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我的故乡

    作者: 廖俊凯 来源: 齐鲁文学 时间: 2019-12-19 阅读: 在线投稿

      在鲁东南部,有一座古老的县城,古称东海郡,又称郯郡、郯国,现更名为郯城。在该县境内东侧横卧着一座南北走向的马陵山(因此山陵地起伏,形似奔马,故得名马陵山)绵延数百公里,著名的孙庞斗智――齐魏马陵之战就发生在这里。县域内沂河、沭河两大水系自东向西流经其中。沿沂河西行数十公里,在土壤肥沃的沂河冲积扇平原上,座落着一个拥有3000多人口的村庄――高大村,这就是我的家乡,一个曾经生我养我的地方。家乡地肥水美,四季分明,主要种植作物有玉米、水稻、小麦,以及花生,大豆等经济作物,素有“鲁南粮仓”之美誉,是著名的“银杏之乡”。

      小时候,我是喝着沂河水长大的,因为村子就紧靠沂河岸边,日常所需的井水与沂河的河水是息息相通的,沂河,是我儿时的摇篮。记得上小学时,每年春暖花开时节,每次上体育课,老师总带着我们去河边踏青春游,那时的河水碧波荡漾,清彻见底,成群的鱼儿在水里游来游去,我们卷着裤腿,光着脚丫在水里追逐打闹,渴了,就用双手掬起一捧清清的河水一饮而尽,那种美滋滋的感觉真是喝到嘴里爽到心里。夏天,河水暴涨,放眼望去,波涛汹涌,一片汪洋,待洪水退去,我和伙伴们在水里游泳、戏水、打闹……沿河两岸杨柳依依,蝉鸣悠扬,每逢下雨天,我和小伙伴们个个头戴斗笠,身披蓑衣,拿着手电筒,每人手提一个带盖的小铁桶沿着河岸捉知了猴,有时一个晚上就能捉到好几百只,回到家里倒进一个带盖的通风的篮子里,等到第二天一大早起床一看,昨晚还是全身裹满泥巴的知了猴摇身一变都成了又白又嫩的知了,有的甚至尚在蜕变中还未脱壳呢。先把这些又白又嫩的知了用水洗净后放点盐腌渍一下,然后烧地锅,待油热,把腌渍过的知了以及尚未蜕变的知了猴一起放入锅内煎炒,那可真是一道不可多得的美味佳肴。秋天,正是收获的季节,河边沙地里瓜果遍地,飘香数十里,在刚刚收割完大豆的豆地里我们又忙着捉豆虫、逮蚱蜢……冬天的沂河进入枯水期,水势减小,波光粼粼,不时有鱼儿跳出水面,正是垂钓的大好时节,我们一伙小孩子在河滩追逐打闹,与河岸边独自垂钓的老翁构成一幅绝美的冬日寒钓图。如今,河还是那条河,因上游排污,加上网箱养殖泛滥,导致下游的水质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鱼虾不再成群,河滩内大面积的河沙由于长期无序开采,现己基本不复存在,只留下几近干涸的河床,象一位耄耋老人,静卧在一旁。河边的杨柳也早已不见踪影,童年的印迹全无,唯有汩汨流淌的河水,似乎在诉说着无言的哀怨与忧伤……水质、大气污染、河沙流失等一系列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这一突出问题已引起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各级领导正在采取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铁腕治污,严查无序乱挖乱采,目前水质、大气污染防治以及河沙盗采已得到有效遏制,相信不久的将来,家乡的天会变得更蓝,水会变得更绿。

