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摘颗星星送给你(节选)

    作者: 笔趣网整理 来源: 大鱼文学 时间: 2019-09-18 阅读: 在线投稿

      从超市采购出来,太阳正落山。

      两人驱车回单宅,单鞘打开门的时候傻了眼。

      “嘿,你还挺能耐的,一个下午就能捯饬干净。”唯怡望着干净得像有十个仆人打扫过的院子冲单鞘竖起大拇指。

      单鞘抓着唯怡的手,有些惶恐地说:“咱这院子要不是进了贼,那就是来了个‘海螺姑娘’,我出门的时候那草还跟我祖上坟头的草一样高呢。”

      唯怡瞥见院子后的身影,宽慰她:“你放十个心在肚子里吧,这世道还没温情到小偷还会替主人家打扫卫生的,你看那儿,那个漂亮的‘海螺姑娘’过来了。”

      漂亮的“海螺姑娘”手里还抓着块抹布,见着单鞘朝她微微一笑,笑得单鞘恨不得立刻把他押回山寨做“夫人”。

      “本来是想给你送些水果来,后门没锁就进来了。”聂山南解释着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唯怡不怀好意地问:“聂当家的今天不忙啊?”她指着院子,“有闲心,有闲心。”

      聂山南说:“顺便而已。”

      唯怡偷偷掐单鞘的肩,使着眼色:人家帮了这么大的忙,你好歹给个反应啊。

      接收到眼神讯息的单鞘点点头,她扭头冲聂山南说:“那你再顺便请我吃个饭吧,这房子二十年没住人了,瓦斯早坏掉了,我现在饿死了。”

      聂山南还在笑,他说:“好啊。”

      聂山南先走出院子,唯怡扯着单鞘,拿出长嫂的姿态教育她:“单鞘你怎么回事儿?人家帮你收拾院子累死累活的,你怎么……”

      “唯怡。”

      “别打断我,我还没说完呢。”

      “我觉得你的提议不错,我努努力,把他押回来做压寨夫人。”

      唯怡被她跳脱的思维给吓了一跳:“你这是什么逻辑?”

      单鞘望着消失在院门口的聂山南,信誓旦旦地跟唯怡保证:“你放心,我一定把他给追到手,以后你脸上就有面子了,逢人就夸你妹夫有多帅。”

      唯怡摆手:“那不用,我老公也挺帅的。”

      单鞘问她:“你知道江湖十八岁那年还尿裤子的事儿吗?成年人了,还画地图呢,你不觉得丢人啊?”

      唯怡反驳她:“你闭嘴吧,那还不是你跟人打架打破了头,他在医院忙前忙后连尿出来了都不知道,单鞘你没良心。”

      两个人吵吵闹闹,从杏子街绕到北书院街。

      唯怡好奇:“后门出去不就到了吗?你绕这么大段路干吗啊?”

      单鞘瞪她一眼:“没看见我脸红着啊!我散散热不行啊?”

      唯怡撑头,你还知道矜持了。

      半路上江湖来了电话,说今儿没生意一个人在店里饿着肚子。

      唯怡走前说:“你去追你的压寨夫人吧,我要回家给我男人做热汤面了。”

      晚上的南川坊看起来古味十足。房檐下掌着红色灯笼,悠悠的烛光流进房间里。

      单鞘在刺绣间里转了一圈,出来时聂山南正好来寻她。

      桌子上菜色不错,比起上次的清汤寡水,这次总算见了点儿辣。

      两副碗筷,单鞘好奇:“聂水北呢?”

