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我是黎家的后人

    作者: 笔趣网整理 来源: 时间: 2018-11-30 阅读: 在线投稿

    素有“铁脚板”之称的黎家老大就像往日清晨一样一大早就出现在了镇子上,没有谁知道他这一天一夜脚不停,夜不眠,人不知鬼不觉的已经去南江县城一个往返。要知道,从正直镇朱公乡往返南江得有一百五十余里路。那时还没有公路,全是羊肠小道。他赶这么急干啥呢?他这是去衙门告状去了啊!
    我是黎家的后人

    黎家在当地也是颇有头脸的人家,由于做骡马生意家境殷实。民国时期,社会动荡不安,镇上有一王姓土匪无恶不作,欺行霸市,强取豪夺。在一次劫财之时将黎家老四杀死了。这口恶气黎家老大哪里咽得下去!于是便星夜兼程告状去了。然而,衙门也惹不起土匪,不肯接这个案子,黎家老大好失望啊!无奈只好买通一警察枪杀土匪,替四弟报仇!

    只见黎家老大悠闲的踱步来到镇上的茶楼里,瞄见王某正在牌桌上酣战,就一直在旁边静候着,直等到牌局散场,黎家老大伺机上前高声道:王老板,借个火。点烟的功夫,不远处已经有一只黑洞洞的抢口对准了王某。砰——随着一声枪响,王某倒下了。仇,终于报了!黎家大哥也深知大祸临头,只有逃,逃得越远越好。但又怕黎家被土匪灭门,于是便带着年仅十四岁的小弟弟拜别父母连夜出逃。土匪们穷追不舍,远远就能听到后面的喊杀声。情急之中,黎家大哥见路边有一除草的农妇,便掏出仅有的银钱给她,拜托她千万不要告诉后面追兵他们的行踪。果然,等到后面的追兵赶到向那妇人打听:可曾看见有两人打此经过?妇人故作茫然,摇头不知。土匪们以为追错了方向,掉头而去。黎家大哥和他小弟弟才逃过一劫。他们专走小路,一路北上,直奔黎家大哥曾经做骡马生意去过的广元市三堆区水磨沟乡洛阳村。从此,隐姓埋名,杳无音讯。

    这个地名,刻在了黎姓族人的脑海里,刻在了他们的骨子里,也融进了他们的血液里。几乎每个人都能随口报出这个地名。在他们的心里,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地名,而是他们的一个亲人。几十年的寻找,无数此的期盼,一次次的乘兴而去失望而归,都没有让他们放弃寻找。他们坚信,即使那个当年懵懂少年成了耄耋老人,亦或是已不在人世,他们也要找到他的后人,也要对黎氏祖先有个交代。团圆,是他们最大的愿望。

    此时的我,正坐在正直镇朱公乡官地坪村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里听着黎家二姑父讲着这离奇的、闻所未闻的往事。那个十四岁的少年就是我的爷爷,黎家老大就是我的大爷爷,被杀的是我的四爷爷。我根本就不姓杨,我就是黎家的后人,我,我该姓黎!!!我有点晕了。

    一大早,由幺佬带队,一行十余人就浩浩荡荡出发开始了我们的寻亲之旅。此时,天高云淡,空气干净得透亮,群山早已披上深深浅浅的彩衣,红的、黄的、绿的……就像孩子手中的画笔,竞相在山间涂抹,煞是好看。

    本来是不想要父亲同去,八十高龄的人不便长途奔波,就故意说:爸爸就不去了吧,你身体不好。那知父亲立马说:我身体好的很啊!我还能说什么呢?那就一起去吧。这次,黎家一位八十岁老人去世,知会了我们,八十高龄驾鹤西去也算是功德圆满,白事当作喜事办,也一并认祖归宗。时隔几十年的亲人相见,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呢?每个人都忐忑着、猜测着。

    我爷爷是我们当地远近闻名的兽医,他医术高超,为人忠厚,乐于助人。我从没见过爷爷高声讲过话,更没见过他和人红过脸。即使年老多病的时候,也还有人愿意替爷爷背着药箱请他去看病。爷爷从没给我讲过他的过去,我也只知道爷爷是巴中的,但具体巴中哪里的却无从知晓。幺佬去找过几次都没找到。由于交通不便,加上经济条件有限,还有历史的原因,也就没人再提起了。这次怎么就突然找到了呢?我很纳闷!

