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因为生活有美好

    作者: 王长宝 来源: www.biqu5.com 时间: 2019-12-17 阅读: 在线投稿

      因为生活有美好

      文/王长宝

      睡到自然醒,拉开窗帘,阳光直射眼里,匆忙抬起手放在额前遮住直射眼睛的阳光,站立在窗前隐约的听见小区树上许多鸟儿啁啾之声,好像告诉我又到中秋了。简单的洗漱,简单的装扮,我和爱人开车去往母亲家里。

      天空格外的蔚蓝,阳光分外耀眼,宽阔的大道上行驶的车辆好似比平日多了许多,爱人依旧看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辆。那风儿驱赶着白云,那云儿一会似羊群游荡在草原,一会儿好似马儿悠闲地溜达在牧场,这白云给天空添设了不少唯美的画面。这些美好对她来说仿佛压根没有存在着,她一直盯着窗外那些川流的车辆,那神情比我还要焦灼和不安。看着她紧绷的神色,我的嘴角微微勾起浅浅的笑意、淡淡的无可奈何。在许多的日子里,她担心路上的事故始终没有降临,而她却辜负了与我同车的美好。辜负了一路的时光,一路的风景、一路的阳光。我多次提醒她,那些路上无法预知事故的发生,都要在事故发生前更多是我那临门一脚的处理,先前的惴惴不安是帮不上忙的,别浪费了我们一路的景色、阳光、愉悦的心情

      路上渐渐的有些拥堵了,车辆开始缓慢地行驶。蓝蓝的天空很高也宽阔,人的心情仿若也似天空那般宽阔。然而我的心里却有些莫名的烦躁。这么宽广的大道上仍然这样拥堵,私家车为何这么多呢?车继续缓缓地行驶着,心却早已盘旋在母亲家里的餐桌上,那油焖大虾、清蒸捆绑好的大螃蟹、清蒸豆豉多宝鱼,母亲知晓我贪吃这一口。一想到母亲,心,柔柔的、甜甜的、暖暖的、在幸福中。

      我的车停在母亲楼下西侧的停车场,自从老区建设环境综合整治以后,宅前路宽了许多,小区里种植许多各种果树,如杏树、李子树、沙果树……。看,李子树挂满了紫红紫红的果实,好似你已闻到飘过果实的甜香,火红火红的沙果树结满了果实,压弯粗壮的树枝你早已看不见树枝上叶子的绿色,还有那些我不知晓名字的灌木、乔木。树木也引来不少的鸟儿在这里安家落户,鸟儿多了许多小区里也热闹了许多。楼前的那座仿古六角小凉亭在花草的衬托下越发显得熠熠夺目,这座六角小凉亭是每日老人们娱乐的田园。母亲嘴里常常念叨,共产党好,共产党……母亲的话刚说到这里我就抢先说:是共产党给你们小区建设的如此美好。这时母亲笑着对我说:是啊!小区多美,环境多好,像公园一样。母亲尽情地享受这里的一切带给她的快乐并无限放大传递给我们,要我们也学会享受快乐。

      时光阑珊而过,岁月匆匆流逝,诱惑着人们对遥远往事的回想。母亲爱聊以往旧事,聊她们那一代油田会战的那些事。虽然许些往事勉强可以回忆起来,在这秋高气爽的秋天这样的日子里,母亲浑浊的眼睛里看见了遥远的往事并浮现在咫尺。父亲一九六零年部队转业来大庆,一九六二年母亲跟随父亲来到那个寒冷刺骨荒无人烟的地方,这个地方的名字叫萨尔图。冬日的萨尔图方圆百里是一望无际顶着芦花的枯芦苇,在寒冷的北风肆意的狂吹下,怒放的芦花飘扬在风中努力飞向空中为这群人,跟天斗、跟地斗的精神喝彩。这芦花为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这群人绽放它们的美丽。这群人创造了奇迹,用人拉肩扛把这大型钻井设备运到现场,用自创的工具组装钻井设备,刨冰取水保证了设备的运行,在寒冻的大地里钻射出黑黑的石油,国家命脉有了源源不断的血液,结束了中国靠“洋油”过日子的时代。一九六四年毛主席号召《工业学大庆》,那一刻大庆人自豪了。那雪白的芦花怒放在空中随风飘洒,它们用极强的生命力在不同的地域里扎根、生存、繁衍。后来,有些人把芦花演绎成生生不息石油人的精神。

