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

    看病

    作者: 易安 来源: www.biqu5.com 时间: 2020-01-16 阅读: 在线投稿

      真没想到,2020年做的第一件大事竟然是——看病。

      在人们的传统观念里面,最不愿承认的两件事,一个是有罪,另一个恐怕就是有病了。

      可,现在的医疗条件真是太好了,为了及时发现一些潜在的病因,很多人都会经常“体检”。这样的防患于未然并没有错,可是对于我这种心理素质极差和想象力特丰富的人来说,“体检”就是自找罪受。

      自从两个多月前体检以来,我就觉得浑身都不好,从头到脚都是毛病。我对朋友戏称,我现在不是个“好人”,但是有一颗“好心”。奈何这颗“心”也不好,什么二尖瓣膜血流啥啥,不能过度劳累和剧烈运动。回想以前跑了那么多次的马拉松,还天天晨跑晚练、上蹿下跳,没有猝死简直就是奇迹啊!记得体检那天下午回到家,直接躺床上不能动了。吓得我家孩儿他爸要请假带我去北京看病。

      其实,我还真的不想上班,就像小时候生病了就可以不去上学一样。无奈,我是一名人民教师,两个班的语文老师兼一个班主任。关键还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我若偷得几日闲,那么人家的娃和自己的娃都将会受影响。那是我断然不愿意看到的,因此也确实做不到“放下”。

      所以,我只能等到放假。寒假一开始,我就寻摸“大市”(我们县城的人给市里起的外号)的专家哪天坐诊。今天,终于排上号了。可,市里的车真多呀,市里的路真堵啊!导航仪上规划一个小时的路程竟然走了两个小时。幸亏,我们不住市里。

      一脚踏进市人民医院的那一刻,我彻底傻眼了。感觉就像旅游前没有做好攻略一样。到处都是窗口,窗口前都是人,大厅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那场面堪比春运,毫不逊色。对于我这个常年蜗居在四线小县城的小老百姓来说,看着如此场面,眼花缭乱,头晕目眩。医院门诊大厅的正中央是一座两面上下的,螺旋上升的扶梯。我转了好几圈,才找到通往二楼的入口。真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到了二楼的分诊台,还需要再挂一次专家的号。不知是我找的专家太出名,还是前面那些和护士打了声招呼就进去的,有医护人员陪着的“特殊”病人太多。足足超过了预约的时间一个小时之后,显示屏上终于极不情愿地出现了我的名字。进了诊室之后,发现在我前面竟然有五个人在等着就诊了。我还没搞明白这些人从哪儿来的,就从我后面又挤进来一个年轻女孩,异常淡定地站到了我前面。于是我悲催地成了第七。脸皮厚真不是一般的本事。

      诊室里很安静,静得我都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也可能是我过于紧张,所以心脏跳得特别欢实。甚至有那么一会,我竟然拿手去压住砰砰跳的心。

      “你上一边去!”专家的一声斥责打破了诊室的静寂,人们的注意力迅速转移到一个五十多的妇女身上。我立刻从她对医生的说辞中明白了,原来是她替女儿排队的。现在到了女儿的号,可是人还没来。她想和医生说明通融一下,谁知道这专家倒也公正严明。让她先上一边去,别妨碍其他病人看病。当专家又一次示意她先上一边去的时候,妇女恼怒地抱怨着就往外走“你这是什么态度?”在场的人都惊呆了,替人排队还想让专家干等着,竟如此理直气壮。到底多大的本事呢?反正我们这种小病号不敢。

      专家可不是吃素的,她抬高了音调,但是语速还是那么悠扬缓慢,不是在理论,倒像是做诊断。“你这人,本来替人排队就不合规矩,现在病人没来,我要给别的病人看病,让你上一边去!哪里不对吗?”专家一边说一边看向我们这些苦苦等待的病号,好像要得到我们的拥戴。而我们都心急火燎地在等着自己被医生宣判所生何病,哪顾得上多说一句耽误时间的话。我们只盼着专家赶紧平复情绪,别一会不高兴再把我们凶一顿。这间屋子里的人,除了医生,其他的人心理都异常脆弱。

