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

    作者: 东月 来源: 时间: 2019-10-11 阅读: 在线投稿

      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

      ◎ 东 月

      2001年至2004年,因工作关系,我作为当时单位的主管部门负责人之一,经历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官司不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法律官司,而是企业改制中,主管部门与原下属国有企业出让后的原职工间的纠纷。这场官司之反复、艰难,也见证了当年企业改制的艰难。

      我所在单位以前叫房地产管理局,管理局除履行行政职能外,还管理了三个企业:集体企业房屋建筑公司、地方国有企业房地产开发公司、地方国有企业兼有事业性质的建筑公司。其中,房屋建筑公司、房地产开发公司改制比较顺利。房屋建筑公司由12名员工出资购买后,组建为股份制公司,房地产开发公司由私人老板购买。方案公布后,员工很快签订了相关协议,拿了补偿,自谋职业。地方国有企业公司的员工则不同意改制方案,与主管部门打了三、四年的官司,才告一段落。

      国有企业公司的员工不同意改制的理由主要有:他们过去曾是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注销,编制取消时,员工们并不十分清楚,或者当时他们只想到注销企事业编制后,员工工资可上浮一些,并且资金上不封顶,他们当时便默许了区有关部门注销的做法。其次,公司个别员工,曾先后被安排到局机关上班,但并未履行调动手续,也没有改变属于公司职工的身份,要求回局机关上班,不参加改制。更多的人觉得补偿太低,大部分员工年龄偏大,改制后不能再就业,生活没有保障。

      该公司曾一度既是事业单位,又是地方国有企业。它的员工,曾一度享受事业单位福利待遇,又享受国有企业员工的奖金啊、劳保等。这样特殊年代组建的特殊单位,员工主要是机关老职工的子女,靠“顶替”“特招”进来的,文化、素质都不是很高,从事最底层的力气活。因员工“创新”能力差,到了上世纪末,公司难以为继,当然,其他类似的公司也如此,于是,国家出台政策,要求企业改制。区里遵照上级政策,制定了改制文件。文件规定了员工的去留、补偿等硬性条款,任何企业均按照规定统一执行。

      但是,该公司改制,依据的是区委发〔2000〕47号文件精神,主管部门草拟了公司改制的方案的请示,含不同类型职工的经费安置,经区综合体制改革委员会批准后实施。实施方案已考虑了在注销该公司法人登记前,退休职工的特殊情况,安置费用从优;该公司的整体出售的请示,也是经区综合体制改革委员会批准后实施。

      改制第一步,2000年11月对资产进行了评估,当时地产管理局决定从2001年起中断职工工资;后因改制难进行,推迟到4月份进行,区体改办于4月27日批准公司改制方案,当月为该公司职工领取最后一个月工资,5月起不再发工资。

      从此,员工谩骂、抓扯、羞辱主管部门领导和企业负责人。我们这些负责人,以前是区委组织部从其他机关任命来负责的,人事关系在机关。因之,员工们便找我们讨说法。使我们整天陷入与员工打嘴仗、应诉讼中,苦不堪言,心力交瘁。

      宣布了公司改制规定后,员工们坚决不同意,有要求增加补偿的,有要求回原借用到的机关单位工作。我们解释,口干舌燥,哪怕你有三寸不烂之舌,也不如“增加补偿”“恢复工作”有效,但你又不能这样违规表态。他们达不到目的,就抓扯主管部门和公司领导。温柔的,坐在办公室不走,上厕所也跟着,吃饭要求“饭碗共端”“美味共尝”;粗鲁的,架着你要到区政府上访,要到市里讨说法;过激的,堵住机关大门,不准进出,或砸烂办公用品。领导们每天都被员工推来搡去,一不小心,衣服撕破了,背上挨了一锤,脸上溅满口水。躲避,不是一个单位负责人应有的态度;让步,更违反企业改制精神。部门领导到上级反映员工有要求,领导说:全区众多改制企业,就你们特殊?其他企业改制都完成了,就你们事情多!员工一到区政府,单位就要派人去接回来。我们这些基层干部,疲于奔命,夹在改制员工与上层领导之间,你不按规矩砸了员工的饭碗,他就会问责。真有些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些日子,首当其冲的领导惶惶如丧家之犬,战战如过街老鼠。

      但是,大部分员工知道,这样僵持下去,是毫无结果的。因此,他们纷纷签了字,领取了补偿,剩下十来名员工们不签字画押。改制企业员工见主管部门不让步,员工们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先向区劳动仲裁委员会反映,要求仲裁公司及主管部门违规,没有执行《劳动法》。听说员工们以仲裁的方式调解,我们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终于有部门来说话了,终于解脱了!可惜,区劳动仲裁委员会一接到仲裁要求,立马回复,改制的方针是对的,补偿、安置的措施没有错!事情又回到原点,再一次掀起谩骂、纠缠、推搡、围堵高峰。

      这样又拖了半年,员工的要求得不到满足,他们找到律师咨询,在律师的建议下,将公司及主管部门起诉到区法院。区法院告申庭接了诉状后,几次调解,员工们哭哭啼啼,不同意调解。区法院的告申庭根据相关法律,裁定不予立案。

      后来,在上诉职工强烈要求下,区法院立了案,我代表主管局当了被告应诉。经审理,区法院判原告败诉。

      员工们是“不幸”的,但更是“顽强”的。他们又将公司和主管局起诉到了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不知为何,市五中法院驳回了区法院关于不立案的裁决,同时立了案。我们得应诉啊!区里领导指示,这官司不能输,输了区里其他改制企业将纷纷仿效,区里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应诉不说,再输了,区里所有改制可能会前功尽弃。这下我们就有事情做了:查找证据,梳理证据,写辩护文书,我们几个人忙忙碌碌,找到了几大本关于员工个人档案、公司沿革变动、劳务工资表册等等,高达一公尺。

      市五中法院判公司改制决定中关于几个员工应是机关职工,应补发工资等等。这说明,我们败诉了。这一纸判决,表面上看是几个员工的身份裁决,实质是否决了公司改制。如果真正执行法院判决,其他员工,包括已经签字领取了补偿的员工,也会跟着提起诉讼。改制又回到原点了。因此,主管部门思来想去,请示区委、区政府,经区领导批示,请区人大向市人大内司委提出法律个案监督。求助于市人大常委会内司委。内司委一位副主任牵头,审读了我们提供的应诉文书及证据,认为市五中法院的判决是不恰当的,应当纠正。

      根据内司委的意见,我们又向市检察院提出抗诉的请求。我们又重复着准备证据、撰写法律文书的活。2003年10月,市一中法院撤销了原来的终审判决,启动再审程序。2003年12月,经市一中法院再终审,判决原告败诉。原告又向市检察院提出抗诉要求。2004年8月,市检察院决定不启动抗诉程序。

      经过努力,市一中法院更改了判决。一场经历了长达3年多的官司,才告一段落。维护了改革开放的成果,维护了企业、职工、国家与集体合法权益。

      (作者系原重庆市作协全委会委员、原巴南区作协主席)

    上一篇: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 下一篇:枪响之后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