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龙亭上会

    作者: 李江 来源: 时间: 2019-09-19 阅读: 在线投稿

      文\李江

      母亲这次要带我去上会了,我异常高兴。那可是龙亭的会呀,不同于我们百良、同家庄的会。母亲好几年前带我去过一次。

      会上有饸饹,用荞麦面做的饸饹,比家里的红薯饸饹好吃的多的饸饹,不浇羊肉哨子也是好吃的。当然,浇羊肉哨子的饸饹我还没有吃过,那一碗要五毛钱呢。

      英子也去上会。她爸是村长,有人巴结,有人嗤鼻,毁誉参半的村长。英子妈可是个厉害人,肚子里的主意多,人称“管半村”,英子爸的那一半,就是握在她妈手里的。

      英子是村里最好看的姑娘,也是我们中学里最好看的姑娘,脸蛋像粉牡丹一样好看,身材像芍药一样妖娆。平时里我都不敢主动跟她说话。

      去龙亭要翻一架很深的沟,再走五六里路才能到。

      

     

      晨雾中,沟里的羊肠小道上走着蚂蚁串的人,男女老少结伴而行。我背着母亲做的布鞋,母亲提着一个包袱,里面裹着我家人穿旧了的衣服。英子和我一样,也背着鞋,她走在人群中。英子妈做鞋手可快了,一天能做一双呢,做出来的鞋又轻巧又好看。同样的鞋,母亲要三天才能做好,样子也不如英子妈的好看。大家都羡慕英子妈,夸她能干。

      龙亭位于韩合交界处,以108国道为界,路北是韩城,路南是合阳。南面接邻合阳的杨家庄、同家庄、百良、王家洼四乡镇。西北是潘家山,北面有乔子玄、芝阳、芝川镇。西韩铁路在此设有车站,是一个路通东西、货达南北的交通枢纽。因此,这里的会很大。

      不宽的街道挤满了四面八方赶会的人,卖饭的、卖货的一家挨一家,挤得实实在在,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叫卖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

      在街口公路边的一排杨树后面,母亲一行妇女把自己的货一溜的摆放开。她们要卖的主要对象是从潘家山里来的山民。山里人和我们差不多,把背出的山货卖掉,给孩子和自己淘一件半新不旧的衣裳,或买上一双鞋。

      交易在时有时无的讨价声中进行着,那些山民穿着破烂的衣服和破烂的鞋,为几角钱争论不休。

      我手里紧捏着一元钱,那是在城里干事的父亲平时给我的零花钱。从早上一直捏到现在,钱上吸满了我的汗水,潮潮的绻成一团。今天我必须把它花出去,因为我到了一个大地方,一个属于我的韩城的地方,相当于走州跨县了,可不能丢人。可是怎么花,我还没有想好,一定要花的有意义。

      路边停着一辆汽车,好像出了故障,司机身下铺着块纸箱子,一身油衣服钻在车底下。唉,干什么的都不容易。

      英子家和我家的地摊隔一家,中间夹着十婆,她是我本家十爷的老婆。

      

     

      “哎,英子妈,把你英子给我这侄孙子说上吧,你看我家这娃长的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的,他爸还在外面干事,娃将来少不下也要在外面干事呢,你看咋相?”没有生意的十婆竟然就地说起媒来。

      英子听了羞答答的说:“十婆,人家现在还小呢,你乱讲啥呢?”说着,偷偷的往我这里瞄了一眼。

      英子妈接上话题:“这事早有人提过,她爸说娃还小,将来还要考大学,不急不急。”听这话分明是没看上我。

      “看你说的,说相说相,又没说现在就结婚,相互先占下。我大侄子的家道也不比你家差,他有工作,一个儿子,几个女子,将来女子一嫁,家里剩下都是儿子的,这家道你到那里寻去?”十婆还不死心。

      “英子,给妈看着摊子,妈上个茅子。”英子妈边说边丢下十婆起身走了。

      “这人才是的,不愿意就算了,还躲到茅子里去了。”十婆说完抬起头来,看见一老一少来到摊子前。

      “来生意了,人还给跑了,怪事。要啥呢,随便看。”十婆说。

      摊子前站着父子俩,老的约有五十岁,穿着一件少两个扣子的夹袄,半敞着怀。男孩十五六岁,一件半新的夹克服,不知在哪个地摊上淘来的,倒还合体。脚下穿着一双八成新的布鞋,鞋边却破了两个大口子,露出不太干净的脚趾。他们左看看,右看看,似在看鞋,又在看人。

