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燃梦煮月 烹一晚经年柔情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4-05-06 阅读: 在线投稿

    枕着昨夜的秋风入睡,攥着离别的信笺,恍恍惚惚中,不知辗转反侧了几回?

    往昔如梦,旧事如烟,不经意的逝去流年,让你我付诸了多少的曾经都随之东流。凝眸望去,深处的记忆也随着时间的远逝而片片剥落,色彩斑驳。回忆恍如一张洁白的素绢,你我都尽情挥洒,渲染泼墨,不用色彩鲜艳,没有素笔勾勒,便都让彼此五光十色。

    翻手多情,覆手多意,翻覆之间用尽了多少心力?望一眼繁华尘世,拈一把秋风迷离,吻一滴桂花秋雨,听一阵夜风骤急。尘世如海,繁华无垠,怎是一眼能够望遍?迷离秋风,吹转迅疾,纵能觉察顺手而过,也不能拈住分毫,何如捻碎那一场盛世烟花?秋雨桂花,雨气花香,缠绕入鼻,便是吻了一滴花蕊上的雨珠,也打碎了平静的雨幕,荡起心海中的一阵涟漪。听夜风,风骤急,辗转在昨日的回忆里,呢喃着的耳边私语,拥抱过的点点滴滴,都被今夜的风,透过流光的空隙,吹进了以你我为主角的最后一集。

    梦境牵绊,弦断流年,何时才能醒了那一段曲终人散?往事如沙,都在紧握的指尖流逝,一路上的风景如画,你我都迈着轻快的步伐,忽略了枯萎的花,无视了指尖流逝的沙,没能跳过生活的坑坑洼洼,随手扔了得之不易的牵挂。琴声戛然而止,你我已经是背影婆娑,来时的路,彼此都已瞧不清楚,是尘世的浮华迷了眼?还是路旁的惊艳缚了脚?总归是为彼此多了一些负荷。

    手执一本古卷,任往事在指间翻转,字字句句都映入眼帘。红尘着装的一声哀叹,转身回眸的一个笑颜,总在不经意的季节,随着不再明亮的月,慢慢枯萎凋谢。纸张过半,翻阅了无头绪的流年,青春的彼岸,总有我最美年华里的一个诺言。徘徊的路口,熙攘的人海,总在我眼眸回旋,或许我还痴恋在那时的懵懂里,还不愿弃下这一段留恋。纵然纸张有些泛黄,字迹有些模糊,可每一笔勾勒,每一片痕迹,似乎都承载了千年万载的思念

    漠视荏苒,看淡蹉跎,翘起的嘴角,轻轻的浅笑,泯灭了眉间的落寞。在舍与不舍的长河中,我和你永远站在两端,生生成了彼岸。虽然时光荏苒,岁月蹉跎,可缘分让你我没有错过,当流光似风,你我就像旷野中影影绰绰的烛火,不知道何时会停了闪烁?当万事蹉跎,水过花落,不会有人在意那句话是谁先说?往事的纵横阡陌,花前月下的羞涩,执手偕老的呵呵,如今虽还是青丝在侧,却没能做到相濡以沫。即是如此,不能相濡以沫,便你化你的蝶,我做我的蛾,自会有原地等待我的火。

    一度暗香,半盏流年,默默地手托腮,倚着栏杆发呆。眼前的风景绝丽,却偏偏执着在消逝的记忆,所有的繁华都已不在,纵然是美好,但也早已无形无影。延伸出少许的屋檐,却遮挡了不少的风雨,在小如指尖的心底,却藏住了整段回忆。曾经和你相笑嫣然,共舞翩跹,飘逸飞扬的旋律,私语如弦。如今也都已烟消雨散,碾化为尘。心有余意听清风,风不住哀嚎,眼留余眸观望花,花落不开。你取了一瓢弱水三千,我剪了一撮青丝流年,在这良辰美景奈何天,手牵着手,湮没于两不厌倦。

    燃一段紫檀,酣然入梦,让现实和梦境缠绕回旋。烹一晚经年柔情,抚三千青丝发梢,现实的孤芳自赏,在梦里随暗香流淌。相眠暖榻,不经意地翻身,折皱了回忆的平滑,或许梦里呓语,亦或檀香浮动,将过往感动悉数重演。一片梦境过于完美,一张素笺书写的太过浪漫,凄清有风的夜,念着憔悴落寞的词,看着你渐行渐远。直到,侵袭而来的黝黑吞噬了整个夜,不再翻来覆去的泪痕也随着平躺的身,从眼角两分入鬓。如此花朝月夜,却被沧桑离别愁煞,玩转指间轻流砂。婉约的指尖方才还拂过宋词的墨香,品着青山隐隐,流水迢迢,罢了,早该看淡世态炎凉,世风日下。别了,那些尘世浮华,红尘的纷扰早该随佛前的白莲一同插下。

    抬眼望月,月似有语,恨不能与日逢,恨不能与星聚。虽大放光华,却有些清婉寒凉,虽静若秋水,也沉淀死寂。天水染成的一段碧,承月光姣耀,赖玉颜映投,未御铅华,皓皎毕露,醉你双眉之婉约,迷我柔情之绰约。眼眸的一段碧鸿,是潋滟的月光织就,是影射的秋水渲染,在风轻云消的月下闪光浮花,摒弃了闪耀的金樽,给我一碗清茶,将月光与遗忘一同饮下。模糊了发间疏落的憔悴,无视了眉间紧锁不展的伤悲,都只为了若往若还的相濡以沫,为了玉颜浅笑的月夜之寐。

    月下杨柳浮光,柳下人影静怔,伸柔荑之手,采一片银翠柳叶,呼幽兰之气,呵暖月下寒光。远处,秋桂浮白,窗中灯光隐约昏亮。摇曳月影,步履平静,周身静好若春水,沐浴倾洒的月光,多想此刻执子之手,与之偕老同眷。不惑于语言,不媚于体态,以灵动神感为上,以身轻气爽为好。凝滞此时的陶醉,点住旋转的时轮,愿皓月常当空,此境长相伴,屏息气息之舒爽,顿感流光之迅疾。恍恍惚惚,朦朦胧胧,不知过了几个时辰?又施施而行了几步?鸡鸣狗叫,东天已见金轮,月光陡然乍暖还寒。

    我自是少年,韶华倾尽,犹记得那月那年,宛月垂柳边,几声唏嘘几声叹,一世悲欢不由怜。

    若那夜的一切都尽归于流光的布帛,我便执舍得在手,一剑挽破。

    上一篇:送你一分秋色 下一篇:信仰下的生活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