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威斯康星的雪

    作者: 王治邦 来源: www.biqu5.com 时间: 2019-12-19 阅读: 在线投稿

      威斯康星的雪

      文/王治邦

      “威斯康星的雪”,我是从台湾作家柯裕棻教授的文章《行路难》中知道的。为了品味这承载着故事的雪,我与家人去威斯康星州戴尔斯(Dells)做滑雪度假之旅。

      -------题记

      威斯康星州(Wisconsin)是美国中西部的一个州。“Wisconsin”是由法文中的一个印第安字改编而来,意为“我们居住的地方”。这里有温暖的长夏与严寒多雪的冬季。

      雪,在威斯康星州是每年冬季的主角,特别是威斯康星的第一场雪,似乎成了魔法师,她将那美丽纱衣向天上一抛,一股白色的气息即时倾泻而下,顿时成了银装素裹的世界,令人目不暇接。

      请看,期盼已久的威斯康星的雪,就在不经意间又来了,无声无息,从天而降。它飘得如痴如醉,宛如在唱一首委婉的歌;它满天飞舞,又像白色的梨花片片,密密匝匝,落地成银白色;须晴日,蓝天、白雪相映,刷新了眼前的世界。

      当雪忘情地变为“花”时,它美丽轻盈,宛若银色蝴蝶,上下翻飞,翩翩起舞,落英缤纷。于是,飘雪的戴尔斯小街又多了许多热恋的情侣,多了许多踏雪的人和赏雪的摄影者;飞花烂漫中,一个个雪人诞生,一个个美丽的图片在瞬间定格。

      夜深人静时,雪花纷飞,安静到可以听到雪的声音。一场雪就是一场叹息,雪落得再大也掩盖不了人世间的秘密。

    威斯康星的雪(ww.biqu5.com)

      诗人韩愈曾写道:“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 。雪的美,不仅仅是银装素裹的外表,更有丰富的飞花的内涵。雪是冬天的使者,只要有雪的地方,就会充满丰收硕果的希望,瑞雪兆丰年。

      威斯康星的白色的世界,是属于孩子们的,凡是被雪覆盖了的地方,就会有孩子们快乐的笑声,他们和雪花精灵一起,堆雪人、打雪仗,又一起手拉着手,围着刚刚堆好的雪人,唱呀,跳呀,那天真无邪的笑声一直回荡在天空中久久不停息。

      威斯康星的白色的世界,也是属于成人的,那些从雪的期盼中走来的人,看到的又岂止是洁白天地。漫步走在雪中,脚下软绵绵,并发出沙沙的响声,那是雪花精灵的话语;这是它们今生唯一的一次来到威斯康星,唯一的一次表白,那屋檐的下的长长冰凌就是雪的眼泪。

      每当雪花飘舞时,雪中的行人穿戴着严实的衣帽,刻意躲闪着扑面而来的雪花,拒绝它与脸颊和脖颈的亲密拥抱。请不要责备雪,那是风裹挟着雪在一路奔跑,是雪不甘坠落,不愿被奔驰的车轮辗成泥浆或雪饼,不愿被泥淖玷污了贞洁。

      这就是威斯康星的雪。

      到威斯康星品味雪,莫过于滑雪了,走进滑雪场,就是踏进了一个银白的世界。

      足登滑雪板,欢呼、追逐,人的心情总是更惬意、愉快和开阔。从山坡上风驰电掣般滑下,享受着速度带来的欢愉,孩童仿佛找到了自己的世界,成年人仿佛今又还童。

      那些滑雪技术好者,直接坐缆车到山顶,体味着一览众山小的绝妙意境,在平整的滑道奋身而下,犹如从高高的山上飞下了几片红的、黄的、蓝的各种颜色的羽毛,在空中飘荡,在积雪上飞舞。

      那些滑雪的初学者,笨拙的系好了滑雪板,带上滑雪镜和厚厚的棉手套,拿起了滑雪杖,也许正准备前行,可脚下已经滑出去一段距离了;开始有些慢,可越来越快,看到他们手脚忙乱,想停下来已是不可能了。此时,他们或许是两眼一闭,只好听天由命了,径直冲了下去,所经路径又倒下一片那些躲闪不及的初试滑雪人,他们爬起来再滑下去......

      看到这些,我作为第一次滑雪,也只得鼓起勇气,穿上雪橇,走上几步,拍照留念。在照片上加写的文字是:“我在威斯康星戴尔斯,与雪在一起”。

      滑雪者品味威斯康星的雪,感觉的是速度的激情和欢愉。

      品味威斯康星的雪,也有另一种心境。

      台湾柯裕棻教授的文章《行路难》,对于留学威斯康辛大学的华人学子,特别是台湾学子,几乎人人都读过 :

      “这是一段无足轻重的小事,人生四处充满了如此难言的片段。下课后我走斜坡路回家,夜色又冷又沉,压得雪成了冰,举步艰难。我行经稀疏的松树林,莫名其妙心生恐惧,我害怕人生如同暗夜行路,初始循着光亮往上前行,记取一些无法言喻的玄妙经验,然后再往下徐行,这光怪陆离的一切旋即拋在脑后,无法重来...... ”

      试想,在威斯康星的雪天里,对于生长在常年温暖气候里的台湾学子,迎着刺骨寒风,踏着厚厚的雪,赶着上課;多少作业要写,多少实验要做,又是何等的苦寒。年复一年,面对自己的未來,又是前途茫茫,似乎又有着悲剧英雄的凄凉和壯烈。正是如此,《行路难》这篇文章方如此迷人。

      然而,对于在威斯康星大学众多台湾留学生而言,伴随着威斯康星冬雪,那透徹心扉的冷,虽是让人难以承受,但对于留学离别亲人所产生的一种乡愁,威斯康星的雪,也往往在心里定格成一幅又一幅美丽的画面。

      台湾学子品味威斯康星的雪,其心境是;“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

    上一篇:家乡的雪 下一篇:雪落红梅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