      在我的记忆里,儿时的村庄大多都是乡村土路,每到下雨天,大街小巷处处泥泞,村内大小池塘,一片汪洋。房屋大多都是低矮的茅屋草房,也有为数极少的青砖瓦房,这在那个时代堪称是村里富裕人家的“殿堂”。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沐浴着整个村庄,朴实的家乡人民靠着自己勤劳的双手走上发家之路,富裕起来的村民拆去陈旧的茅屋草房在原址上翻建起一座座宽廠明亮前面带有走廊的瓦房,这在当时的农村可以说是相当时尚。现如今,曾经流行一时的走廊瓦房在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造型新颖、美观别致的楼房,一排排私家小汽车整齐有序地停泊在各自的家门旁。看着一辆辆油光呈亮的小汽车,我的思绪又回放到三十年前的家乡,那时家乡的交通工具只有木制独轮推车以及两轮的地排车,如果谁家买了一辆自行车,那可真算的上是高级代步车了,后来,随着生活条件的逐步提高,自行车渐渐进入寻常百姓家,到九十年代中后期,摩托车又代替了自行车,什么“野马”、“野狼”、“本田”、“亚马哈”、“轻骑摩托”曾风靡一时,现如今,摩托车基本已“销声匿迹”,取而代之的是节能环保的电动自行车,小汽车作为私家车已成为每家每户必备的交通工具。每次驱车行驶在回乡的路上,看着一条条四通八达、笔直平坦的水泥路面整洁宽广,让我不禁由衷地感激这个伟大的时代,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浩荡东风,催生着家乡焕发着无限容光。

      上一次回家乡,偶遇我的一位小学同窗,他在村内经营一家馒头作坊,供应着附近周边十多个村庄的面食需求,生意非常火爆。记的小时候逢年过节,家家户户都要蒸馒头,特别是哪家遇有婚丧嫁娶,事主都要专门请馍馍匠子(专业做馒头的人)来自己家里蒸馒头供客人享用,事后还要给馍馍匠子一定的报酬以示感谢。现如今,为了省时省事,村民都不在自家蒸馒头了,而是去馒头店里提前订购,并且送货上门,既省事又省心,真是两全齐美,各得其便。与我的这位老同学聊天得知,他的馒头房平均日产馒头千余斤,每天都有好几百元的纯收入,谈到此,这位老实八交的中年汉子撮着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虽然苦点累点,但在家门口没有什么风险,况且服务乡邻乡亲,累也快乐着”。多么憨厚朴实的话语,多么勤劳纯朴的村民!不仅仅馒头预订,现如今在农村,家里如果来了客人,下酒的菜肴再也不用亲自动手下厨了,村里有家新农村菜馆,菜品丰富多样,荤素搭配得当,热菜凉菜齐全,而且物美价廉,深受广大村民的青睐和喜爱,哪家如果来了亲戚,或是谁家孩子考学、参军、孩子过生日、新生儿送米糖等等喜庆事,都要去菜馆提前预订几桌,看着那色香味俱佳的美味菜肴,真让人有种垂涎欲滴的感觉……这又不禁让我联想到过去,小时候,家里来了客人,一碟花生米,一碟豆腐皮,一碟炒鸡蛋,,一碟小炸鱼,四个小菜就是上等的下酒菜了,倘若再有一盘猪头肉,那一定是家里得有贵客登门了。现如今在家乡,鸡鱼肉蛋早已不再是什么奢侈品,反倒是素食青菜倍受客人的青睐。说起素食,煎饼卷大葱,可是我们鲁南这一带的传统名吃。这不由得又让我想起家乡的主食――煎饼。小时候,煎饼的制作过程可谓相当艰辛,首先要用人工推动石磨把粮食磨成糊状,再把磨碎的糊子烙成煎饼,人口多的家庭,烙制一次煎饼往往得需要大半天的时间,可谓一项费时费力的“大工程”。后来村里有了电磨,各家各户虽然不用人工磨糊子了,但家庭主妇们烙制煎饼仍还要饱受烟薰火燎之苦。现如今,村里有了煎饼机、煎饼房,才使得家庭主妇们完全脱离了这一又脏又累的苦差使。机器煎饼相比手工煎饼优点是:制作过程快,生产大批量,省时又省力,而且现在的煎饼品种由原来单一的玉米、小麦煎饼正在向高梁、小米、大豆等杂粮煎饼研发。由于现代物流业的发达,家乡的煎饼被冠以“沂蒙牌”商标发往全国各地,现在不论你走到哪里都能吃到这一体现家乡风味的美食――煎饼。

