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

    在童心中寻找诗意的回归

    作者: 李建毅 来源: 时间: 2019-01-12 阅读: 在线投稿

      在童心中寻找诗意的回归

      ——赵婧诗歌印象

      文/李建毅

      我国明代伟大的思想家李贽在他《童心说》①一文里说“夫童心者,绝假纯真,一念之本心也!”然后又说,“天下之至文,未有不出于童心焉者也。”他认为“童心”是创作“天下至文”的基础。无独有偶,意大利哲学家维柯在《新科学》中也认为“在世界的儿童时期,人都是天生的诗人”②可见童心对于一位诗人或者成功的诗人是多么重要。而女诗人赵婧的许多诗歌,无疑是一个在熙嚣城市里,在童心中寻找诗意地回归的诗人。她近期的诗歌,不仅充满着童心的探寻,而且诗歌语言的恣意汪洋,泼洒自如。并不断在熙嚣中注入了宁静,在现代生活中切入到了生活的本源。

      她的诗歌《没有人能抵挡内心对爱的渴望》③,一开始就由表象开始“每个到西藏的人都或多或少/胸闷气短头痛欲裂/高原神秘的气场磕长头黝黑的皮肤/展示出来的只是表象”描述到西藏的现状,然后由外到内“更深层的底蕴是一定要摒弃轻浮的/掠奇心态与豪情万丈的诗人的张扬/当同行无人幸免一遍遍用药”表明诗人想要的内核。然后作者话锋一转,“我怕药会降低我交出最真诚的真诚/我要以最清醒的状态/呼吸/哪怕生命的代价也要发生在第一次/靠近你的时候//”一个人,在西藏,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缺氧,一个喷嚏,恐怕都会感到恐惧。可是诗人偏偏要说“生命的代价。”只有初生牛犊才有不怕虎的感觉,这不仅是一种勇气和无畏,更是一种童心的可贵表现。而正是有了童心,才会有整首诗歌后面的一切可能,如诗人用她的诗歌“布达拉宫大昭寺雅鲁藏布江拉萨河/已经不是生硬的名词而是鲜活的生命/让我捉摸到了你激切明亮的心跳/额头的皱褶/内心强大的孤寂把朝觐的叩击声/在长长的山路绵绵不断与我擦肩而过/我知道匍匐是最有敬意的姿态”把所有物化了的东西如布达拉宫、大昭寺、雅鲁藏布江和拉萨河赋予了生命,由此展现了诗人对他们的触摸。接下来再由“叩击声”、“山路绵绵”、“敬意的姿态”、“贴近母亲”等外在意象深入到内部意象:“安详如橘”、“延伸的眼神”、“圣洁的力量”等内外意象的转换。从而切入了诗人对童心回归的探寻。作者再通过“我的眼泪在飞/爱,直接干净一往无前通天彻地/直抵人性幽微之境是一致的”来说明回归童心的不易,而真的“直抵人性幽微之境”时,则“这块地域文化所有的神秘/就是如此浅显简单”就如一条遭遇到狙击的河流,一泻万里的瀑布一般,让人耳目一新。在通过“俗人用尽手段也要把夜晚弄得/意象丛生枝蔓横斜/当我们受够了太多的欲念/加重身心沉沦/繁文缛节的人情世故/越来越不真实已是常态/爱情也不堪负重苟延残喘”这一段诗歌对世俗羁枷的厌恶,突出诗人突破束缚的渴望,所以诗人再用“帮助藏民天葬的作家马建/用一长段深圳夏天告诉我死亡单纯的美丽”对生命的阐释,展现自己“真正身临其境/用去我二十三年的代价”用生命换取自由的决心。

