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

    独得好月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4-05-24 阅读: 在线投稿

    月跃窗门,在这儿元宵将至的前夜。

    半夜里,我却依旧难以入眠。难得有这样的月,恬静而幽雅。我看看手上的表指着3时16分,今夜不知为何如此难眠?耳畔“滴答滴答”的声音如此清脆响亮,我懒散地躺在床上思绪万千。

    今年的春节如同干瘪的面饼,越嚼越不是那番滋味。我租赁的这个小屋,处于石柱城里的一处僻静角落。每到夜色降临不久,这儿的人们就会早早入睡。住在这儿似乎也有好处,因为我不会受街市上杂乱的叫卖喧哗声困扰。我的房东老板是位七十上下的老者,他热情而又亲和地对待我们这些房客。消瘦暗黄的瓜子脸,下颚有一捋发白的胡须,他喜欢白衫黑裤的着装,远远的就能看到他脸上散开的笑容。他有着健朗的身体,我常看到他背重东西上楼却不喘气。

    起了床,倚窗而立。仰望月洒落在这寂静的夜里,世界安静得只听到我自己的心跳。今夜不知何来如此皎洁的月光,黑漆漆的路基被照得亮堂堂的。暗黄的台灯下,秒针在有气无力的游走在那60秒之间。看着缕缕月光,回想以往没有这么好的月色,我想今夜应该另有一番风景吧。

    今晚的夜和以往不一样。乌黑的云朵似野马在奔腾,难道是孙悟空放走了天马?虽然两座高耸的楼层霸占了许多光线,但是我却能借着那狭长的空隙仰望夜幕。在这儿很少有这么好的夜晚,也许是巴蜀之地云雾厚重进而遮挡了月光的原因吧。

    静谧的月光洒落在窄窄的窗台,我多么想把生活的欢乐悲喜溶进自己的文章里。此时的夜像一副墨水画静穆而肃穆,只有那熙攘的点点星星。月亮装着什么,我现在还是不明白。吴刚是否还在不听的砍着树,嫦娥是不是还在忍受着广寒宫的寂寥?风肆意的推走着云朵,时而凝聚它们遮住星月,时而吹散它们为星月圆一个舒适的窝儿。

    夜越来越深了,我还在紊乱思绪中不能自拔。叶在风里沙沙的摇摆着,跳起了叫不出名的舞蹈。在路灯的照耀下,稀疏的树影似乎成了有两根小辫子,明亮的眼睛,小小的嘴的可爱女孩。微风细心地舒展着树叶,摇曳的树枝像在与我招手。高处斑驳的树影让我毛骨悚然,觉得异常恐怖。时而被风卷起,似一怪兽在那里咆哮叫阵。我不敢再看,低头翻着手机里的电话簿。都说人最无助的时候是最想家的,我此刻就有着这样的心情。

    风卷起斑驳的树影,绿叶竟被烈日压榨得干干净净。暗黄的树叶有着乐观的人生观。虽然终结会有化作春泥的那天,但是它却用自己的腰身去为行人遮挡燥热的夏天。不是树的不留恋,而是叶更明白自己的命运:离开的那天或许它会流泪,但是这有何曾不是另一种开始。

    今晚这个月属于我,我望着它心里却尝到了甜。黑漆漆的夜里,有些却好不宁静。

    石板路下的蟋蟀扯着喉咙唱歌,蟾蜍也毫不示弱的在夜里呱呱的闹个不停。蛐蛐和乌鸦生灵独自霸占的夜,让我觉得自己不过是走错地方的“陌生人”。不信你附耳听听!那草丛里打着节拍的蛐蛐,用尽全身的力气尽情打着大自然里的“架子鼓”。稻田里的蛙真是个敬业的音乐家,它要用美妙的声音去慰籍夜里那些睡不着的灵魂。那下水道里滚动的水珠,恰如白居易笔下的大珠小珠滚落在玉盘里。空荡荡的下水道如山间幽谷,顽皮的水珠就是涓涓细流掀起的一阵声响。风儿在大声地呵斥,顿然蟋蟀和蟾蜍都停止了打闹,隐约只能听见那围墙外时急时缓的犬吠声。也许是过路的人儿惊扰了睡梦中的狗儿,也许是……

    独得这番好月,独得这番风景。夜很美,美得让我不愿入睡!(作者唐伟 重庆市石柱县龙潭小学)

    上一篇:爱那神溪 下一篇:品元宵节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