      最近一次回家乡,是在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冬至”前夕,隆冬时节的鲁南,乍冷且寒,穿梭在家乡的大街小巷,偶尔遇见穿着时尚的青年小伙或妙龄女郎,看着他(她)们身着一款款新潮、前卫的羽绒服装,使我不禁又联想起小时候过冬的模样。那时的我们,整个冬天只有一身棉袄棉裤、外加一顶厚重的棉帽,屋内取暖设施也只仅有一个火盆而已,似乎感觉到小时候的冬天格外寒冷、格外漫长……现如今,多数家庭都装有空调、电暖器等高端取暖设备,即使三九严寒,室内却温暖如春……

      在村子的西边,有两家工厂,一家是草帽制品厂,产品出口创汇,远销日本、美国、加拿大等国家,厂内机器运转不停,工人大多数都是女工,人头攒动,干的热火朝天,该厂每年吸纳周边村庄数百名群众就业,是当地精准扶贫示范单位。另外一家是八宝粥制品厂,所生产的八宝粥产品畅销省内外,不仅带动当地村民发家致富,也为地方财政收入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时代在变迁,社会在发展,目睹家乡的巨大变化,我为家乡的经济腾飞和各项事业的蓬勃发展而感到由衷的骄傲和自豪!感谢伟大的祖国,伟大的党,是党的富民政策引领全体村民走上强村富民的小康之路。当前,家乡人民正在认真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新农村建设的一系列重要指示,紧紧把握中央的各项惠民、利民、富民政策,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用勤劳的双手和智慧,建设美丽富饶的幸福家园!

      这就是我的家乡!

      一个民风纯厚、温馨祥和、经济腾飞的村庄!

      写至此,仍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遂诌拙诗一首,作为此篇的结束语,算是对故乡的祝福祝愿吧!

      小时候,

      在那吹烟袅袅的地方,

      那是我的村庄。

      长大后,

      在那乡愁悠悠的地方,

      那是我的故乡。

      啊!故乡,

      我朝思暮想的地方,

      因为那里,

      埋葬着赐予我生命的亲爹亲娘!

      啊!故乡,

      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因为那里,

      有我曾经藏身居住的祖屋老房。

      啊!故乡,

      我可爱的家乡,

      楼房林立,

      道路宽广,

      民风纯朴,

      情浓意长!

      喝一口家乡水,

      嚼一口五谷粮,

      水是家乡甜,

      饭是农家香!

      祝福家乡:

      丰调雨顺!

      物阜人康!

      家兴财旺!

      民富村强!

      后记:《故乡》原是伟大的文学巨匠鲁迅先生的作品,这部小说的写作背景是:辛亥革命后,封建王朝的专制政权被推翻,但军阀官僚统治依然存在。帝国主义不但操纵着中国的财政和经济命脉,而且操纵着中国的政治和军事力量。在这双重的压迫下,中国广大农民日益贫困化,他们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就是在这样的背景条件下,鲁迅于1919年12月回到故乡,期间耳闻目睹了中国农村满目疮痍的残酷现状,于是写出了这篇悲凉沉郁但又不失希望的小说《故乡》。 小说以作者的一次回乡之旅为主线,通过描写故乡环境、少年闰土与老年闰土的变化,深刻反映了中国农村经济日益破败、中国农民日益贫困的现实,从而批判了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表达了作者对新生活的向往与追求。

      一百年后的今天,2019年12月,笔者通过回家乡,其间的所见、所闻、所感,以及亲眼目睹了家乡人民在衣、食、住、行几个方面所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从而激发了我对《故乡》这篇文章的创作热情,唯愿通过此文,告慰这位伟大的文学先驱,如今的中国农村正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想必先生的故乡也早已不再是其笔下那个萧条破败的村庄,而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样板:到处莺歌燕舞,处处鸟语花香,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诚如是,若先生地下有知,则心慰矣。

    上一篇:夜空中最亮的星 下一篇:家乡的雪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