    一个多小时车程,正直镇就到了,先到的幺佬已经买好了香蜡纸钱,幺佬可真细心,这可是祭祀的必需品啊。专程在这里接应我们的黎家小伙在越野车里热情的向我们招手,示意跟着他走。正直镇可真安静,不大的一个小镇四面环山,放眼望去,全是山,以为没路了,一转弯,又是一道峡谷,要想走出去,就得翻山越岭,爷爷当年可真是吃了不少苦啊!

    车子沿着陡峭的山路盘旋而上,怒放的黄菊在阳光下摇曳。是在欢迎我们的到来吗?我们也在感叹,这么近的距离,怎么会几十年都找不到呢?短短的距离生生的将一家人分离了几十年,直到魂归黄土,爷爷都没能与亲人见上一面,老家的亲人也没能送他最后一程。哎!爷爷啊,你该有多伤心啊!

    很快汽车驶入了村道,正疑惑还有多远啊?前面带路的车已经在靠边了。还没反应过来,汽车已经被热情的人群包围。一张张既陌生,又似曾相识的笑脸挨着个的贴在窗户上念叨着:这应该是大爹,那应该是大妈,这个是幺爹,这个是四爹吧?……、这样的场景我只是在电视上看见过。那些曾经走失的孩子,多年以后被找到了。回到原来的乡村,全村的人都会到场迎接。被迎接的人大多惶恐、茫然……我就是那个被找到的孩子,我是多么的惶恐啊!站在人群中无所适从,一张张热情的笑脸,一声声亲切的呼唤,一双双热情相握的双手,我,有点懵了。一圈介绍下来,我真的没记住他们谁是谁,不过,我却有了一个很温暖的称呼:幺幺!我们那里叫姑姑,他们这里叫幺幺!哈哈哈……我很受用!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这次的主人家,突然见到路边跪着一长溜披麻戴孝的人,顿时震撼不已,这可是迎接亲人最高最隆重的礼节啊!我的心情不觉凝重起来。一进院子,唢呐长长的悲声将整个院子都吹得流泪了。锣鼓齐鸣,鞭炮阵阵,由司仪带领着,我们给逝者行礼、作揖,焚香秉烛……

    初冬的正午天幕低垂寒风凌厉,偶尔还有零星的雨丝飘落下来,可我们坐在院子里一点也不觉得冷。红红的炭火,聊不完的往事,即使坐在院子里也一点不觉得冷。我的两个姑姑和这里的大姑坐在一起,手拉着手,肩并着肩,问长问短,笑着,说着,说着,笑着……真的是血浓于水啊!

    大姑是大爷爷的女儿,年界八十,背不驼,眼不花,耳聪目明,声音爽朗,步履轻捷。说起父亲,无不自豪。说到母亲,便有无限的遗憾。大姑说:我妈也是你们水磨人,当年随父亲来到这里,几十年了再也没有回去过。听她说过,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因为家贫从小抱养给人家了,不知道现在家里还有什么人,一直都联系不上。听罢,我们唏嘘不已,做警察的哥哥已经暗下决心回家一定立马着手查找,争取给大姑一个满意的答复。大姑的生母姓尤,在我们的记忆里,水磨没有这个姓氏,不过还是查找以后再下结论,毕竟,大姑的母亲就姓尤,事实就在那里。

    晚饭时间到了,五六张大桌子在院子里依次排开,大碗大碗的佳肴摆满了整张桌子,中午吃的那么饱,以为吃不了多少,我还真是小看了我对美食的潜力,一样大快朵颐,收获了满腹的美味。减肥?以后再说吧!还在回味之中,就见黎家长辈带着各自的家小挨桌认亲来了。大家都兴奋不已,有时竟然混乱到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对方了。都自报字牌,然后确认该怎么称呼。即使没记住谁是谁,依然被那一张张真诚的笑脸,一声声亲切的称呼感动着、甜蜜着!那浓得化不开的亲情就像天空的云彩,就像嘉陵江的水一样,一波连着一波,轻柔绵长,整个小院都被幸福包围着!

