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谁弄丢了我们的田地?

    作者: 颜忠学 来源: 时间: 2019-11-27 阅读: 在线投稿

      文\颜忠学

      前几天老大寻我哩:“老二,你把咱苟子管管,这一向在屋和我闹死活,非要到厂子去打工。你说他这一走,屋里就剩下我和他妈俩老骨桩子,那两个园子和那3亩地该叫谁管呀?”

      大哥今年70掛零,经营农业是行家里手,早在八十年代土地一到户,他就栽了三亩苹果二亩椒,在全村全乡率先成了“万元户”,村上、乡上奖励,还在全县大会介绍经验,当时可真风光,连我这个吃公家粮的小卒卒也自叹不如。我知道这多年在大哥的安排下,他们家不断改进经营技术,给苹果套双袋,铺反光膜,还更新了一亩多的柱型密植苹果,闹的轰轰烈烈,收入在村里还是响当当的。这几年还购置了小耕作机、港田运输车、割草机、打药机等农业机械,作务农业轻松多了,侄娃苟子放着好日子不过,这是出啥别故子哩?

      大哥有委托,叫来侄娃子问问,苟子这么说:“二大,不是我想出去,而是事情把你逼的不出去不行了。你看我大我妈都有年岁了,都干不动了,地里活就我和囚子两个干,一年挣死挣活闹个四五万元,按说也不少,可是这几年物价工价一个劲往上冒,一年开过投资,能落个3万来元就不差了。俩老人一年还要吃药,俩娃上学还要学费,一年不种粮全家6口还得年头到年尾的卖粮吃,你说这3万元够不够?而且你大侄孙今年又考上了大学,一年光学费得两万,生活费一月一千多。你说,我不想办法出去多挣钱能行吗?”

      我原先以为大哥家经营着果树和花椒,日子会不差哩,听了苟子的诉说,这才体会到真是一家不知一家难。

      苟子越说越激动:“你说我大这老脑筋,光记下他那园子园子的,就是不叫我出去,耽搁了我不说,还把俩孙子耽搁了。你看看咱村凡是出去的,不管人家是打工开店,还是在煤矿上班,哪一家不是城里有房,家里有车。唯独我们这“万元户”,既没房,也没车。娃们上学,人家娃都在城里上,我俩娃还在镇上上。我大娃平平,勤奋刻苦,学习成绩一直在前头。可是中考就是进不了象中,到不了重点学校重点班。高考考了450多分,只得高学费进民办大学。如果我们进城了,平平上了重点学校重点班,高考上一本不太保险,考个公办二本准准的。”

      

    我们的田地

      苟子说的对呀。我虽然吃公家饭,上班的镇上(乡上)离家三四里地,老伴是农民,我就一直住在村里,对村里情况还比较了解。农村刚改革那头几年,大家还都在农村,随后你走了他走了,遇续遇续年轻人和中年人都出去了。人家出去了还越弄越美,近一二十年,出去的人大都在城里都买了房,买了车。我原以为大哥家藏财,不是没钱买车买房,而是他舍不得,他是想把钱给背到棺材板里去。

      叫苟子这么一说,我想恐怕我还是要做做大哥的思想工作。

      我也是个半拉子农民,前半生务农,后以村干部转为乡干部,退休后也自然回到农村,对田地也放不下。那天在地里见到我牛哥,都快80了还在纳花椒地:“哥,你不要命了,这么大年纪了还做地里活?”“不做不行呀,娃们只想连他乃日子都刨拉不过来,咱做点,弄上点,就够老俩口花了,给娃减轻点负担。再说,这点花椒一年还弄几千元哩,指望娃们弄,那就把你耽搁了。你看看现在这些年轻娃,哪一个下地?咱这一代人要是毕了,田地就丢下撂荒了。”

      牛哥说的是实情,我想了下,这多年村里真没见过30岁以下的年轻人下地干活。稍微大点的(40来岁)周末或假期回农村看父母,也是被父母催着、吆着下地帮着干点活。常年在村作务农业的,都是50岁以上的老人。你看民发,30年前就进城开饭馆,屋里的地也没老人们管,上等的好水地里那野构椒长得有桶粗有几丈高。还有丰军,务弄着七八亩果园,一年也能弄个七八万。他得病了,过世了,老伴一个人管不过,娃还叫他进城看孙子,她想把园子给承包出去,一万元都没人要,没办法就荒着,这几年果树都长成柴火树了。象这种情况,在村里凡是家里没有老人的,或弟兄们分了家进城了的年轻人,田地大都荒芜着,着着实实让人心痛。

      那么,是谁弄丢了我们的田地?想想其实还是我们自己。看着丢弃的田地,真想把它重新开垦播种,让田地再长出绿油油、金灿灿的庄稼来……

    上一篇:流泪的西瓜 下一篇:鲁北往事:上河工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