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秋天从高处飘过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4-05-06 阅读: 在线投稿

    我想象过秋天的颜色,也想象过秋天的形体。但是,现在我觉得,以前所想象的都不是秋天本来的面目,因为我未曾与秋天有过真正的接近。秋天,总是从天空高处流畅地飘过,而我却总在地面上蹒跚地行走。

    我在安静的时候,时常会仰望天空,天空高远而辽阔,可以放牧无数匹自由驰骋的野马。正因为如此,从天空插缝穿行的秋天对我而言便变得更加神秘莫测,也随之加深了神往的程度。我考证过进入视野里的物象,能使人浅尝就上瘾的,除了罂粟,我想就是秋天了。要不然,我怎么会对秋天拥有着这么强烈的情愫。

    在茂密的树林里,树叶在歌声中渐次地飘落,它们停落在地面上,积淀成厚厚地一层,行走在上面使人感到异常的舒服。树叶的舞蹈和声音开启了心的沉醉,我忘记了我的处身,我此行的目的。突然,我被异质的侵入撞醒。

    我明显地感觉到一个差异与风声的响动,它们先是拍打在瘦小的树枝上,之后是茂密的树叶里,再之后飘落的树叶里,最后是透明的空气里。那是何物?我觉得我有必要注视它的存在,有必要察看视野内的不安分地声响。我循声望去,我看见它了,是一只黑色的乌鸦。它现在已经停落到地面上,宽大的翅膀还在强力地挣扎,但不管它怎么样卖力,都只能在地上转动。我走了过去,窥视到了它无助的原因,它的一只翅膀深度骨折了,白色的骨头露了出来,断裂的周围布满了红色的血迹,有些已经风干,有些还是刚流出来不久。从它的眼神里,我读到了它刺骨的疼痛,也看到它无边地忧伤和颤抖。

    这只受伤的乌鸦来源于天空,它途经了斜线降落,它显然吓坏了,但对我的出现,却是表现出让人难以理解的好感。我知道它与秋天相遇了,或者说,它长久地生活在秋天之中,伺候着秋天的沐浴和远行。我深爱着秋天,迷恋的日子从起点算起到现在,我已无法计算出大概的数据。爱意时常会表现在面容之上,或者从温暖的血液里散发出来。我想我与它见面的时候,我的内心已经将我出卖,乌鸦已经潜入到了我深藏的隐私之中。所以,才对我异常的友好。我不会让它受冻于风中,我将它捧起来,放进大衣的口袋里,准备带它回家接受疗伤。

    乌鸦的身体恢复得很好,很快它就可以撑起受伤的翅羽了。以后的日子里,我更是好生的伺候它,时常带它到宽阔的原野,看看宽阔的蓝天。蓝天之中,有我向往的秋天,我渴望它有一天振翅飞起,带起我的心灵或者眼眸,远赴高空,窥视秋天的秘密。在朝夕相处的日子,它已经不止一次向我讲起了秋天的颜色和姿态,也不止一次向我说起了与秋天相关的事物,这与我以往的想象是完全不同的,我可以算是与秋天有了初次的相遇。

    秋天在高处一如既往的飘过,而黑色的乌鸦,或者行走在地上,或者矗立在田野,始终没有飞起,它看着我,然后,发出并不悦耳的声音。我想它已经厌倦天空,恋上土地了,它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叛徒,忘记了最初居住的地方,而我也就只能把失望深深埋在渴望里,等待下一次邂逅的到来。有那么一天,我会和秋天一样,从天空中高高地飘过,抵达想象不到的山头,看见想象不到的平原,或者融入秋天,或者变成秋天的附着物。

    上一篇:紫色的桐树花 下一篇:家乡的小河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