    席间,黎家大哥不无自豪的频频举杯,对这次寻亲成功被表为功臣豪不推辞。大哥趁着酒劲,再一次讲述了这次寻亲的经过。

    原来,九月中旬,大哥一行再次出发北上广元,他们在广元打听三堆镇水磨沟乡,众人介摇头,因为修建宝珠寺电站,水磨沟早已淹没在深深的湖底。水磨沟,包括洛阳村都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金洞乡和白龙湖。那里的原住民都因为搬迁而四散开去。水磨沟这个地名也渐渐被淡忘,很多人没听说三堆有水磨沟这个地方,倒是朝天区有一个水磨沟非常出名。大哥一行一听有水磨沟这个地方,立马调转车头奔朝天而去,巧的是朝天的水磨沟也有个洛阳村,大哥们更是兴奋不已,狂奔而去。洛阳村地处偏僻,翻山越岭终于寻去,一打听,几十年前根本就没有外来人员,更没有找到他们记忆中的我的爷爷。无奈,只好返回广元。一合计,还是决定去三堆找找。

    来到三堆,询问一老者,希望知道水磨沟在哪里。被问的老人手指着前方“某某饭店”说:你们最好去问他们,他们就是从水磨来的。大哥一行忐忑的来到饭店门口,试着询问,可曾认识“某某某”?店里的妹妹惊讶的说:天啦,那是我爸爸。你们是谁啊?大哥一听,顿时大喜,一天的劳顿立即化为乌有,于是……、原来,那饭店是我二佬的女儿开的,被问的妹妹是我的堂妹。于是堂妹赶紧通知幺佬,幺佬火速驾车从几十里外飛一般的赶了过来,再带着他的黎家侄子去几十里外的水磨老家祭拜爷爷。

    我真是遗憾没有第一时间见证那激动人心的时刻,但可以想象,但凡经历过的人无不心潮澎湃。爷爷在天之灵也一定感知到了亲人的到来,一定欣慰不已。爷爷啊,你是幸福的,你也是幸运的,你的家人从来都没有忘记你!历经几十年,他们终于把你找到了,他们将带着你的后人回家,寻找本该属于他们的根。

    夜已深,风愈烈,云更低,众人谈兴依然不减,彻夜难眠……

    第二天一早,虔诚的幺佬、四佬、姑父和哥哥认真的给祖先们印纸钱,一下又一下认真拍打。正面、反面,纹丝合拍,一丝不苟。这是男性的专利,也是千百年传下来的规矩,做为女儿的我很自觉的在一旁观摩。

    黎家是一个大家族,每一座墓前我们都虔诚祭拜,点燃冥币默默祈祷!炸响的鞭炮声唤醒沉睡的灵魂,告诉他们,失散多年的亲人终于找到了,收到的冥币是我们的见面礼,愿他们在九泉之下安息!

    爷爷的爸爸我的曾祖父葬在山的那一边,也是黎家的祖坟。翻过一座大山,一行几十人鱼贯而下,寂静的山林都被我们吵醒了。先前到的小伙子们已经将祖坟前的杂草砍倒。踩着厚厚的蓬蒿,我们来到了祖坟前。幺爹指着第一座也是最高大的一座坟说:这就是我们的爷爷。骤然,我们就有了一丝的紧张,这可是我们的祖先我们的祖宗啊!我们就是从这里开枝散叶的啊!

