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诗歌大全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

    花落子规啼,绿窗残梦迷

    作者: xtxy 来源: 时间: 2019-03-02 阅读: 在线投稿
    你读温庭筠的词,如看唯美电影。

    在一个香艳的背景里,出现若干个模糊的镜头,这些镜头相对独立成像,但联系在一起,便产生让人难以琢磨的感觉,陷入一种飘渺不定的意境。

    我们来一道看他的这首《菩萨蛮》
                            菩萨蛮
                             温庭筠
            玉楼明月长相忆,柳丝袅娜春无力。门外草萋萋,送君闻马
     画罗金翡翠,香烛销成泪。花落子规啼,绿窗残梦迷。

    这是一个春天的夜晚,一轮明月静静地悬在天空,我们的女主人公慢步登上西楼。她凝眸遥望天宇,彩云追月。

    明月千里,相思便无边,远方之人此时在做什么,可曾想着自己?她孑然一身地长叹,深深的怅惘。

    当年送别的杨柳又开始转绿,随风依依,一点点,一条条,幻化成梦,回到当年。

    “柳丝袅娜春无力”,春自是蓬勃,可越是旺盛,花凋零的就越早,伤感越重,人越是无力。

    山长水远,相见不易,相思难遣,只能无力。 “袅娜”的何止春柳?还有她当初的曼曼姿态,还有她绵绵的情丝。

    "门外草萋萋,送君闻马嘶”,那一场掩泪挥手,那一份无语凝噎,那一晚明月下的执手相看,那渐行渐远的细碎马蹄,早已刻在生命的每一个角落,现在一一奔赴眼前。

    这是梦吗?可芳草萋萋,染绿了门庭,轻脆的马蹄,在耳边达达。

    她寻寻觅觅,可冷冷清清;她低首倾听,只有孤独浩月,只有轻吟的晚风,那骑马倚斜桥的身影却已模糊,那点点在心的马嘶声随风飘渺,她的泪轻滑,悄无声息,在月光下闪动,打湿春梦。

    她终于把目光从门外收回,映入眼帘的是那“画罗金翡翠”。

    这描花绘彩的罗帐曾卧鸳鸯,曾织绮梦。这“金翡翠”的青鸟,曾传彩笺,曾解相思。可如今蓬山路远,青鸟难越;山长水阔,鱼书难寄。

    人远信断,而思念不止,自是“香烛销成泪”。她回到屋中,独守红烛。

    “红烛应怜无好计,夜深空替人垂泪”,这样的静夜,这样的西楼,这样的明月,这样的青柳,这份苦恋何时减?这份相思何时灭? 蜡炬成灰泪始干,斜光到晓穿朱户,也改变不了她决然的守望。

    “花落子规啼,绿窗残梦迷”,是梦是真?是实是幻?若皆是梦境,梦中人又怎么会看清“画罗金翡翠,香烛销成泪”,若一切都是真,绿窗下的残梦从何而来?

    她因相思刻骨而难以入睡,又因苦苦追忆而产生梦境幻觉,长夜迢迢,似梦似醒,醒时面对的是空楼重帷,摇红烛影;梦里所见的是芳草萋萋,人行马嘶。

    这一片苦情深恨,就在辗转反侧的痛苦中和断断续续的幻梦里交织着,辉映着,呼唤着,闪闪烁烁,明明灭灭。

    午夜梦回,子规啼血,啼落了花,啼碎了梦。惊醒的刹那,庄周晓梦,蓝田日暖,她的心中一缕轻叹,勾住过往。
    上一篇:落幕 下一篇:如果你是大树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