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关于青春的优美散文:回头看花渺沧海

    作者: 饶宸荣 来源: 翰墨文学社 时间: 2018-12-26 阅读: 在线投稿
    其实十八岁以前我都是在一个向北偏南的小城生活的,所以有关青春的记忆因为高考划分成了相距六百公里的两个地方。一条小鲤鱼游过了龙门,溯洄而上跑到了湘江口。

    说起青春来其实有点奇怪,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进入了这个美好的时期,躁动不安着生怕过成了死气沉沉的模样,偏偏碰上高三这样乏善可陈的节点,心底的呐喊还没蹦出一个音就被仓皇打断。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一堆又一堆,了了心扉也想为谁打开,回头再看其实不过是少年的庸人自扰。

    我的高中颇有点古色古香的气质,可惜天底下高中的终极目标都是一样的,就是让一条条小鱼跃过龙门。但是这条桎梏不妨碍我第一年在小池塘里面兴风作浪。我参加了一个可以穿着正装寒暑假天南地北跑的社团,开会时候可以几个人很快出一份文件,键盘敲得劈啪作响,时不时还要到英文场感受一下氛围。相比起来你可以看到小城里面见不到的风景,比如苏州的中学简直是把园林搬到了校园里,一景一物皆成诗画,又比如北上广的学生们,志向拿出来就是冲着顶尖的山峰去的,跑来开会就是刷奖的,一口一口流利美式发音使你惭愧。一切的一切开始让我审视自己的未来,不过更多的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未来,一种想要摆脱三点一线的精彩生活。

    我们部门负责会场的主新闻,负责人喜欢我们叫她组长,比起其他主席团的青年人喜欢显摆的称号,组长更是一种自谦。我不明白为什么年轻人喜欢拿能熬夜吹嘘,熬夜通宵出一份文件似乎更多时候是盘着腿侃大山,短短几天争分夺秒留下友谊。虽然组长也是熬夜大军的,但是并不妨碍我喜欢她。一众孩子吵吵闹闹,只有她最冷静,最能沉静下来做事情。现在回头想想,也的确,一群十五六岁的人,发表高见其实也不过拾人牙慧,有时候似乎自己也没有消化呢。我几乎是她手把手教的,她把问题一行行写在稿纸上,新闻的要素,新闻的问题,在稿子里面不能犯的主观错误……思维上的严谨,看待现场的冷静,规划的合理,让我感觉到所做之事的严肃。不聊文件的时候,我们可能聊点文学,聊点想法,聊点今年校长室旁边柿子树什么时候结果。

    但是二期考试出来以后,爸妈就开始坐不住了,因为成绩单上面的确有点惨淡。曾经问我请教口语的男同学还是稳坐班级第一把交椅,进校考在后面的朋友逐渐发奋往上拼,我曾经得意的离满分只差两个选择题的数学也直流而下。所以向往的活动就这样戛然而止。也是这个时候我才发现父母的理想和我相差甚远,他们不聊静谧的让人窒息的油画,也不谈文学里面精巧的布局结构,更不想与我探究这两个世纪里面爆炸性的事件。他们只是简单希望我做条小鱼,然后跃过龙门——就这么简单。

    而当我坐在长沙的晚霞里敲下这段字,心里明白后面只是是一段平庸的暗涌着少年小心思的时期而已。按理来说语文课的文言,数学课的导数椭圆,英语课上的语法变换,还有白的刺眼实验室里面一行行数据,一本本写不完的习题,足以消磨人其余一切的爱好。我开始怀念可以随心所欲画画的周五晚上,为了稳坐前三交椅的男同学被迫放弃了周末球场厮杀的时光,朋友也把每个晚上都安排得满满当当。最充实的时候也最感觉被掏空了灵魂,所以忙里偷闲,还是会在寒暑假啃一本大部头书。

