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草根谈皮草

    作者: 墨馨 来源: 时间: 2019-11-27 阅读: 在线投稿

      2012年的最后一天晚上,我们应领导之邀去吃饭,说是大家辛苦一年了,平时难得有机会一起坐坐,吃顿便饭,联络联络感情云云。导请吃饭,不去,那是不识抬举;去晚了,说明态度有问题,还有人思想更通透:三年等一个闰腊月,不吃白不吃!于是大家安顿好家里之后呢从四面八方向目的地聚集,也便有人从这个小城的最西边到最东边中间横跨渭河大桥赶到既定地点赴约。不约而同的,提前半个小时到,趁着点菜上菜的当口,大家七嘴八舌的交流起来。这期间谈论最多的要数节假日购物,物价上涨速度如何快得惊人,给孩子的过年衣服买的怎样等等话题。

      领导简短的新年致辞之后,示意大家开吃。领导就是领导,那效率,啧啧!端上酒杯敬过三个大包之后悄无声息的撤了,大家没了拘束,谈笑自如了,大家端起酒杯互道祝福,觥斛交错间,平日里工作中的疲劳和不快一扫而光。 每个人眼前的酒精炉火苗蓝汪汪的跳跃着,桌面上各色菜肴异彩纷呈,锅仔里的汤汁可劲儿的翻滚沸腾,菜肴打着转儿活色生香,那一盘盘削得薄薄的牛肉卷儿就像一朵朵盛放的花开在这个寒冷的冬季,温暖在每个人心里。大家依旧在聊,边吃边聊。有平日里由于各种原因难得见面的,这时候边吃边交流各自的情况,孩子的学习成绩,家里的琐事。忽听得有人说:“人家素馨今年的衣服买的可是真好!那款式在全市来说应该是独一无二的,也就你舍得,说来你一辈子可是活得真值,穿衣打扮上你从来都不亏自己,作为女人就应该这样!”于是就有人问了:“素馨,你买的啥衣服?在哪买的?新衣服都买来了,你咋不穿呀?你穿上,我们也好看看。”“就是!”大部分人齐声附和。“哎呀,当时感觉挺好的,现在想想,我还是太冲动了,当时买的时候吧,本来自己也找到一点感觉,再加上那些服务员一个劲的赞美,那点良好的自我感觉被膨胀放大了,回到家里再穿上试的时候,感觉就那样。”“哎呀,素馨,你到底买了个啥衣服吗?多少钱买的?”“皮草。一件短短的皮草上衣,一件皮草马甲,一条围巾,花了一万一,那件皮草短上衣8000块,皮草马甲2800块,围巾200块。我过年的衣服配齐的话还差三件衣服, 这三件衣服大概五千就可以买回来。那件皮草马甲我在家里试穿的时候,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像草原上来的人,当初买的时候的感觉不知哪去了。”众人极尽赞美之词,似乎平日里名不见经传的某些人的口才在这个时候才得以最有效的施展一样。我像个历经劫难的饿死鬼,低头涮着适合自己胃口的菜肴,努力的使自己的嘴巴忙碌起来而顾不得去恭维同事大姐的好衣服。

