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童年轶事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4-05-06 阅读: 在线投稿

    近来总会回想童年的时光,有意无意,回想跟母亲在一起的日子,脑海却如茫茫大海,露不出一丁半点往事的小岛。我的记性一向不好,别说三十年前的岁月,即便三十天前的事情,也大多忘得一干二净。我能记得的,是不久前在乡下老家见到的母亲,眼睛昏花,头发灰白,脊背佝偻,脸上刻着岁月的刀痕。唯一不变的,是母亲的声音,依旧青春,依旧悠长。

    今晨醒来,大脑猛然颤了一下,脑海里倏地钻出几座小岛,每座小岛上都有我童年的影像,萦绕着母亲悠长的声音。

    那个时候,母亲很年轻,身体壮实,意气风发,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儿,挑塘泥,打绿肥,母亲样样都不落后。很多事情,我都帮不上母亲的忙,我能做的,只是帮母亲打绿肥。母亲一肩挑花篮,以手拿镰刀,见到草籽田里那些高高的野草,都会割下来,放进花篮。我常会跟随母亲左右,不觉辛苦,反觉好玩。割满一挑子,回到生产队,过了秤,就踩进泥巴田里,沤做肥料。

    还有一种肥料是庄稼的好帮手,就是畜粪,主要是猪粪。生产队收畜粪,倒进生产队的大粪窖,计算工分。母亲总是想方设法让我和姐姐捡粪,还出台了鼓励政策:一桶猪粪二分钱。为此,我总是在早晨上学前或下午放学后,㧟着粪篮子在房前屋后转悠,见到猪粪就眼睛发亮,甚至尾随吃饱了出门放风的猪,常常会有丰厚的收获。那猪走不了几步路,就会拉屎撒尿,待到屁股一撅,我就赶紧把粪篮子送上去接着,准是热气腾腾的粪料。后来,母亲给我们涨了工钱,一桶粪肥五分钱,我的积极性更高了。自个湾里捡完了,就跟着姐姐去邻湾捡,有些人不认得我,还艳羡地说:“这小姑娘长得真漂亮。”听得人脸红。

    春夏之交,正是粮食紧张之时。栽秧之余,母亲偶尔会挑着我们家省吃俭用的七八十斤的大米,头戴一朵栀子花,夜里出发,跟男人们一起步行四五十里路,天刚蒙蒙亮赶到罗山县城卖掉,每斤米一毛九到两毛一不等。然后买两根油果子或者白馍充饥,再返回来,半上午到家,不耽误上工,头上的那朵栀子花依旧鲜艳。三十多年后说及此事,母亲仍十分感慨,说事有一次她让父亲去卖米,并把父亲送去了一半的路程,第二天上午回来,父亲累得直不起腰来。

    每年秋天,社员们都要去公社交公粮。生产队收了稻谷,母亲挑着满满两箩筐稻谷,步行七里多路,到公社完粮。我和弟弟待再家里,坐在门槛上,望着太阳一点点偏西,母亲披着一身夕阳的余晖回来了,空空的箩筐里,不是装着两个柔软软的白馍,就是装着两个黄橙橙的柿子。那一刻,我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就是在那个季节,每天黎明前,就被母亲喊起了床,打着哈欠,睡眼惺忪,头顶启明星,脚踩小草上的露水,往田畈走去,跟孩子们一起抢拾散落稻田的稻穗,像以只只啜食的小鸭子,一块田一块田地滤一遍。天亮了,该拾的已经拾完了,打捆背到生产队的稻场里过秤,常能换回一两个工分。鞋子衣裳早已湿漉漉的了。

    母亲出门干活期间,我会坐在门口塘边的青石板上,玩风英子。找一张纸,裁剪成正方形,折叠撑电扇叶子形状,四瓣,用细长图钉固定在麻杆上,扇叶朝外,迎着风,就会转起来。若是举起来迎着风跑,就会转得飞快。在母亲担塘泥或者栽秧期间,我常常手持风英子,坐在门口塘边的青石板上,一边看风英子转圈,一边仰头看蓝天上大朵大朵棉絮般的白云。或者洗净一只墨水瓶子,去土坯墙缝里掏蜂子。那时的天空真蓝,水洗过一般,云彩真白,洗衣粉漂过一般,看得人如醉如痴,真想爬上天空,腾云驾雾,云游天下。