      妇女的闺女终于来了。她不住地跟医生解释,刚才去补办了什么手续。医生也总算停止了责问,板着脸开完了处方。就在我们都盼着她赶紧走的时候,她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絮絮叨叨和专家说,自己找了哪个科的哪个熟人,谁给她开了什么药,让她怎样之类的话。她可能想跟专家套近乎,怎知却又点燃了专家心头的引线,直接怼她脸上:“你要想找别人看病,你就去找,不要来找我看,耽误大家的时间。再说了,你找的那个人根本治不了你这病。” 那闺女终于不再开口,极不情愿地离开了。

      那对母女走后,专家的心情霎时好了起来。她用温柔可亲的语气和助手小姑娘开心地聊了一会儿天,讨论了一下昨晚科室群里的红包都让谁抢光了。我当时挺着急的,但是也在心里对自己说,以后也要学学这招,对学生该发火发火,但千万不要让火烧到自己心里。但是这“御火术”还需加以修炼。

      小插曲过后,我又一边听专家给病人的诊断,一边按住快跳出来的心脏。每每从她们嘴里冒出来“肿瘤”这样的字眼时,我的心脏就会咯噔一声,震得我嗓子疼。那间屋子里的病人就像接受审问的“犯罪嫌疑人”,医生淡定地听完病人的“陈述”之后,再一一筛选有利的“罪证”,以便判决“这人有罪,是什么罪,该受什么刑罚。”她们是那么冷静从容,病人是那么惶恐不安。好像生病真的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过。如果遇到什么无法判定的症状,那好,你先去做个检查吧!结果就是“铁证”,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怎么争辩都显得苍白无力。

      我也经历了医生对我的“审问”,我也极其诚恳地做了自我陈述。奇怪的是她的表情十分淡然,慢条斯理地把我体检报告中那些差点把我吓死的病全部否定了。我就像一个被羁押了很久却被无罪释放的幸运儿,压在心头的那块巨石瞬间破碎。但是又不敢相信是真的,于是主动要求再检验一下证据。“医生,我想做个检查!”听我说了这句话,她愣了一下,估计她在想,这是个傻子吗?

      过了一会儿,就真的印证了一个答案——“我真傻,真的。”从排队缴费再到排检查,一直到最后拿到结果。我就那么干巴巴熬了三个小时,那三个小时分分钟都在后悔,感觉是自己要了一副沉重的枷锁,非试试不可。好在最后的结果让我无比满意,啥事没有。

      当我拿着结果去找专家时,她早就忘了我是谁,有何病忧。再加上她经过了一上午的问诊,口干舌燥,精疲力竭。她一句话也不想说,每当我问她什么,她就用点头或摇头来表示。最后我有点不甘心这不像“诊疗”的诊疗,自己竟主动要求开了一些药。她又愣了一下,这次她会想,这一定是个傻子!

      昨晚,我一夜难眠,就像一个等待宣判的罪犯,忐忑、惶恐、焦虑,觉得天一亮就会被押赴刑场了。在去医院的路上,我直阴沉着脸。当司机(我家孩儿他爸)想活跃气氛说了一句话之后,立刻被我气急败坏地怼了回去,还指责他出门太晚、开车太慢。他被我的紧张感染得也紧张起来,本想陪我进诊室,可停车实在太难了!

      看完病之后,我们俩都如释重负。才想起来,一大早就往城里赶,早饭还没吃。两个人就像饿极了的兔子,活蹦乱跳地去找食去了。回到家,就睡了,太累了。

      梦里的自己仿佛告诉自己,人生在世,最幸福的就是——身上无病,心头无事;有人陪伴,有人吵闹!

    上一篇:繁华老去散落满地的芬芳 下一篇:木门镇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