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绿挎包

    作者: 宋宏建 来源: 绿挎包 时间: 2019-12-19 阅读: 在线投稿

      绿 挎 包

      文 | 宋宏建

      到信阳大别山干部学院学习,每个学员都发了一个绿挎包。我看那包里两道拉链,外拼四个小袋,既有内装钱包、钥匙、公交卡类小物件之优势,又兼外装水杯、手机、餐巾纸类常用品之方便;况且草绿色的包盖上,还亮闪闪地印着五个大字——红色大别山。得,此后出门,我便以老革命自居,背定它了!

      还别说,自从我返老还童背上绿挎包后,外面熟人见了,有笑很摩登的,有夸很经典的,有说怪个性的,还有说人又年轻了。话语之间,倒勾出了我的一段绿挎包情结……

    绿挎包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在河南孟津老家考上公社高中。漫漫冬夜,母亲和大姐东拼西凑,煤油灯下给我缝制了俩袋子。一个是所谓的洋布书包,几块旧花格子布兑成;一个是把我的破粗布裤子截了段裤腿,缀上绳子装干粮用。老家离学校13里地,村里的高中生,都是星期天下午提前吃过晚饭,背一袋子蒸红薯和杂面馍步行赶路去。带一次干粮吃三天,星期三下午由家长们轮换再送一次。其实学校也有食堂,但穷人家的孩子多是自带主食和咸菜,喝学校免费的开水来求学。也有的在伙上交点粮食,换成饭票,吃食堂或与自带干粮两相兼顾。

      慈母手中线,大姐密密缝。花书包虽然倾尽了亲人的心血,但我还是怕同学们笑话,宁肯不要也不带到学校。正好同村姨家的大表哥是“老三届”高中生,文革时期响当当的红卫兵造反派,大串联上过井冈山与延安,有一个印有“为人民服务”红字的绿挎包,就送给了与我同时考上高中的小表哥。在那个时代里,绿军装绿挎包,加上红袖章红像章,可是天字号、骨灰级被崇拜的偶像啊!别说印上红亮亮的毛主席语录,农村孩子要是有个绿挎包,在乡下那望眼欲穿的回头率,也是秒杀今天满屏的小鲜肉。这样我的花书包与小表哥一搭伴,便相形见绌得老鼻子了。

      关于书包的闹剧,最终由母亲告诉了姨母。好在大表哥善解人意,把他高中一个同学的绿挎包要过来,作为礼物送给了我。当我怀揣毛主席接见红卫兵样的激动心情,和对老人家做“三首先”时的虔诚姿态,颤着手接过神圣的绿挎包那一刻,我怦然心动地感觉到,姨母和大表哥真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是1971年春天入学,1973年5月份毕业。两年多的高中期间,我与小表哥各背一个绿挎包,每天神清气爽、红光满面地走在校园里,绝对是同学们眼馋的一道风景。后来我参加工作,绿挎包传给了上高中的妹妹,妹妹毕业又传给了弟弟,弟弟毕业又传给谁我就不清楚了。但在我心灵深处的一隅里,却庄严地存放着一个简单的绿挎包:内没拉链,外没拼袋,包盖的连接,也只是缀两根细细的绿绳子,但包盖上那五个鲜红的毛体字——为人民服务,则永远闪烁着灿烂的光华!

      日子摇摇晃晃,时光兜兜转转。在我参加工作的三十多年里,当地质队学校孩子王的时候,天儿是胳肢窝里夹书本,双手捧着作业本;进机关做刀笔吏的时候,除了给领导掂包外,自己掂过装文件的纸质袋、塑料袋、帆布袋;到局里熬了个七品芝麻官儿,还是天儿提纸袋子、塑袋子和布袋子,倒是某次开会发了个皮袋子,一直冷落没有用;前年退休了,每天出门,干脆就提了个“老年春秋”的广告兜,装手机、茶杯、药瓶、公交卡什么的……

      去年“七一”,老党员们参加了一期河南省党性教育培训基地——大别山干部学院的学习,结果我就收获了一个绿挎包。想当年,在我那个“神清气爽、红光满面”的岁月里,着实对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还不甚了了,那么今天,当我再次背上绿挎包时,一定要把16个字的大别山精神镌刻在心坎,那就是——坚守信念、胸怀全局、团结一心、勇当前锋!

    上一篇:梦盼盼 下一篇:夜空中最亮的星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