    无忧无虑的日子总是过得太快,生病的日子却是漫长,仿佛是在鬼门关前晃荡,一不留神就进去了。就如五六岁时的一天,我生病了,母亲背着我步行了七里多路,到公社卫生院给我看病。看完病已近中午,又背我往回走去。路上一个人都没有,阳光明晃晃地照着,大路也是明晃晃的,煞白。田野里似乎又什么东西,又似乎没什么东西。半路上,母亲累了,把我放在路边的坡地上站着,我很不高兴,当时就冲她叫喊,母亲一个劲地安慰我,接着再次讲我背起来,一步一步地往家走去。那段时间,我不吃饭,不喝水,身体极为虚弱,奄奄一息。夜里,母亲和邻居们坐在外面,我就躺在母亲怀里。我能记得的,是漫天的繁星,挨挨挤挤,密密麻麻。母亲和人们商讨着我该吃什么东西,说要赶集去给我买。

    有一年的夏天,传说要发大地震,家家户户都在门口搭起了草棚子,夜晚睡在草棚子里。连续睡了几天,也没见地震过来。又有一天晚上,母亲说什么都不睡外面了,独自睡在家里。那个时候,我多么害怕发地震啊……第二天以睁眼,见一切都好好的,我才松了一口气。后来才知道,那年唐山发生了大地震。

    上小学期间,有一次我被孔老师掂了耳朵,可能是因为没有带茅镰还是什么东西,反正不是学习上的事情。回家后,母亲知道了这件事,非常生气,当即就要去孔老师家里讨个说法——孔跟我一个村,我家在村北头,她家住村南头。至于后来去没去找老师,我就不记得了。还有一次,学校叫同学们去独山上割茅草,背回学校,以备冬天取暖。同学们上了山,又是割草又是砍树,满载而归。也许是我割草的重量不够数,孔老师用一朵俗称“牛屎”的野草长成的黑砣子,抹得我脸上黑炭一般。回家后,母亲用洋腻子洗去我脸上的黑炭,嘴里骂骂咧咧:“狗日的,杂能这样害孩子呢?不得好死!”

    有一年夏天的一天,狂风暴雨。放学回家的路上,我撑着一把黄中带红的桐油伞,很大的那种,竹子的伞骨子,竹子的伞把。从章湾走了一里多路,走到了村子南头的水塘埂上,突然一阵风吹来,我把不住雨伞,雨伞脱手飞去,掉进了水塘里,我浑身湿透去跑回了家。母亲感到南头塘边,用棍子捞其了那把桐油伞,伞骨子断了一根。

    常有自行车驼着一棉被箱子的冰棍来湾里叫卖,老远就能听到叫卖声。我馋得极了,母亲就会给我五分钱,我飞快地跑出门,不几分钟,便唆着冰棒,心满意足地回来了。夜里,有同学喊我出门,借着满月或半月的光,跟东队的孩子们打匝吧仗,每每玩了一身灰土,半夜三更踩回家,蹑手蹑脚。家里总会亮着一盏油灯,母亲从睡梦中醒来,伺弄我躺下,吹灭油灯,复有睡下。

    我并非只吃饭不干活的孩子,我种的菜地比别人家的大人种的毫不逊色。每天下午放了学,我都会提着水桶,带上小铲子去西畈菜地,浇水种菜,茄子,辣椒,葵花,黄瓜,等等,应有尽有。暑假期间,母亲上工去了,我常坐在门楼里的凉床上,一刀一刀地切好茄子或玉瓜,然后炒菜做饭,或者活面擀面条,母亲收工回来,总能吃到现成的饭。

    冬天的夜晚,外面雪花纷飞,屋里灯花如豆。母亲吧纺车架在堂屋里,坐在椅子上纺棉线,我偎在母亲身边,一边听纺车嗡嗡嘤嘤、绵绵不绝的吟唱,一边听母亲不紧不慢地讲故事,竟然不觉得冷。直到纺锤上结出大大的线砣,直到我哈欠连天,不知何时背母亲抱到床上睡觉。夜很长,梦也长,梦里常会出现故事里的情景,直到今天……

    上一篇:一枕江南 下一篇:花间酌月共谁醉?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