      聂山南拿热水烫过碗筷,换到单鞘的面前:“见合作商去了,晚些才回来。”

      单鞘见他动作慢悠悠的,不好意思先动筷,两手放在膝盖上乖乖等着他。

      聂山南瞧她乖宝宝的模样,低头轻轻地笑:“快吃吧,不用见外。”

      他这么一说反而让单鞘更不好意思了,脑子里嗡嗡地想起江湖谈起她醉酒时候的话,觉得耳根子痒得要命。

      一块鱼肉送进她的碗里。

      “新鲜的鱼,肉质很嫩,尝尝。”聂山南瞥见她红红的脸,想让她放轻松些。

      可是单鞘是个憋不住话的人,鱼肉被她拨在一边,说:“那天晚上我喝醉了,要是说了什么话你别当真啊。”

      聂山南点点头,“嗯”了一声。

      单鞘瞧他淡淡然的样子,反而有些恼火了。

      筷子被她点在碗沿上,聂山南抬头看她:“怎么了?”

      单鞘这才发现,他说话的时候带着很重的鼻音,声音听起来有种孩子一样的软糯,听着叫人觉着心生喜欢。

      她被他的声音磨掉了脾气。

      这听起来让人觉得好笑又荒谬,可事实就是如此,她所有的阴郁顷刻消散掉。

      “没啊。”鱼肉被她吃掉,“这个真的好吃哎。”

      筷子带落几粒米,聂山南微微皱眉,单鞘把它们捻进嘴里,冲他傻笑。

      聂山南摇摇头,带着教育的语气说:“好好吃饭,不要浪费。”

      “好。”单鞘乖乖回答,乖乖吃饭。

      吃完饭,单鞘趁聂山南收拾的时候一个人摸到后院,人蹲在木棚前,摘了几个西红柿放进短袖支起的兜里,然后跑回聂山南身边。

      “我再顺几个西红柿不过分吧?”

      聂山南停下手里的活儿,问她:“没吃饱?”

      “吃饱了,可是嘴巴寂寞啊。”单鞘心想,我每天来顺几个,过两天把木棚顺走,再过两天就把你顺走。

      这个计划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人还在傻笑,兜里的西红柿已经被聂山南拿走。

      砧板被取出来,西红柿被横两刀竖两刀切成几瓣,撒上白砂糖,一盘凉拌西红柿递给单鞘。

      “饭后甜点,不能吃太多。”聂山南交代她,然后领着她到后院,泡了壶茶,两人在葡萄架下一口茶一口西红柿赏月。

      北书院街上的楼房矮,可即使如此,也少见星星。

      单鞘叹口气,有些怀念着:“以前在乡下的时候,每天晚上数星星都能数睡着,现在很少看见满天的星星了。”

      他们看见的天幕里,只有零星的几颗而已,微弱的光亮像是遥遥望见的灯火,怎么看都觉得孤独。

      聂山南侧头看她,躺进藤摇椅里的人只能瞧见半张脸,眼睛望着天,手停在半空一颗一颗地数星星。

      “单鞘。”

      “啊?”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好看?”

      单鞘侧过头也看着他:“以前没有。”

      聂山南又问她:“那现在呢?”

      “有啊,你这么问,不就是夸我眼睛好看嘛。”她没皮没脸地顺着他的话自我夸奖。

      聂山南愣了一下,然后跟着她笑。

      怎么这么有趣呢?

      他想,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有趣呢?

      一定是出生在一个幸福美满、父母疼爱的家庭吧,在温室里长大,然后自由地奔向更广阔的天地,见识过不少的事和人,一切都是新鲜的、未知的,勇敢地去面对,然后自然地接受。

      他也想体会这样的人生

      可惜他从来没有机会。

      “单鞘。”

      “啊?”

      “单鞘。”

      “嗯。”

      你的名字好像有魔力,只要叫一叫,就能让我看见另外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我也被父母疼爱,我拥有人生的选择权,不用面对讨厌的一切,我是自由的,我从未被人抛弃。

      夜风吹在脸上,聂山南有了浅浅的睡意。

      迷迷糊糊里,他听见单鞘的声音。

      “聂山南,明天来帮我换锁吧,这种东西我不太会哎。”

      他应着:“好。”

      “聂山南,明天我还来吃饭好不好?一个人吃饭好寂寞啊。”

      他再答应:“好。”

      “聂山南,我喜欢你好不好?”

      ……

    上一篇:我和我的老师,明灯引我们前行 下一篇:龙亭上会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