,习惯地摘下马尾巴辫的胶皮套,整理一下凌乱头发,重新套好。进卫生间用凉水冲了一下脸,“我要去上班,你照顾好女儿。”佳音的声音很低对爱人说。爱人道:“你还没有吃饭?”佳音说:“我不饿。”随即走到了电梯口。

      油田总医院中心实验室和佳音小女儿的住院的楼并排挨着。那里是佳音加快脚步走进中心实验室。

      总医院的领导,试验室的全体科员,还有临时抽调的各科医务人员,都早早站在中心试验室里。人们好像早就有了一场打仗的准备,都穿着全副武装的隔离防护服。佳音站在自己平时的工作台边,以往的玻璃器皿就像整装待发的士兵,飒爽英姿站在那里,似乎也在听着调遣和指挥。

      武汉疫情发生后,作为本市2019-nCoV防控后备医院,油田总医院临危受命,推进中心试验室改造。

      三天,仅有三天的时间,上级命令必须完成仪器的组装调试运行。

      三天,要对一个办公室,一个小化验室,进行改造,给中心试验室做缓冲间。

      从早晨八点到晚上六点,佳音一直马不停蹄的忙乎着,搬运设备,整理房间。佳音感觉肚子咕咕响了,佳音才想起自己已经一天没有吃上一顿饭了。中午,佳音给几个快餐店叫了外卖,叫了七八家,听说送餐地点是医院,订单被拒绝退单了。

      佳音的手机响了,是大女儿打来的,八岁的大女儿已经三天没有看见妈妈了:“妈妈,你为什么不回家?”佳音隔着面罩,向大女儿招招手,佳音的母亲在大女儿身边急忙解释:“你妈妈现在正做一项有温度的工作,过几天,我们去看妈妈。”佳音关闭了和大女儿的视频。丈夫有电话过来,告诉佳音,女儿的奶奶出现发烧症状,佳音的脑袋嗡了一下:“赶紧去医院,接受检查确诊。”佳音心里没底,她不知道婆婆这些日子都接触了什么人。

      佳音忽然想起小女儿,高烧退了没有?于是,她给丈夫发了短信,丈夫短信回复,小女人烧退了。佳音又发出短信,嘱咐把俩女儿隔离开观察。

      佳音发完短信,腿有点软,头有点晕。忽然同事喊:“领导给我们送泡面了!”佳音吃得那个香呀,她好想奶奶在方便面给她打的荷包蛋,外加点可心的小咸菜,现在变成了奢望了。

      夕阳的余晖,从实验室的窗口溜进来,佳音感觉夕阳也疲惫了,懒懒地不愿意西下。佳音恨活,仅仅一天,该搬动的设备仪器都弄完了,本是男人的活,佳音和科室的两个女同事,使出吃奶的力气,还喊出号子,那柔柔的号子,似乎感动了纹丝不动的设备,设备便像深闺走出来的女人,移动着以厘米为单位脚步。

      夕阳的余晖轻轻拽了一下佳音的白大褂,时间已经是很晚了,佳音才想起该下班了。

      佳音犯了难,我该是回哪里呢?哪里都不能回,婆婆和小女儿在发烧,大女儿在创业城太姥姥家。非常时期,佳音担心爷爷的免疫力低。佳音抓起电话打给老公“我要回家,这几天谁也不能接近我,家里留给我一个人住。”老公在电话那头说:“我陪你吧。”佳音的小脾气上来了:“你找死呀?”电话那头传来了老公吞吞吐吐的两个字:“好吧!”

      好吧,佳音打开自己的家门,茶几上摆放着佳音自己爱吃的水果和小吃。还有一束鲜花,鲜花中间插着一个小方块纸片,上有几个小字:“佳音,等你凯旋。”落款是:家人。佳音眼眶湿润了,自言自语:老公,孩子,家人,你们都各自安好。待疫情过后,我要歇班,全家人一起聚餐,补一个春节。

      佳音走到卫生间,对着镜子自问自答:“我是谁?”“我是女儿,我是妈妈,我是妻子,我是爷爷奶奶家娇生惯养乖孙女。”佳音闭上眼睛微微抬高嗓音:我骄傲,我是一名白衣天使,我不娇,我的身前背后载的是责任和义务。”

      三天,仅仅的三天,中心实验室经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市疾病控制中心检查验收合格,取得了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核核酸检验许可。当首批疑似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病例样本检测顺利完成,佳音和同事们紧紧拥抱在一起。

      佳音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奶声奶味的二儿女在电话里喊道:“妈妈,我们来看你了,就在你的楼下”

      佳音急忙嘱咐,不要下车,我去看你们。

      佳音穿着隔离防护服,走到自己的车里,轻轻按一声喇叭。

      左前方不远处,二女儿坐在自家的车上,大女儿坐在舅舅的车上,几乎同时,两个女儿的小手在车窗前和佳音打着胜利的手势,女儿们的小脸都是紧紧贴在玻璃窗上。

      佳音缓缓把车开了过去,在两台车中间慢慢地走过,两个女儿的车紧随其后,总医院东侧高架桥,像一道彩虹,挂在那里,母女三人的车缓缓地缓缓地从桥上走过。

      二女儿微信视频来了:“妈妈,啥时回家?

      大女儿微信视频来了:“妈妈,今天可以回家吗?”

      佳音把脸对着手机屏,亲吻着女儿:“女儿乖,月亮圆的时候妈妈就回家!”

      作者:荆淑敏,女,大庆作家协会散文创作委员会主任,大庆散文公众号平台主编。

    上一篇:春天 下一篇:隐秘的猜想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