    这个时候少年的认知出现了很有意思的变化,仿佛双脚才踏到地,能用一种新的态度审视周遭的一切。不知道是因为周周的考试,月月的校排名切断了我和文艺气质最后的藕断丝连,还是一道闪电把我从粘稠的蜜糖里打捞出来——我的世界里面终于不再只是高高在上的艺术殿堂和灰色的背景。那个时候母亲被查出来有点严重的病,爷爷奶奶有时候也要乘着高铁求医,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却说不上愁云惨淡,也并没有看到什么人情冷暖,但是的确感到了生活不易。眼睛里面除了画的笔触,还要有粮食蔬菜的价格,心里除了莫泊桑的小说,你还要关心七叔八姨家孩子的动向。自己在家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乖乖照顾好自己,仅此而已。

    印象很深的是,那个时候啃完了汉化版的《飘》以及背完了整本生物书。再往前走几年,《飘》我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的,繁杂的描写总让我不适应。几年后却一口气读完了上下两本,民国版的翻译读起来流畅舒适,却让你不肯相信这只是一个女人生命中十年发生的故事。一面嘲笑着郝思嘉和白瑞德的偶遇巧遇和结合怎么那么像玛丽苏小说的情节,一面又为着郝思嘉手里心里放弃不下的泥土而震撼着。家徒四壁以后,她仍然倔强地扯下窗帘做一身裙子去见白瑞德,战火纷飞的时候她又是如何和媚兰在老家度过了开荒的日子。没有一本书让我对生活的艰辛有了如此初步的认识,你可以鄙夷白瑞德近乎跟踪狂式的宠妻方式,可以为狗血的三角恋咂舌,却始终忘不了郝思嘉被生活打磨出的坚强性格,忘不了她含着泪对自己说,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艺术其实从来不是冰冷到与真实生活隔绝的。

    在高考完的暑假末尾,重新到高中走了一趟。我终于还是淡忘了学校门口油腻的炒面香味和蒸包的氤氲水汽。我看到红榜上面朋友的名字,但是我们的关系因为班级的分开,慢慢也淡了许多,只是偶尔碰个照面。热爱篮球的男同学终于能去他喜欢的远方,但是我始终没有和他聊下去,也没有拨开心里一团团迷雾。带着一点点遗憾,就这样踏入了大学。

    长沙的晚霞很美,烟火很喧嚣。每次清晨在三教门口的平台看着迷蒙模糊的岳麓山,心里就会响起Viva La Vida(生命万岁)里面小提琴渐进的旋律。忙完了一稿稿的策划,我们四个人就骑车在西湖公园散心。有时候我能看到组长的动态,只是那些话的内容变成了如正常女孩的追星和穿搭日常,心里隐隐觉得失去了一个知己呢。曾经的那些朋友呢?四散天涯,你们过得怎么样呢?在大学里还会坚持所爱吗?

    明年我就二十郎当了,很快也要变成提心吊胆摸着青春尾巴的人儿啦。这些年没有轰轰烈烈的呐喊,只是尽自己所能努力追寻世俗意义上的成就,在风雨中还是把所爱攥紧在手心里罢了。我记得远方的朋友曾对我说,不敢想象缺少了艺术的温熙,我们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褪去一层愣头青,慢慢地,对于未来我并不是抱着虚无的想法,取而代之只会告诉自己要好好感受,认真生活。我会更加关心朋友们的感受,不敢因为疏离的联系而丧失我的挚友。我愿意把文青气质过成一股烟火气,我愿意用自己的想法解构高高在上的经典,才明白令人着迷的有时候不是人物的一言一行,而是作品内在的呼吸感,那长短句有时候没有什么意义,连缀一起才是箴言。

    前段时间看到两句诗,“花开花落人常在,回头看花渺沧海”,青春的时光如何度过都像是浪费,只好不敢忘记星星点点的美好。没日没夜奋斗的日子将会是我们这一代人共同的宿命,除此之外,希望我们都能在生命里面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当我们年迈到只剩回忆的时候,仍可以听到理想之光的昵语。 
    上一篇:雪的情怀 下一篇:关于年少时的优美文章: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