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作者: 扬子文学社 来源: 扬子文学社 时间: 2018-12-19 阅读: 在线投稿

      初遇《诗经》是12岁那年学校举办的读书会上,一切好像是注定好的,它就在距离我最近的那个书架上,原本只是百无聊赖,没曾想从此,我与《诗经》结下了一段不解尘缘。

      死生契阔

      与子成说

      1.初遇《诗经》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十几岁的青春悸动,遇上同样浪漫的《诗经》,纵使读不出其中深意,也沉浸在斜柳细雨的心事里。千古繁华,人间乐事,像一缕薄风,被时光抛远。尘封于光阴中的婉转诗句,被安放在一册竹筒里,写满了古老又清浅的记忆。

      一个叫诗经的年代,在寻常的春秋里悄然开场。它如同一代王朝,历经盛衰枯荣,无常幻灭。据说,有关诗经的故事,长达六百年之久。六百年,从西周时期至春秋中叶,那些尚不识文明烟火的古人,就已经懂得如何用优美的文字,来含蓄委婉地表达内心自由奔放的情感。

      尽管老去的诗句已经沾满苔痕,但其内在的思想确清明如镜。我们可以擦去岁月尘埃,看到诗经六百年所经历的社会生活,世态民风。孔子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他还说:“不学诗,无以言。”我们与古人原本相隔于遥远光阴的两岸,却因为有了诗歌传情,得以心意相通。一段平凡的际遇,足以穿越数千年的文明沧桑。文字之奇妙,令人无法猜测,看似简单的字符,平淡的韵脚,却能够变换出无穷意境,让人咀嚼出千种韵味,万般情意。

      诗经的妙,在于读后清澈心灵,如薪火煮就一壶纯茶,天然本性,不修雕饰。那是一个时代的民歌,不仅描述了普通人民劳作的生活情景,也述说了寻常男女美丽的爱恋,同时又将历史上风云时事和春耕秋收的日子,用诗的方式生动而传神地表达出来。

      2.走进《诗经》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关雎》是《诗经》的第一篇,描述了一个俊朗青年,对一位窈窕淑女的无限爱慕。爱情,是千古不变的主题,而《诗经》以世间纯美的爱情为开端,给我们讲述遥远年岁里的浪漫故事。青青河畔,悠悠绿水。在洁净无暇的晴空下,有一位美丽善良的采荇菜少女,不经意落入别人的梦中,被多情的过客守候成最美的风景。

      后来,在一个蒹葭苍苍的霜秋,还有一位伊人,在水畔犯下了同样美丽的错误。“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这首《蒹葭》,仿佛任何时候读起,都带有一种深秋苍茫的清凉,一种百转千回的期盼。

      相思如雨,敲打在恋人多愁善感的心上。“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有那么一个女子,芳心萌动,为等待那个身着青青衣襟的良人,在落日城头,往返徘徊。如影随形的,只有一轮清朗的明月。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爱情明月年轮的界限,隔着数千年的风雨时空,亦有生死与共的深情承诺。世事迁徙,历史更换了无数次天空,唯有爱情,始终如一。

      那些对纯美爱情的迫求,从古老的诗经时代开始,何曾有过停歇?

      3……

      椒聊之实,蕃衍盈升。彼其之子,硕大无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诗经》带给我太多莫名的感动和欣喜,总之泪水也好,微笑也罢,经典永远是经典,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仔细品读它,欣赏它,相信它也会带给你们无限的感触。

    上一篇:初冬随想 下一篇:漫话洮砚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