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家乡的雪

    作者: 笔趣网友 来源: www.biqu5.com 时间: 2019-12-19 阅读: 在线投稿

      家乡的雪

      文/范圣艳(四川)

      立冬后,全国的气温普遍都降下来了,成都也不例外。早上起来感觉比昨天还冷,打开手机看了看,果然又降了几度。冬天降温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我没想太多,便习惯性地刷了刷新闻,然后转入朋友圈。

      唐姓朋友负责一家网站的运营,时常都把网站的消息分享在微信朋友圈,但我似乎从未看过。做代购的女子依旧很努力地发很多产品推销,因为我不买,所以从不关心价格。向早晨问好的、抱怨不能睡懒觉的、晒美食的,在列表上比比皆是、一如既往,没有新奇花样,我都一一滑过。就在我正准备关掉手机时,突然一张张雪景图吸引了我。

    家乡的雪(笔趣网www.biqu5.com)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读了那么多写雪的诗句,我觉得这一句在此时最合适不过了。照片上,凡眼所见皆是白茫茫的一片,天、地、柿子树、灌木丛上,一树树、一片片全覆盖着白雪。多么洁白的颜色,多么美丽的景象。我小心翼翼地屏住了呼吸,好像稍微呼吸得重一点,就会将那些枝桠上的雪花抖落。

      看到雪景后,我的心也跟着颤抖了起来,久久不能平静——那下雪的地方正是我的家乡呀!

      得知家乡下雪,我又惊又喜,只是此刻我远在成都,不能亲眼见见这雪的盛景,感到些许遗憾。一个上午,我的心思全在雪上,做啥都没了兴趣,中午一得空便兴奋地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寒暄了几句后,我便迫不及待地问母亲:“下雪了是吧,我看到好多人在发照片,好好看啊!”母亲却说:“只下到我家对面的山上,没下到我家这呢。”“啊?”我有点迷惑,同时感到有点儿失望。母亲接着说:“还好没下到,不然地里刚长出来的豌豆苗就要受冻了。”一时间我竟不知道说什么,一阵酸楚涌上心头。

      从小到大,我们总是期望着下雪,因为我们不仅能欣赏那些沿海城市看不到的雪景,还能痛痛快快地大玩一场。

      记得小时候,家乡下雪算是频繁的了,几乎每个冬天都会下一场大雪。对我们这些小孩子来说,玩雪是无尽的乐趣之一。下雪的日子,我们这些小孩似乎变得不怕冷了,我们不顾父母的唠叨,有默契似的,趁父母不注意就悄悄溜出家门,然后开始商讨堆雪人的计划。我们往往有分工,三五人一组,哪个组负责雪人的大肚子,哪个组负责雪人的大脑袋。在做堆雪人的准备工作时,我们会在四处寻找积雪的地方,要是听到谁喊谁家门口、菜地里的雪多啦,我们便会蜂拥而至,不一会儿便把雪扫荡干净,要不了多久小伙伴们的任务就完成了。大家从四面八方把收集到的雪运到一起,再从谁家火塘里掏出几粒未燃尽的木炭充当雪人的眼睛,用木棍做手臂,再给它戴上草帽,这样,一个大大的雪人就完成了。我们围着眼前大大的雪人,开心得手舞足蹈,像是凯旋的胜利者。

      可是,父母是不喜欢下雪的,他们总是有着和我们截然相反的心理。对于此,小时的我十分不解。有一年的冬天,突然吹起了凛冽的大风,母亲说要下雪了,她要上街一趟,买双手套看看有没有人顺路带给父亲。父亲是一个木匠,当时正在一户人家做工。冬季雨水少,庄稼不忙,因此很多人家会选择在冬天建房。父亲很小就跟别人学做了木匠,他做得一手好活,因此,找父亲做木匠活的人很多,冬天一到,父亲总是不得闲。果不其然,母亲的直觉是准的,当晚就下起了大雪。可是当时我和弟弟听见母亲说要上街,心里只惦记着商店里的零食,缠着要跟她一起去,哪里会想起做木活的父亲呢?

      近年来,村里人修房都用钢筋水泥,不修土房,木匠也就成了闲职,可不做木匠活的父亲依旧没能休息。今年父亲农活忙完之后就和村里的人出去找事做,到现在已经去了一个月零几天了。

      以前,我总是不喜欢跟父亲交谈。小时候是怕他,后来是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再后来,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跟母亲通过电话后便会习惯性地拨通父亲的电话。我说:“家乡下雪了,你那下了没?冷不冷?”父亲说:“我们这会儿在床上坐着呢,不冷,只下了一点儿雨。”从父亲的语气中,我听得出他心情不错。我说:“那你给我发点儿你们上班那儿的照片呗,我看看啥样的。”父亲说他第二天发给我,现在天黑了看不见了。我说:“好!”

      第二天一大早,手机就嘟嘟嘟地响了起来,一看,是父亲发照片来了。照片里,是一个彩钢瓦搭建的工棚,工棚下面堆放着比人还高的钢筋,地上是父亲长长的影子。看着照片,即使是在预料之中,我还是愣了一下,“这些钢筋得有多重?冬天拿起来该有多冰冷啊?”可是此刻的自己显得多么无能为力。我也不能阻止父亲做这些工作,我只缓慢地打下四个字:注意安全!

      突然之间自己似乎长大了,开始理解为什么父母不希望下雪,自己不能再是那个只会缠着母亲要零食吃的小孩子了。在成长的过程中啊,我更应该对父母多一份日常的问候和一份理解。

      这个冬天的家乡啊,希望雪不要飘到我家的地里来,不要让母亲的希望落空。

    上一篇:我的故乡 下一篇:威斯康星的雪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