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无悔从警路

    作者: 宋庆华 来源: 时间: 2019-10-11 阅读: 在线投稿

      无悔从警路

      ◎ 宋庆华

      “路”字象形,一看就知道是“各”人用“足”走路,也可会意,“路”在“足”下,朝前走就会趟出了一条自己的路来。细究起来,汉字的底蕴既深邃又奇妙,人人都在世上行走,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出个中寓意,明白“足”下便是人生,不同的“足”会走不同的“路”这个道理。

      39年前的那个秋天,懵懂青年的我第一次穿上公安警服。回首理不出个头绪的过往,前望迷茫不知去路的职场,令人不知所措的尴尬和局促,种种滋味在心里翻滚,竟忍不住热泪盈眶。那一刻蚀骨铭心,至今记忆犹新,毕竟那是自己第一次作出足下之路的选择,开始人生的思考。

      有道是,十年寒窗苦,一朝名就时。然而,对于我们这些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人来说,没有完整的学校教育,没有完整的课本,没有好好读上一本像样的完整的书,有的全都是学堂外的荒唐史,不是“停课闹革命”宣扬“读书无用论”,就是今天批这个明天斗那个,划阶级分山头无休止地折腾,中国之大竟安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学业荒废,青春荒寂,心田荒芜,想受一下“寒窗苦”都不可能,自然也就没有“名就时”。1977年高中毕业,恰逢神州大地结束了那个鄙弃文化、摧毁知识的荒谬时代,恢复了高考,迎来了科学的春天。但我等以貌似受过完整学校教育的学历,托着无知无识之大脑,挺着不学无术之身躯,走进考场的结局,毫无悬念的是一次又一次名落孙山。不甘心“无知”的愚昧,下最笨的功夫,恶补最基本最基础的文化知识,终于在1982年的秋天,第一次收到了一所师范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同时也收到了单位推荐我参加的招警录取书。喜乎?悲乎?个中酸甜苦辣咸味唯有自知。

      但是,横亘眼前的更是一道大考题,人生之路面临选择。

      仰头凝视苍穹,低头思考人生,足下之路不知该怎么走,读大学握笔从文,干警察提枪执法,何去何从颇费思量。令人欣慰的是,重新捡起被遗弃课本的这些年,也读了许多经典书籍,使原本空无的心田,补种了一些知识的庄稼,原本浑噩的大脑有了自己的思考。尝到知识的甜头,想从文的念头油然而生,再加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思想解放,文学繁茂,文青时髦。我心驰神往。

      晚餐的桌上,家人凑齐了,这个绕不过去的话题,自然成为一道不得不选择的硬菜。我说,我要上大学,要继续读书。遗憾的是亲情一边倒,最后,父亲说,被砸烂的公检法刚刚恢复,需要人才。母亲劝,干警察吧,任何时代都不能缺失公平正义,再说呢,当警察也并不妨碍你读书呀。我心潮难平。

      迈着并不十分情愿的步履,我踽踽独行,走进临时设在歌乐山上的新民警训练班。

      被彻底砸烂的公安机关确实百废待兴。学校是临时借来的军营,领导和教师是刚从牛棚解放出来的老警,没有系统的教材,几乎全是因陋就简,但一切都严肃认真。

      第一天上操场,200多名青年稀稀拉拉不成队形,随着一声严厉的军令“立正”,严格的警体训练拉开序幕,队列、拉练跑、摔跤、擒拿格斗……一个紧接一个科目接踵而来,没有什么情愿不情愿,只有苦、累、疼痛和疲惫。我咬牙紧跟。

      记忆最深的是举行警服发放仪式的情景:虽说天已入秋,但夏季的溽热还没散尽。嘹亮的集结号吹响,灿烂阳光下的气氛尤其庄严,两百多名新警在号令声中整队完毕,个个屏息凝神身姿挺拔,人人脸上冒热汗泛红光,看上去多少都带点兴奋甚至神圣的神情。听见点名,我从整齐的方队里应声出列,正步迈向主席台,立定,敬礼,郑重其事地从两鬓斑白的老政委手里,接过一套崭新的警服,礼后转身,正步入列。程序简单,动作简单,但每个人做得一丝不苟极其庄重。

      回到宿舍,一一将“上白下蓝,革命红旗两边挂”的警服穿戴整齐,然后伫立在警容镜前,仔细打量眼前这个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警察,那一刻砰然心动,鼻子一酸泪往上涌,是懊恼,是后悔,还是激动?我心绪万千。

      穿上这身警服意味着“足”下之路没有了其他的选择,而这条路于我而言一无所知,该怎么走好这条路?我心迷茫。

      入警第一节理论课讲理想。老政委语重心长,谈了许多做人做警察的道理和要义,其中讲了开国第一任公安部长罗瑞卿的殷殷期望:进了公安门,做好公安人,死了埋进公安坟。我心悸动。

      身着警服回家,母亲一边扣紧我脖子上的风纪扣,珅珅警服的下摆,一边说:“人总得活出点自己的价值,干了警察就得像个警察样儿,想想怎么把路走好。”闻言心中咯噔一下,想到前路漫漫,不由得一丝慌乱露在了脸上。知儿莫如母,母亲再为我正了正头上的蓝色大沿帽,神色坚毅地说:“跟党走啊。”

      没错,听妈妈的话跟党走。我心笃定。

      殊途同归。我们来自一个未知的世界,终将去到同样未知的空间,这两者之间的过程,晦暗也好,光彩也罢,全都靠自己的脚,坚持自己的信仰,走出自己的路。进了公安门,才知做好公安人并非一个简单的命题。

      三十余年从警路,历经风雨坎坷,有战友牺牲在犯罪分子的枪口下,有同伴摔倒在糖衣炮弹的侵袭下,有人绊进白色陷阱或者粉色的坑,有人掉了队却再也追不上趟,更有人奋勇当先一直走在先进行列……我坚定了信仰也就坚实了脚步,不管世风浮躁,来不及搭理尘世喧嚣,砥砺前行,跨过急流,越过险滩,身后那摞起来足足高出半米的奖章、奖状、奖牌和荣誉证书,无疑是一步又一步稳健脚步留下的鲜红烫金的印记。我心无愧。

      每当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沐浴着温馨的阳光,一一抚慰这身挺括得体的警服,从上白下蓝到橄榄绿,到藏蓝色的改装,整理双肩上从警员、警司、警督、再晋升至警监的警衔,一而再再而三地回味体悟从警路上的苦涩、酸咸和甜蜜。我无怨无悔。

      是的,路就在脚下,只有不忘信仰,脚踏实地,方能渐行渐远。

      (作者单位:重庆市公安局轨道交通总队)

    上一篇:枪响之后 下一篇:失落的宝贝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