    幺佬和四佬立即屈身上前,仔细辨认碑上的铭文。黎家兄弟六人,爷爷排行老幺,名字排在最末端,由于年代久远,字迹有点模糊。幺佬伸手小心翼翼的将灰尘抹去,生怕惊扰到沉睡的祖先。爷爷的名字清晰的现露出来了,众人介屏声静气,依次上前将曾祖父的墓志铭认真读过,暗暗记在心里。点燃香烛,齐齐的,我们跪倒在曾祖父的坟前,虔诚的叩首,一叩首,二叩首,再叩首……流泪的红烛、袅袅的香烟、幽幽燃烧的冥币,无不寄托着归来游子的拳拳赤心和对祖先的无限怀念……望着冲天而起的礼炮,我在心里默念着:爷爷啊,我们终于找到祖先了,我们替你回来了,你可要记得这里哦,你的父母你的亲人盼你这么多年了,可算是将你盼回来了,你们在九泉之下好好相聚,慢慢叙述相思之苦吧!安息吧,爷爷!安息吧,九泉之下的祖先们!!!

    黎家大院是爷爷出生的地方,年久失修的院子早已破败不堪,U字形的院落只剩下L型,咋一看院子,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再细看,哎呀呀!原来,和爷爷生前住的院子几乎一模一样啊!爷爷是比对着老家的模样建的院子吗?熟悉的厨房,熟悉的吊脚楼,熟悉的堂屋……每一处都渗透着爷爷对老家深深的思念,不需语言,不需渲染,就那么静静的、默默的伫立在那里,将思念融进了生命里。

    吊脚楼旁边一棵高大的核桃树和破败的院子形成鲜明的对比,巨大的树冠在阳光下张扬着,遒劲有力。要是在春天,一定枝繁叶茂。黎家大哥看我专注,才猛然想起,激动的说:这棵树可是大爷爷从你们水磨拿回来的啊!噢,天啦!我不禁肃立!睹物思人,当年,大爷爷可真有心啊,栽下这颗树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对亲人的思念。每当看见这棵树就一定会想起我爷爷他的小弟弟,一定会在心里说:小弟,你还好吗?这么多年了,没有你的消息,大哥好挂念,也好自责,当年咋就没能将你带回来啊……树,在一天天长大,思念也长成了大树。大爷爷走了,树,却留了下来。时光能带走生命,却带不走回忆。

    在树下,我默默合掌,虔诚祈祷。抬头仰望,那一根根指向天空的枝桠熠熠生辉,它们在静默中见证了我们一家人跨越半个世纪的悲欢离合,无数的故事都长进了嶙峋的树干里。落叶纷飞,是它们在诉说难言的往事,无人能懂。开花结果,是它们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分久必合。花开花落,四季更迭,无论经历了多少年,都会迎来亲人的团聚。这棵大树,是今天团圆最好的见证人!

    原定两天的行程变成了三天,要是稍一松口就会变成四天、五天,或者更长。黎家的亲人太热情了,他们没有华丽的说辞,没有动人的语言,唯有真情的挽留,一再的挽留。那一张张真诚的笑脸,一句句真挚的话语,无不让我们感动。满满的亲情化作一桌桌丰盛的菜肴,烈酒都变得醇香甘甜了。一天三顿,一顿也不曾马虎。还非得请到家里去坐坐,凡我们能到的人家,无不热情相待,没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如此的礼遇,我还真是第一次感受。没有任何功利,没有一丝一毫的虚情假意。

    不经历苦难,不知生活的甜蜜。不曾失去,不懂得珍惜生活的美好。不等到天黑,怎能见到烟花的绚烂。让我们好好珍惜这难得的相聚吧!

    夜幕降临,真的要说再见了!紧握的双手,真真的叮嘱,依依话别……泪光中挥手告别这座原本陌生现在倍感亲切的城市,竟然有了一丝的不舍和隐隐的牵挂。

    亲人们,请多多保重!我们一定会常回来的!

    上一篇:怀旧的心 下一篇:遇见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