      可我小时候的记忆,好像都是冬天。冰泡子,一望无际的枯芦苇,厚厚的雪,最快乐的事和母亲在门前堆大雪人,那雪人像父亲。冬日我愿看夕阳的落日,橙黄色的太阳,圆圆的大大的不那么耀眼,看那大太阳等着父亲回家。父亲工作的地方很远,半个月回来一次,母亲为了犒劳野外找油回来的父亲,都要做那一小盆面条,面条是白面掺和玉米面融合成面。而每次父亲却乐呵呵把碗里的面条挟一些给我的小碗里,然后挟一些面条放入母亲的碗里,母亲推脱着不吃,他们像打仗似的推让,最后拗不过父亲的力量母亲妥协了。然后,父亲用他好似木棍般的手指胡乱触碰我的小脑瓜,我喜欢这种浅浅的疼痛带来快意的感触,另只一手却拿着黄黄的坚硬的窝窝头,乐呵呵地嚼着嘴里的窝窝头,喝着那碗有些冻白菜少许的面条的清面汤。那晚,小屋暖暖的、亮亮的,母亲格外的漂亮。

      北方的冬天夜晚很长,幽蓝幽蓝的天空中亮亮的星星很多很多,月亮很亮很圆。父亲每次回到家都已是傍晚,天空有没有星星我不知晓,那天我心里的天空有许多星星,还有大月亮。我非常喜欢吃母亲手擀的那小盆里的面条,期盼半个月瞬间飞过,盼乐呵呵的父亲回家,盼那日的母亲愈加靓丽。母亲为我们煮的那一小盆手擀面条里只有些冻白菜、不多的面条、食盐,少许的酱油。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贫困的年代,那一小盆面条非常奢侈,父爱也奢侈。小时候,我不懂半个月有多长,那天,母亲又格外的漂亮,她给我穿上厚厚的棉袄厚厚的棉裤,很厚很厚的棉鞋,我和母亲站在门前的小路口,看着不耀眼的那个大大的圆圆的橙黄色的夕阳,等着父亲回家,我的小脑瓜又要被好似木棍般的手指胡乱涂抹了。

      一九九一年夏日,父亲去了满天星星的世界里。父亲兑现了那句誓言“宁肯少活20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父亲真的少活了二十多年,那以后,母亲格外的坚强,母亲用她温暖的大衣包裹着我们长大。

      母亲从没有想到过自己,母亲的身体看似很好,可我知道母亲的身体病况,多次我要陪她去医院检查,母亲总说自己没病,我也拗不过她也就随了她多年。可这一次,会告诉母亲脚肿可能是心脏、肾脏、营养性、下肢静脉瓣等多方面原因造成。去医院查一查是哪方面的原因。若是母亲不去,我会告诉她我们会担心、恐惧、不安、忧虑……我可能会用更多这样的词语方式通知母亲我们不快乐,我们不快乐对于母亲来说这是一个问题。近几年,平日去看母亲,她都坚持着为我做饭,我要帮她,她不高兴,说我嫌她老了没有用了,看着母亲脸上满满的笑容还有那份高兴心情我也不与她争持了,耄耋之年的母亲还能为我做饭,我更多的是心的震颤,是快乐的音符在心里跳跃的震颤,最后留下的演变成幸福,好似一颗幸福的心。

      中秋,家人团圆的日子,女儿还在远方的城市里读研。心里难免有些想念。秋风微微轻吹,也吹走了那一丝想念的心境,同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香味,萦绕在我的鼻间,似小草的清香吗?不是。似花朵的浓香吗?不是。这味道却使我感到了舒畅,惬意。浓浓的味道诱惑着我抬着头,寻找着不知从哪里飘出那股浓浓的家的味道。爱人远远的瞧见母亲在阳台里张望着,张望着我们。我的脚步加快了许多,水果袋子举过头拼命的挥动着,高声的呼喊,“妈妈,妈”。我的声音刺穿了空气,声波不断向母亲的方向传递。笑了,看到母亲笑了,母亲也摇摆着她的双手,把头探出窗外喊着我们。每一次回家都能看到母亲在阳台里张望。我知道,她在那里,等儿子们回来的陪伴,盼儿孙们都回来团圆。又到一个中秋,又见一个月明,母亲那小屋里又填塞了满满的快乐。

    上一篇:采采芣苢 下一篇:都有时间贴上的符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