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

    关于逍遥游的文章:曲水亭畔,游吟诗人梦徘徊

    作者: 枫湖小葛衣 来源: 独茧文学社 时间: 2018-12-29 阅读: 在线投稿

    “江南游 说深秋 花影旧

    落在青瓦片上头

    北地游 雪花落 融指尖

    消散从来一念间”

    落雨落雪的时候,听到金然的这曲《逍遥游》,即使此时身心疲乏沉重,当曲子婉转翩飞出,亦能感知天地洵美的一面。他是一位原创音乐人,成长于泉城济南的曲水亭畔,在创作的一首首古风歌曲中,描绘着济南的诗情画意,描绘着这座与江南风韵遥相唱和的北方古城。

    庄子写下的《逍遥游》,仿佛苍穹布施飞霞,虽涉域广阔而远不可及,虽远不可及,如若登高望之,则足以壮怀。可能,现在的我们看到“逍遥游”这个充满大鹏展翅扶摇直上九万里意象的词组,心情并不是轻松畅意的,只因生活不易。在这天寒地冻的数九天里,卖早点的人们坚持每天摸黑早起,匆匆赶到一个个小区门口张罗早餐小摊;晚上八九点,卖卡通气球的人仍站在寒风里等候这一天最后一笔收入,呆呆看着一拨又一拨一脸疲惫的上班族加完班开车路过……

    2018年,对我而言,很少拥有一块完整的闲暇时光,也是近些年来对文学类书籍看得最少的一年,很是惭愧。朋友啊青不论多忙都坚持每天看书,有时两天就解决完一本书,写出读书笔记。

    不知多少个月前,她问我在看什么书,我说《吕氏春秋》。到了年底,这本书才翻了10页。虽然如此,还是有一些感触留下了刻印:

    书里面有一种经过抽象和提炼的仪式感。例如写到开春之际,周天子赴帝籍田,带头用耒耜耕田。天子需要亲自推耒耜三下,三公推五下,九卿诸侯大夫推九下。经历此仪礼后,在当时认为,这块帝籍田就能生长出上敬天帝的食粮。

    这仪式虽然看起来简单,甚至因表演感十足而些许显得荒谬,但要长久做到,却谈何容易。在那不久之后的春秋末期,礼崩乐坏,孔夫子不得不东奔西走游说四方,期望各诸侯国君不忘本源、克己复礼。曾经的帝籍田,却再也无法重演那一套看似程序化的仪式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今年夏天之前,常去大明湖南边的百花洲。洲口在修建假山和回廊,为增添古意和文气。一块石头上刻写四个大字:曲水流觞。但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单薄。

    古时曲水流觞的传统风俗仪式,难道只剩下冰冷的石刻字?

    先前曾在《济水之南》书中看到,自南北朝起,王府池子及走街串巷的曲水河上,流传着曲水流觞的习俗:每逢农历三月上旬巳日,众雅士于曲水河边就坐,放酒杯于托盘,顺水徐徐漂下,漂至谁身边,谁取酒而饮,即兴赋诗。

    虽然当时的参与者所作之诗、所吟之曲没有尽数流传下来,但想必带着一种水到渠成、浪漫自然的氛围。遥想围坐泉边之人,彼此之间相看两不厌,谁也不觉得对方吟诗作对是刻意造作、附庸风雅。而曲水亭街边,也热闹盎然,鸟语花香,亲友小聚,品茗对弈。附近还有济南府学文庙,始建于宋朝,儒家文化在那里得到庄重传承。

    那时候的古城济南,用今天的话说,有着自己独特的文化IP,灵动、立体、典雅、和乐融融。

    然而不知中间发生了什么,一些美好的传统仪式,包括一些原本写满往事沧桑的古建筑,没有得到保留,或戛然中断,或烟消云散,或被商业化。

    幸而有清澈甘冽的泉水,依旧绕着古老的庭院和依依垂柳奔流不息,延续着远古而来的浅吟低唱。

    金然曾说,当他作曲找不到灵感的时候,就会出门到曲水亭街上走走,不多时,灵感悄然而至。

    外表质朴淳厚的济南,用她的源源清泉,滋养着人们的身心;用她内敛含蓄之下的,那等待有心人发掘的深厚文化底蕴,启发着感性而诗意的心灵;而本地居民,用包容大度与仁厚,温暖着他乡来客……

    “吾心安处即吾乡",心安而温暖,也是一种逍遥游的状态吧。
    上一篇:关于莫西子诗的散文随笔:致敬莫西子诗 下一篇:关于援中非医疗队的文章:卖水果的小男孩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