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流亡者之思

    作者: 袁敏怡 来源: 扬子文学社 时间: 2019-03-26 阅读: 在线投稿

      流亡者之难

      古自有“欲加之罪,其无辞乎”之言,当说是若要定一人之罪,东拼西凑,扭曲事实也算能为。非得将人打落高台,在圣上面前说尽污蔑讥讽之词,才得快感。这自有朝廷勾党结派,暗算敌对势力之嫌。古往今来,如此被一纸文字,一方砚墨打落枝头的自有人在。

      可笑“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本意不过窗台风动书页,也能作文字狱的案底证据。自秦朝始,古人便对文字多加苛刻,这种苛刻一直延续到清朝。贯穿两千余年的封建统治之中,无数流落蛮荒之地的文人、官员,他们或悲或苦中作乐,人生百态,终究在青史之上留下不可小觑的一笔。

      余秋雨先生在《文化苦旅》中曾一语惊醒梦中人,所谓文化,所谓人性,是远古流放地艰难生存下来的流亡者,是那些未曾泯灭的人性,在琢石成玉的过程中散发着无限光辉。譬如孤独,譬如家破人亡,以我们如今的物质生活条件,大概只能在史籍的只言片语中感悟一二,窥见残酷真相的一角。但这并不妨碍追溯历史的真相,追溯那些心底波澜的细小粼光。

      流亡者之心

      譬如苏轼,譬如韩愈,譬如吴兆骞。这些诗人都曾在政事中失利,进而饱受流放之苦。心境豁达者,如欧阳修,为太守期间并不心境郁结,沉湎于自己痛苦,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修缮百姓生活上,做了诸多有意义的事情。他在《醉翁亭记》中作“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这是多么宽广的胸襟,才能真正的摒弃身后的失意,着手眼前微小的乐趣,又与百姓同心,享受山水之乐。

      通古之思

      在无数悲苦遭遇中留下笔墨,在心性淬炼中毅然生存,这样的灵魂实在是旷千古而难得。观我中华,从古至今无数的流亡者从来到去,极少才能留下姓名。他们有的被人嘲笑,被人唾弃,被莫须有的罪名桎梏终生,但我们不该忽视他们,轻蔑他们。因为一些高贵的灵魂,正在这些流亡者之中,凝聚着永不衰朽的哀思。

    上一篇:十二年明月夜 下一篇:人生如陀螺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