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乡村记忆

    作者: 颜文德 来源: www.biqu5.com 时间: 2019-12-27 阅读: 在线投稿

    乡村记忆-笔趣散文
      好长时间没在乡下住了,总是觉得各种忙!

      晚上住在乡下, 零乱的青蛙叫声、蟋蟀鸣叫声、屋檐下的雨滴声,唤起孩童时的记忆。

      狗吠、鸡鸣、娃儿哭,清晨的鸟叫和几声装模作样糊弄爹娘的读书声,这就是我孩童记忆里的“交响曲”。

      夜幕降临,并不寂廖,大人们围在一起闲聊,儿时伙伴的追逐、嘻闹,响彻整个乡村。若听说哪个村组有红白喜事放电影,那更是不论多远都会赶去,玩累了托人带口信给娘亲“今晚不回家睡了,在某某家睡”,待第二天娘亲寻来叫醒、吃饭、上学。

      上学,那时总是挎一个军用书包,酷酷的,时髦得很。里面好象只有语文数学课本和两三本作业本,不像现在的小学生书包比人重,总有种不小心就会被掀翻或压不长个的担忧。一路玩耍,基本都是在预备铃与上课铃之间匆匆忙忙跑入教室。刚一落坐,课桌还在摇动,就开始与同学测空间,然后就是“剁手”。那时候是两个人连桌共坐,会在课桌中间位置划线,并且约定互不越线,否则就是对越线肢体进行手掌剁。真正上课时间到,调皮的孩子思维还停留在上课前的游戏玩耍中,更有甚者心里又在盘算着下课后怎么玩。

      我那时候算是运气好的,课堂每每老师点名提问,我都凑巧能答上,所以罚站还是极少。那时候的罚站,时间短的要站几分钟,时间长罚站一节课也是常事。那时孩子们的作业不多,只是可笑得很,就这点作业,那时因没完成作业放学后被留校的大有人在。

      在月儿高照的春天的晚上,有喜欢捉火鱼的小伙伴,三五个呼喊到一起,打着手电筒(煤油灯)、带着铁钳、背着鱼篓,在乡村的田埂上、秧田里、小溪旁、鱼塘边找寻泥鳅、鳝鱼和青蛙,大概两三小时就可以捉到不少,可以吃上几餐,是家里那个时节最美味的菜肴。

      那时最爱玩的游戏就是捉迷藏,油菜地、柳树丛、稻草垛里都是我们的最好藏身之处。那时玩捉迷藏游戏信守一条游戏规则:藏的人必须要被其他伙伴找出来才算,要不就一直藏好。记得有一次放学后几个要好伙伴玩捉迷藏,从放学玩至睡觉前,直到每家的大人出来找都不肯露面。我已不记得那晚的游戏是怎样结束的,只记得找与藏的人都是被黑夜吓哭才出来的,最终都被家里大人一顿狠揍。

      儿时的我们总有无限的精力去玩各种游戏,滚铁环、打坨螺、打乒乓球、游泳等等。

      一到暑假,村里的男孩子为了方便游泳,就全部剃成青一色的光头。伙伴们在一起,一招呼就全都出来,赤条条全部扑腾下河。我们下河游泳都是躲着大人们的,游完上岸后,大家都在烈日下待头发晒干了才敢归家,生怕被父母逮着遭打。

      小时候老屋门前有条小溪,小溪见证了爷爷、父亲和我的生活与成长。小溪,早晨是众人洗漱的地方,早餐后,赶工的男人们出门做事了,家里的妇女们收拾完家里的事后,一起集中在小溪边洗衫浆衣,东家长西家短的,大声说着话,然后在一阵哈哈声中散去。傍晚时分,放学的孩子回来了,在小溪旁戏水打闹,笑声不断。

      还有村口的那个老井,那是全家族及外姓一百多口人的饮用水源,那时大家也没现在这般讲究,每家每户都放心的在饮用。听娘亲讲,老井里的水漂还救过我的命呢!

      三岁多时,我出麻疹,刚开始被父亲当着凉感冒治,不停的吃“小儿安”,而且剂量逐加,导致麻疹没出来,反把我弄得很悲惨。母亲急慌,赶紧抱去看医生,但依然没好转。最后听远房亲戚的话,找到他们当地一个赤脚医生,开了一个方子。按照赤脚医生的方法,捉一只活的没下蛋的半斤左右的母鸡,把它捆好,再去老井中捞点水漂,然后再拿他开的药,一起贴敷在我的肚脐眼上。最后说是活鸡被敷死了,我的病也真的好了起来。

      现在随着乡村人居环境的改善,生活质量的提高,儿时的场景已不复存在,没了狗叫、鸡鸣,也没了我的选择(儿时放学后或是休礼拜,娘亲总是让我选择放牛与割猪草)。我把儿时的点滴全装入了记忆,唯有几声零乱的蛙声勾起零碎的回忆!

    上一篇:我喜欢 下一篇:有可守望,心丰盈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