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回归老屋

    作者: 陈秀文 来源: 华农绿窗文学社 时间: 2019-01-17 阅读: 在线投稿
     如水的阳光轻轻洒下,穿过鲜翠欲滴的枝枝叶叶,斑斑驳驳的落在了青青草地之上。习习的微风带着山间的凉意,细细拨动着草木的脉搏,也让我感受到了山间的清明爽朗。带着草木湿润的清新空气,与城市完全不同,深深吸入肺腑,就连血液也被这样的清新所浸润。远处,重峦叠嶂,或柔和或坚毅的曲线隐隐约约地挂在云雾之中,朦胧而神秘。仔细倾听,仿佛可以听到山间鸟儿的轻鸣,啼叫声声,像是在呼唤晚归的游人。我将肺腑当中那些舟车劳顿的疲惫悉数呼出,深深地将这些沁人心脾的清新藏入心田,放眼眺望远方的村庄与田野,轻轻说道:“老屋,我回来了。”



          仿佛是黛墨远山的呢喃,仿佛脚下微草的叹息,仿佛熟悉土地的惊喜,又仿佛是久别重逢的泪滴。在这样熟悉而陌生的空气当中,我又回到了那个心心念念的老屋。一砖一瓦已经失去了当初的颜色,唯有苔藓猖狂生长,在无人之处展示着自己的傲慢。幼时玩耍的庭院已经荒芜,就连枯草也是奄奄一息的样子。我的心中一阵刺痛,眼眶一红,几乎就要落下泪来。

          我坐在那张老旧的藤椅上,手中却没有了当年爷爷奶奶手上经常拿着的大大蒲扇,心中思绪万千,回忆如波浪一般起伏。那些欢笑与团聚,就仿佛发生在昨日。明明是触手可及的样子,如今却又是那么遥远。

          这间老屋被群山环绕,却从不显得孤独。我们一大家子,就曾住在这间老屋当中。一日三餐,柴米油盐,日常的拌嘴孩童的嬉闹,都让这些老屋显得格外热闹。我在这间老屋当中咿呀学语,和一众兄弟姐妹们,追着大人的步子,讨要糖吃。每每被赶着去完成功课,就抿着嘴,湿润着眼睛,像是要哭。大人们往往耐不住我们这样一众的闹,没过多会儿就屈服了,随手拿了几颗打发我们,我们便立刻眉开眼笑,嬉闹着跑开了。老屋从来都不缺少乐趣,一大家子人每天都有新的故事发生。东苑的笑话,没过多会儿就会传到西苑。而大家也不在乎,嘻嘻哈哈的便又是一天。

          那时候的我,也仿佛不知道愁苦是何物,看着这样日复一日,朝阳去了又散,夕阳来了又回,便总觉得这样的日子是永恒的,不会有分离。而这间老屋也将更古不变地矗立在此处,守护着我们一大家子的快乐。

          可谁知岁月如河流一般湍急而去,老院的厢房也一间一间地没了人。分别,成了最为常见的话题。以往还嫌拥挤的饭桌如今也空空荡荡,最后不得不撤了大桌,拿一个小小的饭桌代替。如果说唯一不变的,或许就是爷爷和奶奶了。他们总是平静地坐在藤椅上,像是料到了有这样的情景。我一天一天长大,也觉得他们的眼神也在一天一天地变得复杂。直到分别如期而至,竟也觉得不是特别突兀。我朝老宅挥挥手,似乎没有什么留恋一般就这样走了。

          可谁知这样的分别竟会如此之久。

          城市的屋子不能再叫屋子,不过是一个临时歇脚的住处。一个一个的格子间,将人们的讯息隔断。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像是一个个勤劳却迷茫的工蚁。拖着疲惫的身躯,躺在空无一人的房间,我也会忍不住质问自己——我到底是谁?我到底在为什么而生活?

          已经将现代化刻入身体的人们,无论是怎样的交往,都仿佛隔着一层薄膜。这样礼貌的距离,让人舒适,却也同样让人感到冰冷。每当这个时候,我便会更加怀念起家乡的老屋,它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容身之地,它更像是一个充满了亲切与温暖的巢穴。

          先哲曾经有言,人之所以存在,并不是靠他的财产,他的姓名,而是靠他所处的社会关系。是的,我们之所以能够确认自己的存在,是因为我们与人有着这样温暖而可爱的联系,我们正是通过这样的联系,才能够确认自己的存在,与自己存在的意义。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老屋让我沐浴在爱的晨曦之下,让我第一次与这么多人有了这么亲密而温暖的联系,让我认识自己,也确认了自己的存在。

          我举目四顾,最后一次轻轻抚上老屋沧桑的砖瓦。背向着她,愈行愈远。
    上一篇:关于年少时的优美文章: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