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小时候

    作者: 周晓禾 来源: www.biqu5.com 时间: 2020-01-06 阅读: 在线投稿

      小时候

      文/周晓禾

      小时候,城市里有很多悠长悠长的小巷,小巷两边长着高高矮矮的无患子、泡桐、香樟、冬青和尖叶女贞,偶尔夹杂着一两株紫薇。紫薇花盛开的季节里,我和同学就去没玩没了地挠它树皮剥落的苍白树干,你一挠,上面的花朵就颤巍巍地抖个不停,就好像美人触痒不禁,笑得乱颤,果然有一个成语叫花枝乱颤,大概就是从紫薇这里得到的灵感吧?

      不过那时候我还没有如此丰富的联想能力,我只是一边挠一边不停地问同学:“你们叫它怕痒痒树,它哪儿怕痒了?”有几个高年级的同学就指点我:“花在抖呀!你看你看!”说着更加奋力地挠树干,直挠得树干乱摇,花朵纷纷坠落下来。这时一旁的老太太就过来管闲事了:“哎呀!小孩子不要干坏事!好好的花呀!再摇!再摇!就告诉你爸妈去!”那时候人们的活动范围非常有限,每户人家的家庭情况大家都很清楚,所以我们几个就怕了,一哄而散,各自回家各找各妈。

      紫薇花开的时候,香樟花正好落幕,香樟开花最好闻,清香清香的,一到夜幕降临,香樟花香就越发浓郁地在空气中漂浮。几个老头在香樟树下的路灯里下象棋,落子时“啪!啪!”响得惊天动地,现在想来,这么清晰的响声,是因为天地间的寂静吧?间或有些无线电里传出来的低回的越剧,有时候突然会有一阵响亮的新闻联播,但是马上就被拧低了声音。

      香樟花开完,就是尖叶女贞的天下,整棵树的外围满满一层白绒绒的小碎花,花朵的气息带有微微酸涩的苦味,在这苦味里,不知哪家老主妇种在花坛角落上的丝瓜开出了第一朵小黄花。阳光开始烈了,白晃晃的日头下,有时候会骑来一个带着黄草帽的老者,自行车书包架上绑着一套金属的器具,他一边晃晃悠悠地骑着,一边亮开略微沙哑的嗓子唱:“磨剪子类,戧菜刀!”似乎所有磨刀具的师傅都是一个腔调,连每个字之间的节奏都是一致的。我妈从来不去磨刀,我们家钝了的刀具都是我爸拿一块磨刀石“嘁嘁喳喳”地处理,不一会儿工夫就变得锋利锃亮。所以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搞不懂那个吆喝的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因为我不太听得懂。隔壁人家的老奶奶用她的乡音帮我解惑:“扣小宁!晓得伐?小宁伐好出去乱走!(抓小孩!知道吧?不孩不可以出去乱走!)”以后我每回听到这样的唱腔,就往家跑,然后躲在窗户后面往外瞧,后来发现他们并不扣小宁,只是坐在那儿狠命地磨刀,大概也不是什么好人。

    小时候

      修棕绑的师傅有另一种唱腔:“有棕绑好修嘞,修棕绑!”他们好像讲的是绍兴话,前面半句悠扬,右面半句急促,很有节奏感。他们的自行车书包架上夹着一大团棕色的棕绑线。偶尔会有一家人家去修棕绑,这就是个大工程了,先要从狭窄的门框里把一个巨大的棕绑抬出来,放到院子里的搁牌凳上,然后修棕绑的师傅就开始沉默地穿棕引线。我们看一会儿就没了耐心,一起跑到小巷里去了,因为小巷里来了卖棒冰的。

      卖棒冰的吆喝得很直白,完全用杭州话,一般都是一位胖胖的老阿姨,穿一件白色工作服,袖子上还笼着白色的袖套。自行车的书包架上驼一只长方形的大木箱,木箱一般都是浅蓝色的,看着就觉得凉丝丝的。木箱上面盖一层棉焐子,那些冰冰洇甜蜜蜜的棒冰就藏在它下面。老阿姨亮开嗓子喊:“白糖棒冰!赤豆棒冰!奶油棒冰!麻酱棒冰!”棒冰的顺序按价格的贵贱排列,分别是3分,4分,5分和6分。我妈从来不给我零花钱,所以我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别的小朋友吃,看他们讨论赤豆棒冰到底要有多少赤豆才是最好吃的,然后咽口口水。一次我爸看到了,大概有些心痛,就把家里卖废品的任务交给我,所得可以用来买棒冰。这激起了我对家里废旧物品的空前兴趣,“收废报纸嘞!鸡毛鸭毛甲鱼壳!”这样的吆喝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冲锋号,拎起我爸扎好的报纸就往外冲。一次别人送给我们家一个很大的奶油蛋糕,我对于蛋糕盒子的兴趣远大于蛋糕。盒子里还有一小块蛋糕的时候,收废报纸的来了,我心急火燎地要把蛋糕放进碗里去,一不小心掉在了地上,按照倒霉定律,自然是有奶油的一面朝下,被我妈一顿骂,我一边用抹布抹地上的奶油,一边支楞着耳朵听收废报纸的声音越来越远,百抓挠心。

      暑假结束后,无患子开始结果子了。无患子又叫肥皂果树,它的果子捻破后掺点水就成了天然的肥皂水。外婆用它们来洗衣服,泡沫不多,洗过后有一股特殊的气味留在衣物上。

      等北风一阵紧过一阵的时候,卖小钵头甜酒酿的来了。卖酒酿的都是中年男子,跨着一辆破破烂烂的28寸自行车,书包架上有一个大铁架,铁架上一格一格放着一钵一钵甜蜜蜜的甜酒酿。他们一般都骑得很快,边骑边用杭州话喊:“小钵头甜酒酿!”往往第一声还在远方,第二声就已在你家的窗下,第三声就又去了远方。所以听到第一声的时候就要把身子狠狠地探出窗外,找到那个身影,大喊一声:“小钵头甜酒酿!等一等!”等他慢下来找见你,就赶紧拿起搪瓷碗冲下楼去,只要慢一点点,就得一路跑着追上卖酒酿的风神自行车。酒酿氽蛋,酒酿年糕,酒酿圆子,啊!是多么美好的初冬美食啊!

      等无患子的叶子都落尽的时候,小巷子里就只剩几株冬青撑撑场面了。冬青不落叶,叶子一年四季地墨绿着,安静、严肃,就好像一丝不苟地站岗的哨兵。

      泡桐要等到春风吹啊吹的时候才舒展开一张张巨大的手掌型叶片。四月里,泡桐突然就开花了,粉红的花朵好像一串串小喇叭,散发着朴素的甜香,你若往树下走过,泡桐树可能会突然和你开一个小玩笑:一朵熟透了的泡桐花吧嗒打落在你的头上。你附身捡起来,细细地看,从花心里有朱砂色的斑点一串串往外点染在花瓣上,闻一闻,很香。你再抬头看天,那么蓝,那么清的空气里有鸟声婉转。

      就这样,你长大了。

    上一篇:岁月催人老,弹指又一年 下一篇:外婆的世界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