      我一直都很难忘记我的工作辖区有一位环卫工大爷,来自乡下,因为干农活已经没体力了,大儿媳又打又骂在家里呆不下去了来到城里租了一间房子顶替别人的岗位扫马路,每天天不亮就起来扫马路,一千三百米,每个月500元的工资。六十五岁的年纪,胡须全白了,瘦瘦小小的,脸黑,脸上遍布岁月的沧桑,额上也爬满了深浅不一长短不等的沟壑。工作闲余,经常扒拉那些城里人倒掉的垃圾,企图从中发现可以换钱的东西,哪怕一个啤酒瓶,一块硬纸板,他都不会放过。有段时间,我去辖区转的时候发现他的环卫车由一位老太太推着,她不会推这样的车,很吃力的样子,她头上裹了一块宝石蓝的劣质的四方围巾角对角折成三角形顶在头上两个长角系在颈间。我过去问她“怎么是你?这儿的环卫工换人了吗?你刚来吧?”她一脸讨好的笑,说她的老头感冒了,没好,一直在吃药呢,工作不敢耽搁,她来顶他扫几天。她把我当成了他们分片领导,再三保证她能扫干净,就是没推过这环卫车,多推几回就好了。出太阳的时候,这老太太一人头巾滑落颈间,国字脸,花白的头发编成好多小辫子盘在脑后,眉宇间依稀存留著当年的风韵,可以想见当年的她一定是个十里八村的大美人,自己做的布鞋看似很熨帖的套在她的脚上,就算是笑着,她的脸上也总有两滴晶莹的泪珠分布在鼻翼两侧,为她那张原本喜气的脸平添几分凄苦,让人心生怜惜目不忍睹。有一次大检查,天气特别冷,我老远看见那老太太扫完路之后在白菜贩子停留过的地方弯腰捡白菜梆子,那都是城里人买白菜的时候剥掉的,她一会儿工夫捡了那么多,择的干干净净码的整整齐齐,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干净的大塑料袋鼓起嘴巴一吹,塑料袋口张的大大的,她把那些白菜帮子很用心的放了进去,再把塑料袋口扎紧,挂在环卫车的手把上。之后一屁股坐下来,从随身带的小布包里掏出她的针线活,看样子是预备纳鞋垫了。“阿姨,这么冷的天,忙完了你就歇会儿吧,这准备给谁纳鞋垫呢?”老人不好意思的笑笑说:“你一来准有检查,呵呵。我大儿子的娃脚汗重,我给他纳两只,唉!闲着就闹心,又不敢早点走,就随身带了点私人活。”“那也好,帮你消磨时间嘛。阿姨,我想给你一件我穿过的棉袄,毛裤,都新新的,你要是不嫌弃,我下次来这儿的时候i给你带上?我今天先把你问清楚,我怕直接拿来你老会有想法,说我埋汰人。”“那好得很啊,就是麻烦你了,唉,城里人,还是好人多”她唏嘘着,鼻翼两侧的泪珠似下非下,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我把我曾经穿过的一件黑色棉袄(因为是休闲款,所以宽松一些),一条多年前自己手织的厚毛裤整理好给了她,那些衣服我都没怎么穿,尽管有好多年了,也还不是很旧,给的出手。我也确信,这点衣物确实可以为她挡风御寒。但是,我更希望这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们受到全社会的高度重视和广泛关注,而不是某个人微薄的施舍和同情。虽说莫以善小而不为,但个体的力量毕竟有限,同情一两个人,或许不难,但是同情这样的一个群体,而且仅仅是同情的话无异于纸上谈兵,又管什么用呢?

      我还记得有一次,有人埋怨工资太低。已退休的原来的会计说让我们都懂得惜福,说我们这样的人都掉进福窖里了,还埋怨这埋怨那。说社会这么好,我们要懂得知足感恩。说她老公的厂子里和我们这样年纪的男男女女每个月就四百多块钱的工资,两口子一个厂子的一个月加起来也不到一千块 ,他们最好的改善生活的方式就是时间长了带孩子到城里吃一顿牛肉面。单职工家庭捡菜叶子的人多的是,他在她老公的单位就不敢说她每个月有两千多元的工资,她老公是有手艺的人,到处揽活干水暖,就那一个月才挣一千多块钱,而他们一家人每个月就靠那一千多元生活,可他们一样生活得很好,至于她自己的退休工资,每月在帮儿子还房贷。这事乍一听觉得挺不可思议,尤其对于每个月光是给孩子一千多零花钱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可它是确确实实存在,而且,诸如此类的事情也还有很多,只是我们每个人习惯了眼中的歌舞升平和盛世繁华,觉得那些事情离自己很遥远而已。

      吃饭穿衣,选择哪种生活方式 ,就好比游鱼饮水,不一定要奢华奢靡,适合自己就好。看菜吃饭,量体裁衣,虽不乏保守,但是理智消费尤为重要。难道,除了在衣着上盲目跟风,一味攀比和拼命追求物质生活的丰裕以外,我们真的再没有其他有意义的事情可做吗?

      不穿皮草,不是因为穿不起,骨子里草根未退的我相信每个人的一生,除了吃穿,还有别的乐趣。

      墨馨,本名杨建华,甘肃天水人,热爱文学,喜欢写作。现代作家文学特约作家。

    上一篇:迟升的朝阳 下一篇:阡陌古道斯人远,踏月拾锦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