      原本以为就要结束的诗歌,却在诗人再次由理想、心灵、生命和自由中突然回归到了现实和世俗,就如诗歌的仙子突然回到了人间,故诗人说“导游拉措说:藏族把所有美丽的花都叫格桑花/何等大爱/如果你先生不爱你或有外遇了怎么办/拉措露出白白的牙齿一笑:不会的!/真诚灌顶 在西藏/真诚是大把大把的阳光唾手可得/照耀我们的猥琐小家子气/我刻意追寻九月的高原/泪眼汪汪说再不去我怕我去不了了/庆幸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正因为有了现实,所以才会有“导游”、“格桑花”、“大爱”、甚至“外遇”疑问。而真正的世界却是老子所说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而真正的人类却总在“虚”与“实”之中,故作者说“真诚是大把大把的阳光唾手可得”和“庆幸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而当我们看到“因为清醒/才看清楚了内心的渴望力透秋天的青稞/坚持不属于高潮与低潮/只有大平静才最有力量/南方一夜秋雨/我愿意在南方空旷的棕榈树下/把爱一直延伸/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时,我们再一次看到作者在心灵的理想和现实的残酷中遨游,在“内心的渴望力透秋天的青稞”中,由“青稞”感受到生命的强大和土地的力量和圣洁,而诗人终归是要回到现实的,但诗人有一再表明自己对爱的坚守,故诗人说“南方一夜秋雨/我愿意在南方空旷的棕榈树下/把爱一直延伸/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在诗歌的结尾,诗人说,“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其实是诗人再一次把自己回归到了佛的禅意和道的虚无中,其实是引用仓央嘉措的诗《见与不见》中的经典佳句,展现了自己的豁达。

      可以说作者的整首诗歌写的跌宕起伏,包含了内外交替,虚实转换,现实和理想的构想,世俗与空灵,把爱写得如湍急的流水奔泻而下,写心灵和爱的坚守却坚如磐石,静如兔子。也许这种绝对的反差正是这首诗歌写得成功的原因。

      《和布达拉宫一起沐浴晨曦》④从标题来看,这本身就是一首充满童趣的标题。作者通过“神秘绝对不是/天放晴之前的过渡/靠近与远距离是一样的”让人进入了人类的多维空间,说明心灵之远近,与距离没有关系。因为“圣洁”的本身就是让事物获得永恒,故诗人说“洁白的布达拉宫/已经不需要任何的装饰/立着”与圣洁相对,则“世俗”是暂时的,故“就已经有足够的底气/让焦灼与忧郁的种种病态/荡然无存/没有一丝痕迹”,而对生命本原或者说童心的探寻则使得诗人发出疑问:“要有怎样的力量/才能在生命最原始的本色上/耸立翼翅的光辉/经久不衰”。

      而“和布达拉宫一起沐浴晨曦/面对面/一缕一缕的色彩/逐渐明朗/我以为甩甩头就能找到解脱/还是不能在诵经的语境中/到达我心灵的部位/通与不通/隔开了两重人生/信徒始终单纯如一/青稞丰硕/我阴霾密布骤雨浸淫/越积越重”当我们童心对物欲进行抵制的时候,我们最期望的就是“沐浴晨曦”、“面对色彩”“逐渐明朗”、期待“到达我心灵”,而现实总是在抵制与诱惑之间,如亚当和夏娃面对禁果,所以“通与不通/隔开了两重人生”尽管我“终单纯如一”但还是“阴霾密布骤雨浸淫”因为世俗的羁束“越积越重”。

      最后诗人只好回到现实“我只是看了你的早晨/还有黄昏/还有子夜/还有回荡在旷漠的仓央嘉措的诗/都让我在以后更多的时间/读一辈子/并怀想”。到这里诗人已经把所有的时光进行了压缩,简化,当我们回荡在“旷漠的仓央嘉措的诗”里的时候,诗人永远在内心展开的是永恒的心灵朝圣之路,故说“读一辈子/并怀想”。

      整首诗歌如旅行般充满着起伏跌宕,也充满着变数,在追求与世俗的搏斗中,或许我们的肉体永远是失败者,但当我们永远对圣洁的童心抱有追求的时候,我们无疑又是胜利者,相信诗人正是这种信念让她写下这首诗。

      

     

