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

    怀念一辆摩托车

    作者: 孙殿镔 来源: www.biqu5.com 时间: 2020-01-29 阅读: 在线投稿

      怀念一辆车,摩托车,黑色的,太子式的,济南轻骑的。

      它车把弯曲得有点夸张,前座前窄后宽如心形,后座后门有一个两根雪亮的不锈钢管支撑的黑色长方形靠背,样式潇洒自由,驾乘比较舒适,行驶在大街上,如同太子出行般舒坦与扎眼。这就是我自己理解的所谓太子式吧。当时没给它起名字,现在就叫它小黑吧。想起它,就想起一段岁月。

      1993年我师范毕业,回老家教书;1994年妻毕业,来我老家另一小学教书。我俩先在我家尹庄住。1996年我调到聊城城区,全家都很高兴,不过也有烦恼,那就是我的交通问题。家离单位三四十里,中午不回来,每天骑自行车往返一次,也够费时费力的。费力我不怕,天生农村孩子有的是力气,我怕费时,妻要很早起来做饭;妻不怕费时,每天清早看我吃嘛嘛香甚是快慰,她怕我费力,更怕我冬天回家晚不安全。在城里安家,还是我俩偶尔想想也感觉遥不可及的梦,于是交通工具的更新换代就开始了。

      一天,那辆父亲给的老旧东德车后轮坏了,修好后,我继续第二天的奔波,妻则开始嘟囔着要买新自行车。我俩向各自的同学张口,碰了两三个软钉子,终于在万亮二哥处借到四百元钱,买了一辆新自行车。说来惭愧,当时虽然我俩都挣工资,却没有存下一点儿钱。当时我家经济拮据,花钱的事儿接踵而至,大哥二哥盖房结婚添子,都像大山一样压下来,我的工资每月都给娘,妻见家里确实困难,有时也主动将工资拿出来。这次买车作难后,妻决定要至少将自己的工资攒起来,再买一辆摩托车。

      听了妻的“雄心壮志”,我想反对,张了张嘴又闭上。兄弟仨,就靠父亲微薄的工资和母亲辛勤的劳作养育大,大哥去当兵,二哥早下学去父亲单位干临时工,就这样一直供我上完师范。我一直记得大哥当兵前,偷偷将我喊到里屋,给我一些钱,父亲知道后批评我不懂得“穷家富路”,不该要;我一直记得考上师范后,二哥偷偷攒钱给我买了一块“泰山”牌的手表,当时可是名牌,为此他还被父亲批评。我上班了,能挣点钱了,不给家里给谁?留着自己花自家享受可以吗?可能吗?另一方面,妻跟随我三四年,没怎么享过福,逢集买个鸡架炖炖就算改善啦,与同学同事家的条件根本没法比。现在家里大事完成得差不多啦,为我俩的小家考虑考虑也无可厚非。再说,摩托车我不只是需要,也很羡慕那些风驰电掣者呢。

      终于,1997年的一天,小黑来了,从此像一位义结金兰的兄弟陪伴着我。骑行的感觉棒极了!骑上去,脚一踹,扶好把,不用蹬,手一拧,就能顺畅前行,舒适地驾乘,潇洒地拐弯,响亮地鸣笛,比我从小就羡慕的骑马还爽吧。它还改变了我对于时间的感觉,骑它上下班,每天的太阳升起得晚了,落下得慢了,多神奇!

      多年的风雨兼程,难忘三次经历。

      那是一个风雪夜,酒后驾小黑回家,迷迷糊糊,朦朦胧胧,只记得中间滑倒摔倒,记不得几次,也记不得如何回的家、妻如何受惊吓、如何照料我,只记得第二天雪后初晴,将小黑推出,它两个脚蹬子都往后抿着。是的,是两个,是往后,是抿着,几乎与车身平行了,而我竟然毫发无损。我怔在那里,后怕,惭愧,隐隐想起前晚酒散后朋友同事的挽留。妻则悄悄握着我的手,笑骂道:“以后可得注意啊!”我用力点点头,一手回握妻的手,一手轻轻摩挲着小黑的背,轻轻叹了口气。谢谢小黑,谢谢它的不离不弃、忠诚陪护;谢谢妻,谢谢她的不嫌不厌、宽容关爱。或许正是她和它在身边,才让我冥冥之中拥有一点好运气,将自己年少轻狂的损失降到最低吧。我不是霸王,却看妻如美人,看小黑如乌骓;我真的不是霸王,没有霸王的无可奈何,有的是周处的知耻后勇。

