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

    看了一半的《黄金时代》

    作者: 拉米 来源: 时间: 2018-12-06 阅读: 在线投稿

    第一次看《黄金时代》是小学的时候,那个时候没事在书城里面乱跑,从不安分的待在四楼儿童读物区。

    看到书名,眼珠子仿佛粘上去了,迈不开步子,鬼使神差地打开,不耐烦地找寻,接着赌气地将书随意一塞,还是小屁孩的我感觉自己遭受到了莫大地欺骗,书里面男人女人絮絮叨叨,“黄金”更是从头到尾都没见到!

     

    直到初中,同桌是个带着眼镜有点胖但白净的小男生,笑起来的时候露着两颗兔牙天真浪漫的不谙世事,但只要开始讨论文学作品,就变得语出惊人地老气横秋起来。我惊讶一个人毫无压力地切换着两个八杆子打不着的面孔,心里有些小小的不服气,因此带着嫉妒的恶意下我开始叫他“妖怪”。只有我知道,那是心虚的表现,妖怪老气横秋的内里是执着与严肃。所以当他郁闷但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他也没看懂《黄金时代》的时候,我觉得快乐,心虚的感觉好像消失,虽然这是虚无缥缈的胜利。

     

    这本书从此以后就消失在思想和话语中,好像被我的洋洋自得吞没了。有阵子,王小波突然流行起来,他说的话,他的妻子,他的作品,他的生活,人们争相把他写过的,说过的,无论存在不存在的,都当成自己的座右铭。我才知道,哦,他就是写《黄金时代》的人,还写了《青铜时代》,《白银时代》,有价值的金属都成了他的作品标题,还是一个系列的。

     

    到了大学,看到出了线装纪念版的金属一系列,就像那时的小屁孩一样,鬼使神差地买了。怀着虔诚,探寻的态度打开,就像小学生一样,用手指着,一个一个字的阅读。但遗憾的是,光阴飞逝,时过境迁,我对《黄金时代》的感受还是男人和女人的絮絮叨叨,唯一不同的是,王小波字里行间无法掩盖的,被压抑许久的,带着些许狡黠的,道不明说不清的自由,却让我有种共鸣感。

    当天晚上,我梦到了看了一半的《黄金时代》哗哗的翻动着,就像王小波从未消逝的自由。

    文编/拉米

    上一篇:为了和有趣的人相遇 下一篇:孔子的华夷之辨不是现代圣母所能理解的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