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行走的历史人生哲学

    作者: 何爱红 来源: www.biqu5.com 时间: 2019-12-15 阅读: 在线投稿

      行走的历史人生哲学

    ——读余秋雨的《文化苦旅》

      何爱红||福建

      多年前的一个冬日,收到朋友寄赠于我的余秋雨散文作品六本:《文化苦旅》《千年一叹》《行者无疆》《山居笔记》《何谓文化》《极端之美》。因知晓《文化苦旅》是余秋雨先生的第一部散文作品,也是他的代表作。我毫无犹豫地选择这本书首先来阅读。这本散文集非柔弱抒情、休闲之作;而是作者通过国内外的文化考察,追寻古人足迹,结合自己的人生体验,对历史文化的深刻认识,撰写的一部历史文化散文精典。

      只有书籍,能把遥远的时间和广阔的空间带来给你;只有书籍,能把高贵的生命,早己飘散的信号传递给你;只有书籍,能把一切美好与智慧对比着丑陋与愚蠢呈现给你。 ——余秋雨

      余秋雨先生是国际著名史学者、文学家。他是凭借山水物,寻求文化灵魂很人生秘谛,以丰富的文史内涵,运用大手法书写历史,感悟人生的悲悯情怀,抒写这部《文化苦旅》。

      阅读《文化苦旅》是一种精神上的洗礼,一种深层文化认知。书中讲述的一处处令人向往的名胜古迹,一个个古老沉重的历史故事,诉说着沧桑丰富的民族文化:智慧的李冰创造了历史伟大的水利工程《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李冰父子不期留名却流芳千古;《江南小镇》里引用了一些楹联,如“浅诸波光云影,小桥流水江村”等,突显冮南风景的秀美,诗意;大漠中的经济交流之地,世界各种古老文明聚焦之地的《西域客什》;《黄州突围》苏轼被贬黄州的原因和之后的故事。当时一群文化官僚硬说苏轼的词中,流露出对政府的不满和不敬,北宋皇帝也不太相信,他判了苏轼的罪。于是苏轼就无缘无故的被贬,被流放到黄州的历史回顾;《阳关雪》通过对自然,人文景物,对历史文化艺术的深层思考,深邃且苍凉地展示着中华文人的艰难辛路;《风雨天一阁》——中华文化之瑰宝,余秋雨先生以精湛的文笔功底,抒写了旧时中国文人艰辛的心路,遭浩劫的细节,意义深远。

      《道士塔》的漫漫黄沙开篇,围绕20世纪初,莫高窟由一位道士掌管,因为他的愚昧无知,将珍贵壁画粉,砸毁雕像,将无价之国宝向慕名而来的西方学者换取银元。这些国宝的流失,给后人留下了沉痛的遗憾。阅读此文时的心情,是一场名副其实心酸的苦旅,它涵盖着一颗不堪负重的心灵,只能用沉默的眼泪,来回答历史上那些的委屈,痛苦及无可奈何。

      阅读到《莫高窟》时,感觉内心被一种神秘和圣洁,一种血缘的牵连呼唤着。这是遗留在丝绸之路中的一颗具有华夏文明的璀璨明珠。文中对壁画艺术的描写,那飞天的美仑美奂的舞姿仿佛就在眼前,让人犹如走进了灿烂的敦煌艺术殿堂。文中的这两句文字描写,让我印象深刻:看莫高窟,不是看死了一千年的标本,而是看活了一千年的生命。还有:悲壮的意志刻在洞壁上,悲惨的岁月却刻在大地上。这些静默的刻画和凝滞的文明碎片被文字轻柔的理解时,沉淀的历史文化是一种仪式,一种蕴含的倾诉。

      文集中《宁古塔》的写述,让我感受到历史的辛酸、沉重。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有多少名门雅仕,贤人,被发配宁古塔受尽磨难,那是把人性和尊严的地方,将人性蹂躏践踏得一文不值,冰冷没有温度的。文章中:且看历史流离失所的灾民,有几个问清过台风形成的原因和山洪爆发的理由?我们不知道宁古塔扼杀了多少无辜?不知道有多少哀叹和绝望。余秋雨先生在这篇文中的后部分说:文明可能产生野蛮,却绝不喜欢野蛮;我们能熬过苦难,却绝不赞美苦难。

      文集的最后一部分“人生之旅”中,有《谢家门孔》这篇文章,给我印象深刻,读到我流下眼泪。谢晋对自己的两个智障儿子疼爱,不离不弃,他不怨天尤人。《谢家门孔》中有这样的片断:家里来了客人,不管是明星还是大导演,谢导都会郑重介绍、邀请自己的智障儿子出现,他坦然得不遮不掩;另有,谢导带智障的儿子出门,一路对随行的儿子关怀呵护着。这是一份纯粹的父爱,平淡且伟大,令人心生敬重。其中一个非常心酸的细节,我边读边流泪:阿四透过门孔往门外看来往吊唁的人,在摆满祭奠花环的房子里,为父亲摆好鞋,他期待父归来,等候父亲的归来……他不明白什么是死亡,他不知父亲已疲惫地离开了。

      “对历史的多情总会加重人生的负载,由历史沧桑感到引发出人生沦桑感”这是作者的感叹。文化在不断蜕变,每一次变化后,都留下一个残留着苦痛的外壳。它们像金子一样深埋于地下,等待着文明的发掘者。

      

    行走的历史人生哲学

     

      作 家 简 介

      何爱红,女,福建仙游作家协会会员,文艺爱好者,业余喜好画画、看书、旅游;业余的小写作发表于《仙游今报》《湄洲日报》《冬歌文苑》《莆田作家》《莆仙文艺》。

    上一篇:寂寞如你 下一篇:落叶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