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怀旧的心

    作者: 笔趣网整理 来源: 时间: 2018-11-29 阅读: 在线投稿

    忽得便如这秋风吹来,把自己的心境吹凉,心内的绿叶虽经秋霜,却依旧没有变成一片火红。回望那条来时的长路,却变的一地沧桑。枯黄的落叶,如蝴蝶,依偎于它的身上,绽露着最后的辉煌。

    忽得便如这秋雨飘下,把一地的金黄流散,散在水里,花自飘零水自流。人生便豁然拐过一个拐角,如秋水顺入谷底,涵咏而深沉了。往日的喧闹声响皆已不见,往日翻涌的追梦浪花也早已被自己走过的脚印浸干,徒然留下许多过去的尘屑。

    我不知这是幸运还是悲哀,我只知生命的秋天到了。对春的留恋,对夏的追怀,在心头愈积愈浓,浓郁的酿出家乡米酒的醇香。随手采一把枯叶,摊放于掌心,细细顺理它的脉络,纤弱却又清晰,如描眉的笔,将往事一枚枚串起。串起几分沧桑,串起几分惆怅。生命的残秋只有一地金黄斑驳,只有残阳凉风。情绪也沾染了秋的清爽气味,一丝丝弥漫在心灵的树杈里。心灵的绿树落叶了吗?不是这样。茎茎干干依然勾勒出春的轮廓,花朵的影子依然在枝头闪烁。可我知道,即使秋风秋雨不来,生命也该步入秋的轨道了,没有常青的树啊,也没有走不过的生命驿站。对过去,能做些什么,谁也不知道,把沉缅,或是抱怨,寄于生命的最后一节车厢吧,或是放于老家的西厢房,那被灶烟熏黄的贴着旧报纸的墙,那裸露的熏黑的房梁,那方方正正的窗下土炕,那厢房矮矮的檐下年年春来秋回的燕新筑的窝巢,那被岁月风雨剥蚀了土坯的院墙,墙缝里,满渗着岁月的风霜。生命的土层建筑啊,一点又一点,满是日子的苍凉。怀旧的思绪,如房上的青砖黑瓦,蔓延如静静流淌的音乐,从心底倒泛,浸上心头满是舒爽。

    点一枝烟,看氤氲的烟雾从眼前飘上,忽悠过眼前,那是怎样的滋味啊!可惜,我不会吸烟。那只有泡一杯茶,铁观音或碧螺春,毛尖也可,抓一把瓜子,随意的坐一把老椅子上,嗑着,啜着,心里澄澄澈澈,不泛一点渣滓。茶到肚里,暖暖的,让心底的冰凉倏一下四泛而起,泛到四肢骨髓的缝间,肺腑的最末的神经里,让肌体一次次舒爽的麻痹松弛,无聊无序。瓜子嗑在嘴里,咸咸的,一点点麻透舌尖,向舌根渐染。什么也不想了,就这么随意的由着嘴巴,想什么呢?悔吗?留恋吗?怕想以后的日子吗?统统不知。可不觉,又在心中浮起父母劳动过的田地,那块田地年年岁岁岁岁年年的长满庄稼。种了,便是父母日日的去锄草,浇水,打药,施肥,有时,还需翻蔓抹叉;收了,便是院子里满打满的的东西,地上,墙上,树上,到处都是,有时,甚至就堆在平房的顶上,或挂满一个个树杈;然后,是又一季播种插秧的盘算,来年地里又是一茬。这样不断的耕作把爹娘的腰累弯,把父母的脸枯萎的如收割过的玉米田;这样,爹的老酒壶天天咂的响响,整个房里,每到秋日便是满把满把的酒香,连庄稼都醉在院里歪倒斜躺,这可忙坏了收拾院子的一双小脚的娘,乐滋滋的一院忙活。

    那我老了,是否还象爹,天天把那老酒壶滋的响响?不那样,日子又该怎样?象娘,每天总对着忙不完的活儿自言自语的几句唠叨?我实在无法想象,被岁月熏黄的日子充满怎样的馨香,充满怎样的希望啊。不经意间,年轮怎样刻在了一个人的身上。家乡的小石桥,栏杆上早已青苔点点,桥上也许久不走人了,只有风还日日走过,多情依旧。石墩下,散乱的碎石子棱角都被磨的有点钝圆了。河边女人们捶衣的青石板,半浸在水中,半搭在岸上,仍是湿润的,上面爬满了青苔。远处的老柳树早已枯干了,许是和村庄一样年纪,老皮皴裂的斑斑驳驳,象坟头前烧过随风飘飞的纸钱,缓缓飞舞,弥漫了我的双眼,岁月的承载凝固在了树的年轮间,也埋进了我深深的视线……

    一生怀念,生命之秋天 ,绽放辉煌的秋天!

    上一篇:冬天的风 下一篇:我是黎家的后人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