      那是一个黄昏,回到小家,准备再回老家。老家很近,就随手在电视机上玩起“坦克大战”游戏,以往很顺利过关,这次两三次都未过。我就丢下手柄,带着有点异样的感觉,骑小黑驮着妻往家走。刚出去,在东边的马路上行驶,“梆”的一声,我俩被逆行的机动三轮车撞翻在地。哦,不,是我们仨,妻当时正怀着五个月的女儿呢。司机下车看了两眼,抱怨了两句,就驾车疾驰而去。我躺在地上,挣扎着坐起来,想去拉、想去追,右脚右腿绵软无力,仿佛没了一般,根本站不起来。妻挺着肚子坐着,喊“拦住他”,周围都是学生,无济于事。三轮车越走越远,我悲愤地看了看妻,又看了看小黑,它像牺牲的战马一般僵卧在地,洒出的汽油就是它的鲜血吗?它这次无能为力了,但是陪着一起经历从天而降的灾祸,我视它为患难之交了。最终肇事者没有找到,其实也没怎么找。好在,幸运之极,妻无大碍,女儿更安然无恙,我则第一次尝到了伤筋动骨的滋味,修养半年后满血回归。好在,这次经历并没有改变我俩的三观,有时“好了伤疤忘了疼”不是麻木,而是一种让过去过去的达观和坚持做自己的勇敢,我俩依然真诚待人,与人为善。小黑呢,也无大碍,重新陪伴我晓出晚归。

      那是一个深夜,突然被邻居摇醒,说最好的朋友因车祸离去。我一个激灵坐起来,睡意全无,草草穿上衣服,跨上小黑疾驰而去,将妻“慢着点儿”的叮咛抛在脑后。小黑明亮的目光如双剑刺破夜的黑,我边疾驰边流泪,那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怎么会这样呢?我的泪落在小黑背上,小黑似乎摇摇头,让我不要悲伤,继续疾驰向前。不想快到时,后带破了,小黑猛地顿了一下。我不管不顾,继续往前开。总算到了朋友家,我将小黑往楼墙上一放,就冲上去。嫂子淡定得出奇,郑重地说朋友没大事儿,他们传讹了,现在他家东边的医院呢。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抹泪就冲下去,无论生死,无论伤得轻重,我都要尽快见到他。这时小黑后带瘪瘪的,像一个受重伤萎靡在一旁的战士。我拍了拍它,自己跑向医院。到那里,或是一时心急,竟然不得其门而入,我索性翻栅栏闯进去。终于见到朋友,人好好地活着呢,我长出一口气,坐在地上。那夜,他在床上打点滴,我和另一位朋友就躺在地板上守护着。后来,他告诉真相,当时撞得并不重,为了增加对方的压力,直到交警拍照取证前,他就一直摆着姿势躺在那,谁喊也不应,先到的朋友误以为他不行了,就躲到旁边麦地里嚎啕大哭,后来“噩耗”就传到我耳朵里。我笑骂道:“你这家伙儿,差点儿没吓死我,还害得我另一位好兄弟受伤啦!”“谁?”我笑着拍了拍身边的小黑。

      后来,我俩在城里安了家,离学校很近,很少用得着小黑,只有周末回尹庄时才骑。后来,买车了,小黑长期搁置在地下室里,尘土蒙上它我多年坐过的背上。再后来,搬新家前,小黑被一个小贩儿以两百元买走。小黑陪我那么多年,走过了那么多艰难的道路,共享了那么多青春的欢乐,我视为自己的宝马良驹,更视为朋友。经世久了,越来越知道,有的人,包括所谓的朋友,也许待我还不如小黑真诚而忠诚。不过,小黑就是小黑,它到底是一辆摩托车。念旧而不纠结,重情而不造作,大约是我的风格吧。

      小黑最后不知所终。有一次,在街上,我看到一辆摩托车,极像它。我一时心潮起伏,如老友久别重逢,停下车想去看看,又想:追上又如何?我回首静静看着,看着那辆黑摩托车消失在街道拐弯处,心中默念:小黑,这是你吗?如果真的是你,那也是很好的归宿吧。

      2020年1月27日星期一晚

    上一篇:孤独是一种常态 下一篇:午后阳光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