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

    悲剧和喜剧

    作者: 笔趣网整理 来源: 时间: 2019-02-27 阅读: 在线投稿
       这里不仅要说什么是悲剧和喜剧,同时演示下黑格尔辩证法。

       一.悲剧
       1.分析不是先入为主的制定个美学的规定,然后根据这个规定去评判艺术品是否符合这个规定,并根据这个评判来采取悲伤或者喜悦的态度。而是先去体验艺术品,再分析那震撼心灵的成分或者结构是什么。

       2.悲剧表现的主题不是苦难,对苦难的同情本身就是痛苦,所以真正的可怜人只会惹人厌恶,比如我们意识不到老鼠的可怜而是厌恶它。至于有些人喜欢洒女儿态的同情之泪,只不过是在同情的泪花中对自己的高尚深深陶醉。

       3.悲剧也不是揭示社会的黑暗,仅仅表现社会的世界的不足之处是新闻的职责。


       4.悲惨世界中,芳汀所受的种种苦难:她不断地增加劳动时间和节省花销而放弃了自己的健康,她卖掉头发放弃自己的美丽,她卖掉牙齿承受剧烈的痛苦,她卖淫放弃自己的贞操,最后她终于死了,一切痛苦本可以随着死亡就此结束,她却依旧放不下自己的牵挂——她远在异乡被人收养的女儿!这里的苦难和无奈令人心酸,社会和人性的弊端令人不堪忍受,但这些作为悲剧是次要的。在这里芳汀的所作所为恰是她自己的选择,她选择了自己的苦难,在她的苦难中,伟大的深度显现了出来:美丽高于身体的安逸,所以她第一想到的不是卖头发而是辛勤劳作和省吃俭用;清白高于美丽,所以她累垮了身体卖掉了身体可卖之后才想到卖淫而不是一开始就选择最轻松但卑贱的道路;母爱高于清白乃至生命,所以她放弃了一切之后依旧没有放弃对女儿的牵挂。这是个纯洁善良的女人,更是个伟大的母亲,真正动人之处便在于伟大精神的显现。也因为人所具有的伟大,苦难和黑暗才是不可容忍的,脱离了人的伟大,苦难和黑暗就是不足挂齿的了。

       5.悲剧触动人的因素如此明显,但极少被人认识到,罪魁祸首便是抽象的知性思维。抽象思维把人的活动原因归结于自私、生物本能、激素的作用、自我保存……它并不太错,但把人有限化了。芳汀对苦难的承受就是对享乐主义、自我保存这些抽象规定的否定,这个否定表明那些抽象的规定都不是现实,现实是自我牺牲,这个否定揭示出了人的精神中更高的因素。不过一般人的知性思维已经顽固了,他没办法把芳汀作为一个自由的人来思考,只能按照因果规律把她受苦的原因用另一个东西来规定,比如社会的不足之处、坏人的作梗等,这样,知性满意了,但活生生的伟大精神被视而不见。


       6.所以,辩证法正是要反对知性的抽象形式的,它要把知性的认识降为认识的一个环节,它的规定是要遭到现实的否定,现实就体现在对抽象认识形式的不断否定中。

       二.伟大精神遭到的扼杀。

       1.在付出和牺牲中,伟大精神获得了显现。但是伟大正是所作所为的伟大之事,爱国就是一切为了国家的行为,母爱就是为了孩子的付出,骑士精神就是一切打抱不平的侠士作风。但是当它被揭示出来后,它被冠以一个名称被道出,这时精神成了行为的原因,按照知性的形式,原因和结果成了两个不同的东西。伟大成了一个形象,成了人人可以扮演的角色。

        2.一切迷信皆来自于对抽象思考的独断论式的坚信,这种思考把精神和行为割裂了开来,好像精神是另一种东西,好像它可以在人的心脏里或者脑组织中找到一样。可以说,科学上的一些无意义的疑难问题和对鬼魂等幻觉皆出自知性固有的这种特点。

       3.所以自欺欺人的常人们可以无所作为而坚信自己爱情的伟大、道德的高尚、世人皆醉唯我清醒等,即使所作所为恰恰是卑劣和懦弱的也没办法惊醒他们虚假的高傲。因为在他们看来,他的伟大不在他的作为,情感状态和真挚的眼神可以让他们对自己的精神和追求坚信不疑。所以他们学会了挤眼泪和表演深情的姿态,也因此认不出了真实的自己。

       4.伟大精神经过知性的抽象规定后,就再次陷入了荒谬和虚伪,这便过渡到了喜剧。

       三、喜剧

       1.普通头脑看到引人发笑的喜剧中主人公很愚蠢,便归纳出喜剧就是演愚蠢的。所以很多喜剧都愚蠢不堪,但除了极个别智力极度低下的人会乍一看会发笑外,大部分人对这种喜剧中的愚蠢感到厌恶。这表明喜剧所表现的东西并不在愚蠢。

       2.《堂吉诃德》是个最成功的喜剧之一,这种喜剧效果不会因为惊奇的消失而消失,而是想起来就会感到强烈的喜剧效果。所以对它的结构要进行分析。

       3.堂吉诃德是个疯子,但是他同时是具有“骑士精神”的疯子,假设没有骑士精神,他的疯癫就会失去喜剧效果。

       4.堂吉诃德的骑士精神是真诚的,他丝毫没有质疑过自己的精神。但他的骑士精神又是虚假的,这种精神仅仅是个心灵的真诚状态,而没有骑士的实质。简言之,他是个真诚的骑士扮演者,而不是真正的骑士。

       5.假设堂吉诃德对自己的骑士精神进行了怀疑,喜剧效果就没了,所以主角的真诚是喜剧的必备结构。

       6.他一丝不苟的按照骑士应做的事情一一做了下去,表面很真诚,但仔细一看,理智笑了:哈哈,空壳子而已。

       7.在发笑中,知性造成的虚假被揭穿,理智获得了胜利,于是便再次直面到现实的存在。
    上一篇:什么是审美?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