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

    颤动心灵的琴音

    作者: 阿诚 来源: 时间: 2019-02-17 阅读: 在线投稿
      在所有的乐器中,我最钟爱箫和二胡。
          箫给我的印象像女人,缠绵悱恻、幽怨哀婉,有一腔囚禁深宫眺望南浦的伤感。
          二胡,却似一位旅人,骑一匹瘦马在古道上踽踽而行。尤其是独奏,咦咦呀呀的极像羁旅者的行吟,抑或酒后对着孤灯发出的叹息,那种悲凉沧桑,远非其它乐器所能比拟。故而二胡独奏时的琴音,经常便像一缕轻风,钻进我的身体,在骨骼与心灵的隙缝中游动,激起许多细微的涟漪,让我整个人为之忧患和不平静。 
          有时,二胡独奏的琴音,那弦的摩擦声,仿如一个至爱的人,用她温暖母爱的手指轻弹我的耳轮,每一下震颤,都传递着另一颗心的问候。深深浅浅间,泪已盈眶,种种情愫,如微雨之后的蓓蕾,在湿润中勃发、缤纷,把平素坚硬单调的心房,装饰得柔柔软软,一如春柳飘荡。
          印象最深的一次琴声,是在佛山南海听到的。那是个周末的午后,与友人漫游千灯湖,我和几位朋友坐在湖边的小山上细品湖景,走来一位操琴的老伯,微笑着问:“几位要点曲子吗?”

      伫立山坡的那个老伯脸上非常慈和,可能是生活磨砺了他的器官与表情,一些波澜只在他的心底起伏。
      “我们听《二泉映月》好不好?”
      我对大家说。
      老伯便操起琴弓。他的头斜低着,操琴时白发有节奏地摇晃出微微的波浪,凄凉的琴声,从他的指间流水般地淌出,与千灯湖上轻泛的微波交织在一起,洒了我满目的淒迷。刹时,我仿佛走入阿炳的岁月,走入他跌宕起伏饱尝辛酸的一生。
      我缓缓起身,眺望周围景色,见湖边横卧的石阶上,苔痕被游人踩得零落。湖面倒影的园旁高楼与园内的千绿白花相辉相映,游船上时不时有人高喊一声,引起柔和的回音在湖心荡漾。
      然而,琴声却始终的耳边低旋,犹如恋人呢喃着别离的嘱咐,散发出满含忧伤但分明又很温馨的气息,令人回忆起许多的往事。
      我忽然间感动了,这感动甚至像创伤一样刺痛我的心。温热的泪,不知不觉掩饰着我的眼眸,心,像水中的倒影一般迷离起来。
          沉思中,不知琴声什麽时候停止的,拉二胡的老伯早已不见,那湖面千盏灯火,似乎也摇揶模糊,只有一缕二胡的余音,仍顽强地掠过起伏的湖面,雨滴般敲击着我的耳轮。
          我的心灵不停颤栗着,蓦地发觉,原来,人的灵魂,有时就像只胆怯的小动物,平日深蛰在暗然偏僻处,只在特别安谧、保险的时候才敢探出头来,享受一番清新的空气,躲在寂静的清溪边临流自照,借此一窥自我的真面目……  
    上一篇:横琴抚景 下一篇:我看我想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