      母亲搭话了:“给娃看鞋?来来来,这里有,随便挑,随便捡。”说着拿起鞋来递到他们手里。

      “这鞋多钱一双?” 老者问道。

      “两块五。”母亲赶忙答道。

      “便宜点,要两双。”

      

     

      “他伯,你看我这做一双鞋也不容易,连做带纳得三天时间,还有褙子、条绒面子什么的,也不容易,两块五就没多要。”

      “他婶子,娃恓惶的没妈,没人给娃做,娃大了费鞋,上一会才买的,还没穿几天就烂了,唉,买都买不畔。我看你的鞋还结实一些,你就可怜可怜没妈的娃,便宜些。”

      母亲是心软的人,听不得别人诉恓惶,四元两双,就卖了。那少年连忙脱下烂鞋,将新鞋换上说:“大,这鞋好,合脚,瓷实的很。” 换上新鞋的孩子,乐的露出两排小白牙,憨厚可爱。一双鞋,对他也许是天大的恩赐。

      “嗯,一看你婶子就是实诚人,才给你买两双,你可要当事的穿。”那人又在母亲的包袱里挑了件父亲的旧中山装,留下总共七元五角钱领着孩子走了。

      母亲拿起少年换下的鞋一看,气的说:“这样的鞋还能穿,简直是亏先人哩。”十婆拿到手,反过来看见鞋底露出黄板纸,看着远去的爷俩,叹了一口气:“哄老实人,造孽呢。”

      开张后的母亲很高兴,竟然拿出五角钱让我去买油糕。

      热乎乎的油糕拿回来时,英子妈的生意正开张,一个父亲领着女儿正在看鞋,女孩七八岁的样子,英子妈拿着一双梅红色的布鞋,眉飞色舞的介绍着:“看看这鞋多好,轻便、柔软,样子又好看,女娃家穿上多漂亮。”

      女孩动心了,缠住爸爸非买不可,父亲痛快的满足了女儿的心愿。紧接着,好几个人都买了她的鞋,英子妈高兴的合不拢嘴。

      “吃油糕了。”我拿出麻纸包裹的热油糕,递给她们。英子和她妈不好意思的推脱着,十婆说:“吃吧,女婿娃买的油糕还不吃?”英子的脸红地像手里的油糕。

      汽车修好开走了,我捡回了那个纸箱。英子妈说:“把箱子给我吧。”我看了她一眼没有吭声,放在地上,摆上鞋子。

      “这娃还挺有心眼的。”英子妈看着我悻悻地说。

      

     

      下午,会上的人慢慢的减少。母亲说:“没人了,收摊吃饭吧。”

      十婆说:“你们今天生意都好,你们吃吧,我先回了。”

      英子和她妈坐在了饸饹摊前,一人要了份凉饸饹吃起来。

      我与母亲也坐下来,老板问吃啥?

      “两份羊肉饸饹。”我忽然开口大声说道。

      英子和她妈吃惊的看着我。

      母亲忙说:“两份凉饸饹就行。”

      “不,就两份羊肉的,我有钱。”说着将手里的一元钱递过去,同时,我又偷偷扫了英子一眼。

      老板接过钱:“两份一块,刚好。”说着,忙活起来。英子娘俩低下头闷声吃着饸饹。

      ……

      日暮西山时,我们又走了两三个小时,回到了家里。

      母亲做饭我烧火,红红的炉火映着我的脸,像英子吃油糕的脸一样红。我今天的心情特别好,像炉火一样的好。

      英子来了,她对母亲说:“我妈说给你五毛钱,把那个纸箱子给她,她放新做的鞋。”我惊讶的看着她,并拿了一个小凳让她坐。

      但母亲没给英子好脸:“回去告诉你妈,烧了都不给她。”

      母亲转身将那只纸箱拿过来,撕成碎片,一片片的扔进炉膛里。蓝色的火苗跳跃着,翻卷变形的纸片像英子妈那张得意扭曲的脸,渐渐地变成了灰色……

    上一篇:摘颗星星送给你(节选) 下一篇:背后诡异的眼神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