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流泪的西瓜

    作者: 何永福 来源: 时间: 2019-11-11 阅读: 在线投稿

      

    流泪的西瓜

     

      流泪的西瓜

      文/何永福

      人生在世,经历的事情纷繁芜杂,百件千桩,让人尽尝酸甜苦辣。有的事给人留下温馨美好回忆,有的事却让人不胜唏嘘,不愿忆及,偏又时时想起。

      有一件酸涩往事,至今都让我的心隐隐作疼。

      以前,我们这里的人不种西瓜,不晓得是西瓜难伺候,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我们这里人种的可生吃的瓜,无非是些带条纹的菜瓜、一肚子籽的香瓜和长圆粗壮的滚子瓜,当然啰,顶花带刺的黄瓜亦可生吃,印象中只在年画中看到过绿皮红瓤的西瓜,吃是真的一回也没吃过。有小伙伴在城里的亲戚家吃过一回西瓜,回来后在我们面前显摆,描述西瓜是如何的好吃如何的入口即化,羡慕得我们直咽口水。

      不过后来,我们终于吃上了梦寐以求的西瓜。

      有一年春上,几个安徽那边的外乡人找上门来,想把我们小队大斜山那儿的一片山地包下来种西瓜,并许诺等西瓜熟了,按各家所出地块的大小,多少不等地给各家送一些西瓜充承包费。那些贫瘠的山地本是各家的自留地,平时也就种些芝麻绿豆或走茎爬蔓的南瓜之类,遇到干旱年份,也收不了多少东西。现在有人肯把出不了多少货的山地盘下来,自己坐享其成,到时能吃上稀罕物西瓜,何乐不为呢?于是,队里的人家都很痛快地把自已那一星半点的山地交给外乡人,任他们折腾去。

      我家的山地不多,也就几分的样子,到时有百把斤西瓜吃。

      转眼到了夏天,西瓜成熟。各家各户吃着外乡人兑现的又甜又沙、汁水丰盈的西瓜,甭提有多美气了。

      不过,我家百把斤西瓜不经吃,搬了几回后,那边瓜棚的账本上显示我家西瓜剩下的斤两已不多了。

      一个炎热的中午,骄阳似火,大地熏蒸。受母亲差遣,大妹和弟弟两个不辞辛苦,兴冲冲地跑三四里山路,用扁担吊着蛇皮袋,汗皮水流地抬回一个二十来斤的大西瓜。

      这么大的翠绿尤物一照面,我们几个候在家里的馋猫,眼睛立马就绿莹莹的了,口舌生津,都听得见有人在吞涎咕噜地咽着口水。

      正要对大西瓜开刀问斩,分而食之,不想在房间里睡午觉的母亲走出来,看到这么大的西瓜,不高兴了,把脸一沉,爬满乌云,怪大妹和弟弟不会过日子,不该搬回来这么大的一个西瓜,应该选个小的,小的可多搬几回。当即责令他们送回去,换个小的回来。

      什么?把大西瓜换回去?真扫兴!

      这么燠热的大中午,这么远的山路,跑一趟把西瓜弄回来就已经够辛苦的了,还要再折腾一番去以大换小,这叫什么事?!可母亲的话就是圣旨,没人敢不听的,求情也没用。

      母亲向来说一不二,连父亲多数时候都让着她。母亲持家谨慎,习惯了细水长流,精打细算地过日子,顶反感“有就一顿,没有就困”的作派。

      可怜大妹和弟弟这两个倒霉蛋,费心巴力抬回个大西瓜,气还没喘匀,汗还没来得及擦,就要“戴罪立功”,再折腾一回去换瓜。看着他们噘着嘴,耷拉着脑袋,神情沮丧地趟进屋外滚滚热浪的背影,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后来过了很久,他们终于换了个小了一半,只有十斤重的西瓜回来,两个人的脸都晒得通红通红的,汗湿成一绺绺的头发胡乱黏在脑门上,身上的衣裳湿得没一根干纱,像刚从水里捞上来似的,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真是遭了大罪了。

      那天因了这么一个不愉快的插曲,因了这么一番坎坷的经历来败兴,心里都堵得慌,那天的西瓜吃起来似乎少了以往的甜润甘美,并且有一丝儿苦涩在心底里洇开。

      我读师专时,爱上了文学,平时喜欢写点东西玩,便以这件羞于向外人道的家事为题材,写了篇文章。为了煽情,我在这篇叫《西瓜血》的文章里,狠心地把我唯一的弟弟写死,写他如何如何地因此中暑送命,极尽夸张渲染之能事,以表达对小气、固执、不近人情的母亲的强烈不满。后来想想,把好端端的弟弟写死,这不是在咒他吗?未免太残忍、太不厚道了,再者母亲也就这件事做得过分了些,让人诟病外,我再也找不出勤扒苦做、一心巴家的她,还有别的什么不好,还有别的能让我挞伐的地方,所以后来又把写好的稿子撕掉了。

      母亲已离开我们二十多年了。她在世时,我一次都没有和她说起过这件事;她去世后,兄弟姐妹们聚会时,也没有人挑头谈起过这件事,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但这件辛酸的往事像一根深埋在肉里的刺,令我不时感到疼痛。

      现在一到夏天,遍地西瓜,人们或自种,或购买,种也容易,买也便宜,吃西瓜是件非常稀松平常的事。可我劳碌了一生,节俭了一生的母亲,再也无福消受哪怕一口甜美多汁的西瓜了,我心里酸酸的,涩涩的,伤感不已,难以释怀。

      如今,每每吃西瓜的时候,只要想起黑黑瘦瘦的母亲艰苦持家的点点滴滴,想起她的诸多不易,想起她没有真正过上几天舒心的日子,想起她的英年早逝,我的眼角就开始发潮,捧起的西瓜,有时竟忘了吃,汁水淌到手上,凉凉的,湿湿的,哦,有故事的西瓜呀,你也在陪我簌簌地落泪吗?

    上一篇:我的母亲 下一篇:谁弄丢了我们的田地?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