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枪响之后

    作者: 陈远鸿 来源: 时间: 2019-10-11 阅读: 在线投稿

      枪响之后

      ◎ 陈远鸿

      作为一名人民警察,我在办案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开枪,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办理一起治安案件的时候。两名肉贩子为了抢生意,吵着吵着就打起架来,几分钟后,其中一名肉贩子的侄儿来了,他本是村里的小天棒。看到舅舅被打,愤然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枪式火药枪,朝着对方的大腿就是一枪,然后扬长而去。

      事发后,我和同事在一个茶馆将他抓获。做完讯问笔录,我们要求他必须上缴那支火药枪,他说他将枪放在家中。为了万无一失,支队长安排我带上枪,当我领枪时因嫌麻烦而没有领枪套,将六四式手枪放进随身包,这是极不规范的行为。我们将他反铐双手,押着往他家走,他家住在一个村里的山坡上,正值七月,烈日当空,大家喘着粗气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但家中无人,大门紧闭。还没等大家休息片刻,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大家席地而坐,他说手铐铐在身后坐着手疼,于是他站起了身。没想到,手铐铐得太松,他的手腕在铐子里东转西转,其中一支手居然抽脱出来,他夺命狂奔,我们三五个人奋起直追,逢坎跳坎,逢岩跳岩。我边跑边从随身包中,费了一点劲才掏出枪,我大喊:“不准跑,否则开枪!”他根本没有理会,冲进一片包谷地,我追到他身后不远处,举起了枪,瞬间,我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如果我开枪他必死无疑,因为我们之间相距不过三五公尺。我犹豫片刻,将枪指向天空,打响一枪。此时,他更像是听到发令枪,消失在包谷地里。那是一片乱石岗,至少离我有两百米左右,当他站在那片山岗上喘气时,我往那片山岗的天空上方再开一枪后,收兵走人。几天后,他找人把火药枪送到刑警队,再过了几天,他主动投案自首了。

      我事后思考,这种治安案件的办理中,一枪把人打死打伤打残,明显有几分过度暴力之嫌,警察该不该开枪?本来有《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在办案过程中,如果不是非常熟悉并深刻理解该《条例》,这个度一时半会儿不好掌握。开枪与不开枪只在一念间,并且通常都是在高度紧张状态下,不可能还请示领导,集体研究什么的,而一个警察要对开枪的法律条例的理解搞懂吃透则是非常必要的,不然,就有可能付出伤亡的惨痛代价。

      而另外一个派出所的民警刘海那天凌晨开枪了。那晚刘海值班,凌晨2时许,他接到群众电话报警,称有人正用铁扦撬自家的防盗网,请求民警前去。事发地离派出所直线距离虽不过几百米,但所长说:“你还是带一把枪去吧,以防万一。”于是,刘海领了一把五四式手枪,带上一名新民警前去了。果然,现场真有两个年轻人在撬窗,他大喝一声“干啥子!”两个蟊贼大惊,一个贼拿起手中的铁扦往刘海身上砸来,铁扦重重地砸到了新民警的大腿上,俩贼撒腿就跑,警察穷追不舍。刘海边追边掏枪,先对着天上开了一枪,两个贼没有停下来,倒是把正在夜摊边吃东西的人吓到了,蟊贼又跑了几十公尺,刘海抬手一枪,往人跑的方向打去,其中一人一下子就扑倒在地,另一人一溜烟地跑掉了。警察冲上去将倒下的那贼铐上,并架着押回派出所,让他坐在椅子上,他却无力地滑倒在地。所长见状发现不对,解开他的衣服发现,后背一个小枪眼,前面一个洞……

      法医对尸体检验,这一枪致命是从他的心脏穿过。而我们都知道,开枪的刘海是个长期打靶上不了靶的角色,这次居然打中了,只能说是他的运气,他绝对没有想打死那蟊贼。幸运的是,那晚开枪时,一个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在夜摊吃东西时,目睹了整个过程,检察机关最后认定开枪合法,不予立案。

      那段时间,几个厂财务室的保险柜连续被盗,作案手法如出一辙,都是将保险柜抬至一间房,用撬棍霸王硬上弓,硬生生将保险柜打开,最多的一次,居然一次性盗窃现金六十余万元。后来,又有一个厂的保险柜被盗,其中有一张现金支票,上面填好了一百万元,准备给付给某单位的,因故未付,被撬保险柜的贼拿走。全线布控,后来发现那张支票居然在贵州某地出现,取款的人被银行的保安拿下,我和同事赶到贵州,将犯罪嫌疑人带回重庆。嫌疑人供述了他的同伙,说他们在重庆盗得几个保险柜之后,回到贵州某地分赃,然后回家放鞭炮庆贺,一个村子的人都知道他们在外面盗窃成功,发财回家,然后分道扬镳,各走各的“发财”之路。

      这条“发财路”让他们整个村的人仿效,纷纷赶到重庆,住在菜园坝的一间小旅馆,嫌疑人为了戴罪立功,说愿意带警察去捉其他盗窃的人。那天下午,五个民警在那间小旅馆抓了五名犯罪嫌疑人,五个嫌疑人供认了其他同伙在南岸某小区居民楼中,其中一人表示愿意带路前去。同事力哥和明福兄五人当即决定再去。

      晚上九点左右,我接到现场同事电话说他们开枪了,让我和兄弟们马上赶去增援。我们火速赶到现场才知,明福等四人走上居民楼的五楼,嫌疑人租住的屋大门敞开着,刑警们几步跨进去,四名嫌疑人正坐客厅看电视,明福持枪站在大门,背部抵着卫生间的门,大喝一声:“别动,警察,抱头蹲在地上!”四个大男人乖乖地抱头蹲在地上,非常听话的样子。

      其他刑警兄弟正准备上前给那四个嫌疑人上铐带离,明福向前跨了一步,将身上的手铐递给客厅的同事,身后卫生间的门却悄悄打开了,他毫不知情,递完手铐后,依然持枪站立,枪头指向天花板,可卫生间突然冲出一人,一把将明福持枪的右手握住。抢枪?明福情急之下,手指扣动了扳机,本来上了膛的枪一声巨响,子弹击穿天花板上的玻璃哗啦掉了一地,而地上蹲着的那四人,一下子全都站起来,5名嫌疑人推开明福就往楼下跑,全都不要命地往楼下冲。

      而力哥正设伏在楼下,因为担心别的嫌疑人上楼,所以此前他持枪在楼下守候,当他听到楼上如此大动静时,他早就明白发生了什么。力哥持枪对着楼道,看到一个嫌疑人跑下来,就大吼一声:“警察,别动,否则开枪!”这群嫌疑人哪见过如此阵势,不理不踩,一门心思只有一个字:跑!

      力哥立即对着楼道就是几枪打去,打得地上的子弹火光飞溅,弹头乱跳。其中一名嫌疑人居然朝着枪扑过来,力哥当机立断,对其大腿开了一枪,血流不止,这回终于将其他嫌疑人都吓傻了,明白刑警这回动真格了,惊恐地睁大眼睛,乖乖地再次举起手,抱头蹲了下去。

      检察院再次介入,调查结论很快得出,开枪正确合法。而我们也顺藤摸瓜破获了一系列的保险柜盗窃案件。

      (作者单位:重庆市北碚交巡警支队)

    上一篇: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 下一篇:无悔从警路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