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妃含泪,谁惹红颜

    作者: 蒲朝琴 来源: 黄河浪文学社 时间: 2018-12-11 阅读: 在线投稿

    妃含泪,谁惹红颜

    是尘缘是梦魇是劫灰,还是君心尖升起的炊烟。含泪苦笑,是涅槃还是永生眷恋。

    落花雨飘满园,是谁尽夜哭泣,气不属声?

    苦寒梅遗一地,是谁终负了谁,白骨苍苍?

    那年,妾席卷一身清香至君身畔。那时,君坐明堂悦矣,一句封妃换今生苦相思。

    晨时,妾梳洗弄妆,嫁衣披身等君迎亲对伍。凤冠霞帔,只为以君之姓冠妾之名。掀起盖头,娇羞容颜,缓缓抬眼,不觉已遇”上他眼。从此,惹得红颜鹣鲽情深。

    妾爱梅,君知梅念梅亦爱梅。唤妾为梅妃,与妾吟诗作对共赏音乐......可终究,是妾痴心妄想守不住君的心啊。即便如此又何妨,亦要含泪痴痴地等他。等啊,等啊,等啊......可始终未等到......

    《楼东赋》鉴尘生,凤奁香殄。懒蝉鬓之巧梳,柔缕衣之轻练。苦寂寞於蕙宫,但凝思乎兰殿。信标落之梅花,隔长门而不见。况乃花心扬恨,柳眼弄愁,暖风习习,春鸟啾啾。楼上黄昏兮,听凤吹而回首。碧云日暮兮,对素月而凝眸。温泉不到,忆拾翠之旧游。长门深闭,嗟青鸾之信修。忆昔太液清波,水光荡浮,笙歌赏燕,陪从宸旒。奏舞鸾之妙曲,乘画鷁之仙舟。君情缱绻,深叙绸缪。誓山海而常在,似日月而无休。奈何嫉色庸庸,妒气冲冲,夺我之爱幸,斥我乎幽宫。思旧欢之莫得,想梦著乎朦胧。度花朝与月夕,羞懒对乎春风。欲相如之奏赋,奈世才之不工。属愁吟未尽,已向动乎疏钟。空长叹而掩袂,踌躇步於楼东。”

    楼栋一赋书深情,奈何涕泪连连未见影。

    宫门,日日夜夜立一人,倚靠房门带一人。憔悴损,容颜衰,梅园花已谢那人不知何处寻。

    秋风瑟,凌乱了发丝,染得青丝变白发。风虽瑟,却不及一斛珠伤人心。一斛珠,红颜知己又如何?只不过是,是曾经的红颜罢了。

    冷宫寒气逼骨,却再也听不到那暖人心脾的言语了,再也看不到那深情似海的眼眸了,再也触不到那宽阔的胸膛了......

    国破山河碎,遗落妾孤零零的守冷宫,直到利箭穿心的那一刻,“君在哪儿,可安好?”妾念君忧君,君可否逃出去了。

    眼好沉,难以睁开。眼角泪,悄悄溢出滴落怀中简牍上,“别了,君。”

    合眼的那一刻,忽然......

    昨夜,风又起。寒风入妾屋,尤有暗香来。记忆化梦,妾磨墨,君低首题诗现简牍。君伸双臂挽妾入怀,呢喃情话吟赏香雪。

    君曾说凤鸟求凰,此生比翼翱翔。可,妾含泪呼唤昔日许诺之人迟迟未应。

    君曾说凭栏远望,此生华发共霜。可,妾含情寄予昔日枕边之人空余思量。

    君曾说相顾成双,此生与子偕臧。可,妾书赋赠给昔日缠绵之人孤影彷徨。

    谢赐珍珠

    桂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 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玉阶生寒,珠泪盈眶。我念我皇,今夜,欢歌艳舞,可千万千万,别梦寒。

    闻君声泪俱下,到底终究还是难逃红颜劫。闻君清唱一斛珠,四时已寒却难以霜冷梅开。

    是谁惹了红颜,悲痛一生情意绵绵。

    又是谁在这无尽的梅下道尽思念,羽化成城护花冢下的白骨。

    落英已残,来年可涅槃否?

     

     

    可否记得,以江山为聘礼的爱?朕以为将一切赠妃,就可换生生世世执子手与子老。可恨朕欠了妃,负了这红颜知己。

    痛心疾首却已晚,长恨绵绵怎会有期?许给妃的滴血誓言,如今伤妃伤到最深处。仰天长啸自嘲己无情亦非人,数年前怎能狠心弃妃于深宫中,怎能舍得妃在这无尽的血腥中毁灭。

    “爱妃,朕回来了。”知否知否,夜夜笙歌只愿妃长留身侧......满面湿润兮,唤妃不得矣。

    抔一捧黄土,高妃青冢之岌岌兮。即使掩不住惭愧,也要守住妃尸骨千万年。

    记忆里的那个姑娘,清雅如莲淡然出尘。如今含痛诉说伤痕累累的心,朕多年之后伸手轻轻拭去她眼角的红雨。

    思念的那个女子,回眸一笑沁人心脾。如若可以,朕愿永远沉醉在这浸入朕内心的回眸中。手紧握一片梅,随妃黄泉奈何桥上再续情缘美。

    梅菲菲点寒露,红颜惊鸿玉泉舞。 深情凝望,谁荡漾起这红颜涟漪?

    上一篇:凉风有夜 下一篇:明天会怎样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