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记录时光

    作者: 笔趣网整理 来源: 幽谷晨灯 时间: 2019-02-18 阅读: 在线投稿
    又到了栀子花开的季节,还是那样的笑颜如菊,只知道去年也是如此,抑或前年、大前年......。也许,四季轮回会让我们失去对时光的警觉,就像在温水中煮的青蛙,偏偏要到了灼痛的感觉才会有所察觉,从年轻到老,往前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到了老的时候再往后看看,其实就是那么的一瞬间而已。

    就这么一个山村,留下我无法磨灭的美好童年的回忆:土木结构的矮房,青砖地、黑瓦顶,屋顶上的瓦楞草是天然的多肉植物,小时候一直想去采摘玩,大人们都说要毒死人,所以在我们眼里一直是可望不可及的尤物,屋檐下青石台阶被檐头水滴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孔,然而,檐头水的滴答声是我们儿时的催眠曲。

    太湖边的芦苇荡是我们幼时常去的地方,清澈见底的湖水就像农夫山泉——真的有点甜,芦苇荡四周是鱼虾藏身的地方,或许还有更多的”宝藏“,螺丝肥,鱼虾鲜,夏日炎炎,总有一群黝黑发亮的孩子在湖中打捞”宝藏“,那时没有所谓的劳累和恐惧,小孩们很小就会游泳,学得快还不花钱,半晌功夫,晚饭菜就有了着落。

    红沙湾是我们果树责任田,水蜜桃、柑橘、西瓜等成了我们收入的全部,两个池塘由一条土路隔开,从山顶上看下去就像一张巨大的人脸,一到盛夏,池塘里片片荷叶连成一条巨大的绿毯,铺满整个荷塘,星星点点的荷花在微风中若隐若现,青蛙时常跳到荷叶上面,发出呱呱叫声,此起彼伏。

    不是我在这里说,恐怕没人相信我们老家种过甘蔗,记得我还是学龄前,从村西口的蚕室开始,一直到红沙湾北门售票点,这一大片都是甘蔗,一到傍晚,这条路我是不敢走的,因为风一吹,整个甘蔗林里沙沙沙地响个不停,总觉得会跑出一个人来,死甘蔗虽不大甜,但至少有提前享用的理由,跟着大人去甘蔗林,我最喜欢找死甘蔗。采收甘蔗的时候都是连根拔起的,甘蔗根须上都有胚芽,把它埋在土里,就会长出甘蔗来,房前屋后都是我们栽种的甘蔗根须,到了采收的季节,收获还是满满的。

    夜夜红,后来才知道学名叫紫茉莉,老屋房子周围都是,一到晚上格外鲜艳,小女孩喜欢把花瓣碾碎把指甲染得粉红,花蕾脱掉,里面会长出一粒黑子,把黑子放进脚炉里煨,就会爆出一粒貌似玉米花的东西,不过味道特难吃。

    山间旱稻照样颗粒饱满,崎岖山路,不时会有年轻人骑行在期间,老村、土路、稻田,和现代青年的时代反差强烈,确实可以互相烘托出美感来。妄图留住时光,不如记录时光通道中最美好的一刻。
    上一篇:回归老屋 下一篇:锦瑟年华,留不住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