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故事会 > 爱情故事 > 文章内容

    不能自拔 六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4-05-05 阅读: 在线投稿

    忽然,听到有女人的叫喊声,循声望去就在我们一排二室的隔壁有着和我们一样的铁栏杆铁门。铁栏杆的间隙中虽然有些模糊不清但可以确定声音是从这里发出的。隔了几分钟再往那里望去,隐约能看清有几个女人的身影在铁栏杆里晃动,接着女人的叫喊声又从这里传了出来……

    哨音响了起来有人接着喊道;“二室的,回房,抓紧时间。”

    我随着人群回到了监舍,我走到睡觉的地方挨着床边坐下。刚坐下就听到“号长”说话了,他故意压低了嗓门;“大家听着,我说几句话,最近来的新人比较多,即使我再仁慈规矩还是要讲的,国有国法,号有号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接下来让”二块子“给大家说几句话。”

    在他的身边立即站起来一个留有大胡子的青年人,三十来岁个子不高,浓眉大眼薄嘴唇,两边的颧骨很高鼻子好像一个大蒜头。只见他摇摇手示意大家安静,他说;“现在规定每个新来的新人,在头一个月里必须让家属接见时拿出五百元钱,拿出伍佰元就可以免除学”号规“,如果真有实际困难的人,也不得低于三百元钱,如果连三百元都拿不出来那只有天天学”号规“天天倒马桶了……”。

    从他嘴里说出的学“号规”我意识到这不仅仅是学“号规”那么简单。这里面肯定有文章……

    “头块子”号长从他的被子底下抽出一个鞋盒,打开鞋盒只见里面摆满了一根根香烟,没有烟盒的包装。他从里面抓了一把香烟递给“二块子”说;“大家每人一根都有份,新来的也有。”

    “二块子”接过香烟又递给了“三块子”说;“你给大家分一下,每人一根。”说完又对着监舍内其他的人说;“让你们拿钱,不是给了那个人私用了,这也是为了咱大家好,咱们以后就是一个大家庭,有了钱大家的生活也能改善一下,我们那会才进来时都一样,这也是监舍内的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大家拿钱大家花,我们这是集体生活……”说完嘿嘿干笑了两声。

    号长“头块子”见大家听得很专心笑了笑说;“最近几天新人来的很多,我呢,这两天心情好,所以让大家心情也好,这两天的学”号规“可以暂停一下。”

    听完他的说话我不知道他们葫芦里究竟卖的啥药。

    拿到分来的一根香烟没有顾及多想,点着香烟后刚抽了几口,哨音又在院子里响了起来……笛笛……笛笛;“准备开饭啦,开饭啦”。紧跟着听见钥匙开铁门的声音……

    人们一窝蜂地跑出监舍,不一会院子里站满了人,一个监舍站立一队,总共整齐的十队人也就是十个监舍,清一色的“斑马服”原地踏步踏。队伍的前面有领队人喊着口号;一,一二一,一二三四,人们跟着号子喊着一二一,一二三四,喊完号子见领队的说;“今天咱们重唱一首歌,我起头大家跟着唱,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一起唱……”

    身着囚服的队伍跟着领队的节拍唱了起来;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

    唱完歌曲,领队的让大家原地不动然后喊出命令;“全体都有,蹲下。”刷的一声所有人都整齐的齐刷刷的蹲了下去……

    有几个人抬着大馍筐,大饭桶,放在了队伍的前面,地上早已摆好了还冒着热气的饭碗,每个队的前头都有一个保安眼看着前面的人把饭碗依次往后传,每人一个馍【馒头】一碗饭,不得多拿多占,否则就要挨警棍吃苦头。吃饭的时间特别短,人们来不及吃馍只有先想法将碗里的饭吃完。领队的嘴里一旦开始喊号子;五……四……三……二……一,只要把号子喊完不管你能不能吃完饭必须马上起身回监舍。起身晚了一样要挨警棍,有时候热饭过于滚烫在号子喊完不但没有吃完嘴里却被热饭烫的出了泡。有时看着饭碗里的饭宁愿饿着肚子也不敢去吃它,你不去吃一样还得挨警棍,饿着肚子眼看着饭却吃不了还得受顿打,最后只能拿着唯一的馍回到监舍慢慢享用……

    早饭是稀饭咸菜,一个馍。我喝了稀饭拿着馍回到了监舍。

    坐在床边我又分到一根香烟,我抽着烟看了看号长“头块子”,四十来岁,寸头,大脸盘小眼睛,肤色黝黑眼睛斜视的时候给人感觉非常阴毒。他也看了看我随后问我;“你是南郊文艺路的对吗?”

    我说;“对呀。”

    他又问道;“你抽了几年的”老烟“了,有工作单位么?有啥病没有?”

    我回答说;“没有抽多长时间,不是专业烟民,有胃病,为了止疼才抽上大烟的,没有固定工作现在建筑公司临时工作……”

    他又问道;“你的胃病严重不?”

    我说;“严重,胃溃疡,十二指溃疡还有胆结石,胆囊炎。”

    他“哦”了一声转身对“二块子”说;“这两天过手续先免了吧,过两天再说。”

    我此时虽然不是十分明白他说的话,但是能听出来他是在帮我免除一场苦痛的经历。我心存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只听“二块子”对我说;“老大是看你有病,特别照顾你,不然监规是不能随意破坏的,如果坏了规矩对别人就没有办法了。”

    我说;“不行你们看吧,只要是规矩我守就是。”

    “二块子”看了看我说道;“是条汉子,够意思。你脸上的伤是警察打的么?”

    我说;“是的警察打的,到现在这个耳朵还啥都听不见呢。”

    “警察把你打这么重?”他露出诧异的神色……

    我点点头,此时我真的不想在说话了。我觉得我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哨音又响了起来,一个近乎嘶哑的声音传来;“时间到了,所有人都有,开始绷板……”

    监舍里所有的人都纷纷坐了起来,号长“头块子”说;“今天是哑哑警值班,大家注意了,这怂坏得很。大家都起来开始“绷板”。

    所谓的“绷板”就是在床板上分成两行,后面人看着前面人的后脑勺,腰板挺直,昂起头目不斜视,两腿盘起坐着两手平放在腿上。除了号长所有人都得“绷板”。我强忍着无力地身体勉强的坐在那里……

    “绷板”两小时,结束也就到了十点钟,随着一声哨音“绷板”的艰难终就结束。接下来可以在这个狭小的天地里自由活动,这时才可以同监舍里的人闲聊,谝闲传,讲故事……

    上一篇:幸福一家人(三) 下一篇:续写《穷人》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