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

    白马大峡谷游记

    作者: 砚田客 来源: 文心文学社 时间: 2018-12-01 阅读: 在线投稿

      白马大峡谷游记

    白马大峡谷游记

      白马大峡谷,天堂寨脚下一条幽深奇丽的山水画廊。全长三千多米,已经开发供游人观赏的部分不过一千七百多米。因靠着连绵起伏的白马峰而得名。

      白马峰,大约是天堂寨主峰的一条支脉,因山势连绵,状如奔马,山上的峭壁大概因年代久远,多呈灰白色,故而当地人因势象形,给它取了这个美丽的名字。远远望去,白马那浑圆的臀部在天堂寨主峰下一撅,拉出一道千丈绝壁,跌向脚下苍翠的深林。据当地人说,这白马把头伸向湖北,把屁股对着金寨,吃着湖北的粮食,却肥着金寨的土地。于是,就有了这大峡谷的悬崖峭壁、幽林清泉与奇松怪石。

      我们一行人中,多的是娘子军与儿童团的成员,那凌空飞渡的溜索是绝不敢乘坐的。因此,我们便从钟鼓楼一侧的峭壁步行进入谷底。

      一脚踏进峡谷入口,便有习习山风、触体生凉,炎热的暑气顿时消散了。这里号称是华东大地上最后一片原始森林。茂密的森林连成一个巨大的结界,把大地分成阴阳两半。林内云雾缭绕,光线昏暗,如黄昏降临;而林外则是晨曦初露,如拂晓之光。通往谷底的道路就开在林间近乎垂直的峭壁上。与其说是路,不如说是在陡峭的石壁上凿出的天梯。站在石阶上俯视,让人禁不住心生寒意。十步开外,白雾茫茫,冷气嗖嗖,侵肌砭骨。“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眼前的景象,比之“难于上青天”的蜀道,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吧!“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山崩地裂壮士死,方有天梯石栈方勾连。”“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迴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渡愁攀援。”李白《蜀道难》中的诗句在我脑海里不断浮现。大约也只有《蜀道难》中的诗句能形容这石阶的奇险绝伦了。我们用两手攀着石阶旁的铁链,身体一律前倾,双眼紧紧盯着脚下的石阶,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脚步,唯恐稍一失神,就会一头栽进云海,堕入轮回,万劫不复了。

      石阶忽然一转,渐闻水声潺潺穿林渡雾而来。起初,那声音仅如一线,宛如初秋江上杨柳岸边晓风残月里的一缕笛音,如诉如泣,如怨如慕。山回路转,那声音时而如阵阵的风穿过松林,时而如叠叠的浪涌上岸滩;忽而如寒蛩低语,忽而如子规夜啼;忽而如怨妇轻噎,忽而如壮士高歌;忽而如琴瑟相和,忽而如钟鼓齐鸣;……。在陡峭险峻的石阶上,每一转弯都是一场听觉的盛宴,每一转弯都是一次意境的变幻,每一转弯都是一场精神的震撼,……,怕是世界上最高水平的交响乐团也奏不出如此美妙的音乐吧!

      眼前豁然一亮,一种踏实的感觉自脚底传来。我们终于走出了森林结界,暗林中的天梯被我们征服了。站在大峡谷底仰望,两岸连山,略无缺处,悬崖陡峭,壁立千仞,茫茫高天,唯余一线。绝壁上生长着奇形怪状的松树和柏树,屈曲盘旋,仗着各自占据的地势,努力地向高处和远处伸展。一夜急雨,山顶上云雾缭绕,水汽蒸腾。苍松翠柏间,或清流倒挂,或飞瀑高悬。好一派“山间一夜雨,树杪百重泉”的景象!峡谷中水皆缥碧,清澈见底;乱石纵横,急流奔涌;或摔入深潭,流珠泻玉;或冲击岩石,溅雪飞霜。然而,这一条峡谷还不能收尽那千山万壑流水,于是又有一些各自夺路而逃的,乘隙而进的、折返迂曲的、它们在谷底的乱石丛中铺散开来,或寻罅觅缝,汩汩如泉;或淌过石板,潺潺成溪;或被夹在石缝间,哀哀打旋;还有那依壁倒挂的,亮晶晶如丝如缕……,而这一切又都隐在湿漉漉的水雾中,罩在苍翠的山林里,像一曲交响乐,像一幅写意画,又像一首含意隽永的抒情诗。

      我们一行八人穿幽林,越栈道,渡溪桥,一边欣赏峡谷中秀丽的自然风光,一边谈论着一些有趣的话题。真是“心翔九天上,人在画中游”!此情此景,我不由的诗兴大发,口占一律云:

      峡名白马耀华东,夹岸群峰势豪雄。

      清泉激石流霜雪,古木擎天柱长空。

      漫步深林携旧侣,并肩栈道忆峥嵘。

      多情唯有岩前水,穷通蹇达永相从。

    上一篇:镇南之风 下一篇:为了和有趣的人相遇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