      《羊湖的大宁静》⑤就如我们儿时捞月一般,作者无论是用“摄影师对光线很苛刻/4点上路/静候黑白转换的变幻”,还是“也让我近距离/触摸光影”其实都是对童心的触摸。但因为对心灵力量的追求,使得羊湖成为力量的象征,故诗人说,“藏族人把羊卓雍措称羊湖/沉睡的羊湖无论我站在哪个角度都把/宁静的呼吸与节奏/汪洋恣意/很有力度 像/水/汇成大宁静/”正是这种力量的大到无比,使诗人“呼吸与节奏/汪洋恣意”而且“很有力度”。而这种如水的柔弱却无处不在,故哪怕“宁静”也是因水汇成。也许世人往往会认为运动着的东西是强大的,比方说战争、劫掠和牙齿。而事实上呢?我国的思想家老子在《道德经》以他的“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来说明运动的不长久,而又用“天下莫柔弱如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其无易之”来说明水的强大。因此我们也可理解为与之相反的“宁静”而强大。但诗人并没有就此打住,而是用“无形化有形”,让“有形划归于无痕”,故诗人说,“鸟划过的声音都不忍留下/痕迹/面对世界的激进/不闻不问”。接着,又用“摄像机抓住了肉眼看不到的/宁静如盈/依凭深秋的大色块”再次让世界在有形和无形之间转换。通过“逼人透亮/没有丁点喧嚷/静默地完成/身心阵痛的过程/但凡走过远路的人都知道/幸福不可能没有代价”来以动衬静静更静。其实是对宁静的再一次阐释。最后归于幸福的代价就是放弃世俗,归于童心。

      最后诗人再一次通过世俗的描绘,如“天敞亮/游人照相如厕上车走人/一批一批/蜂拥海拔4441的石头坐标合影/没有一个人愿意孤独地停一会/细读山水后面隐藏的”,因为赶路,所有人都会为世俗所趋,所以没有一个人愿意孤独地停一会。 可此刻诗人和摄影师却因为心灵对童心的召唤,所以不得不做一次冒险,故 “大宁静/一步/再跨一步/摄影师说:死而无憾”,再一次通过摄影师的表白来回归自己的童心。展现出对世俗的摒弃和对内心宁静,也就是童心的渴望。最后一段:“我们最后一个离去/羊湖风清水冷/一路无语/内心充裕”则透视了诗人对羊湖的留恋,同时也是对回归宁静的礼赞,对生命回归宁静的赞歌。

      这些年我自己虽然写的诗歌不多,却一直在诗歌的路上不断阅读和理解,我觉得诗歌的世界不仅是写得精彩,阅读或许也是诗歌的一种存在方式。无疑,诗人赵婧的诗歌也是我喜欢阅读的诗歌之一。之所以愿意阅读,主要在于她的诗歌不仅一种对人性本源的追求,而且充满着对童心诗意的呼唤,或许这正是她追寻李贽所说的“绝假纯真”的原因。

      面对当前诗坛,当诗歌无法让读者卒读,诗坛在自娱自乐,甚至是写诗的人比读诗的人还多的时候,我更愿意做一名诗歌的永恒读者,用自己的眼光追寻优秀的诗歌。无疑充满着童心诗歌,将是我追寻地目的。这也正如我国现代著名的文学和诗歌评论家吴思敬在他的《诗歌基本原理》⑦一书中说,“诗人不同于一般成人的地方,就在于他的童心还未完全泯灭,他还能像儿童一样,带着神奇的向往去看夜间的星星、闪光的露珠,去观察自然和社会;能像儿童一样沉浸于幻想的境界中;能像儿童一样有一颗纯真的坦诚的心。”来结束读者对诗人们童心的期待。也期待赵婧写出更多来自她童心世界的优美诗歌。

      参考文献:

      ①原载《古代文论名篇选读•童心说》中国书籍出版社1998年7月出版,作者:李贽

      ②原载《外国理论家作家论形象思维•新科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79年版,作者:(意大利)维柯

    上一篇:描写雪花的散文:邂逅梅花的日子,恰逢冬雪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